返回文章

如大海無邊界的音樂哲學-芬蘭手風琴演奏家Timo Kinnunen首次訪台演出

悠揚的手風琴樂聲,宛若從幽靜森林傳出的天籟音符,巧妙地串連著時下流行的電音旋律,其所碰撞出的音樂火花,光是用文字實在無法詳實描繪出那奇妙的瞬間感動,更別說用憑空想像了!來自芬蘭的當代手風琴演奏家提莫奇魯曼(Timo Kinnunen),數十年來致力於將傳統樂器與當代音樂作出完美結合,近來更首度受邀來台參加《冬令實驗 當代音樂演奏會》,與多位傑出表演者,共同交織出一場別具實驗性卻又多元豐富的音樂會。

 

16 歲獲得世界手風琴比賽冠軍的提莫奇魯曼除深耕獨奏領域,同時在世界各地參與室內音樂演奏,一年舉辦數場音樂會,推廣當代、古典、即興音樂。

 

談起牽起自己與手風琴的不解之緣,出生自芬蘭中部小鎮Viitasaari的提莫先生,表示在自己還小的時候,有天一位演奏家帶著手風琴到村裡演出,當時的他完全被手風琴優美的樂聲所深深吸引。他形容琴聲彷彿為森林深處的灰暗帶來一束光亮,從那刻起他便為手風琴癡癡著迷,每天花上12個小時練習,更在因緣際會下參加了國際大賽並且贏得世界冠軍,開啟了他的音樂職業生涯。

 

勇於嘗試與發掘音樂上多變實驗性及創意性發展的他,1982年選在家鄉創立Time of Music Festival,他說從來沒有人預期會在這樣的小農村會出現這樣具創新新類型的音樂活動,更不用說至今已經成為當今世上非常重要的當代音樂盛會之一。

 

趁著大師此次難得來台演出,La Vie也有幸與他近距離對談交流,請他分享在音樂創作路上的堅持理想及曾遇見的趣事。

 

Q:提莫老師曾與已逝美國當代作曲大師John Cage合作,能否談談那次的合作印象?

A:1983年,我們策劃了許久,邀請John Cage參加Time of Music Festival。他利用了周遭的環境例如森林、飯店桌子、教堂大門等能夠發出聲響的東西,去詮釋他的演奏,帶來了前所未有的音樂型態。那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到芬蘭,對我來說,John Cage不只是一位音樂家,更是一位哲學家。

 

Q:在那次合作後,John Cage有否影響你對音樂的看法或是表演的詮釋方法?

A:John Cage對我的影響甚遠直到今日。讓我去思考音樂的本質,不一定要拘泥過去既有的型態。也讓周遭的人開始去思考,還有什麼能成為音樂?深受東方文化影響的John Cage,對我來說是位沉默大師,而我也透過他學習到沉默在東方文化是件很重要的事情。

 

Q:現代音樂與古典音樂的詮釋不再背道而馳,有時反而是相輔相成。請問您的看法是?

A:確實當代音樂與古典音樂是互相影響與學習。音樂的發展在每個時代都有專屬的風格,那就是當時的當代音樂。例如巴哈當時在創作時也曾遭到不合時宜的批判。同樣地,音樂發展一路到今天,就像大海一樣匯聚大大小小的支流。不論是樂手或音樂家,皆是利用這些元素去重新排列組合成新的音樂。

 

回頭再看這一路與這麼多不同類型的音樂家、作曲家合作,已經沒有辦法去定義我自己。有一次在瑞典演奏完,隔天報上的評論寫道「恭喜你已經沒有根源可言。」。乍看之下,也許你會覺得是種詆毀,對我來說卻是一個追求許久的自我突破。音樂本就不該有邊界,這就是我人生的夢想!

 

音樂很有意思,它並無具體的形體而是抽象帶有許多可能性。演奏音樂這件事就如同人生般,是個值得探索的課題。

 

Q:老師除了演奏當代音樂外,也十分擅長即興演出,在過程中靈感多是從何而來?

A:所謂的即興演出需要的是絕對的專注力,它是音樂的開始也是音樂的結束。

像在歐洲有種專門作即興演出的樂團,完全無事先採排。在未來,即興演出在音樂教育中將是很重要的一環,原因在於它沒有任何的標準或限制。在我的課堂中,來上課的學生們並不一定具備音樂背景。反倒是這些沒有音樂背景的學生們能創造出令人出其不意的效果。拋開那些技巧,我認為勇氣和嘗試的精神才是最重要的元素。

 

Q:有沒有遇過因為理念、風格大不同而無法合作的對象呢?

A:有時候會跟前輩、有時候與年輕世代的作曲家合作。並不是每一次表演的曲目或是合作對象都是雙方自願的。這種情況下,全面性溝通是非常重要的。

 

像是這次其中一首樂曲來自一位德國作曲家的作品,而這位作曲家鮮少在世人露面,但在合作過程中卻意外的輕鬆自在。我也曾經與探戈大師皮亞索拉合作過,當我在彈奏給他聽時心裡相當緊張,不確定是否有達到大師的期待。沒想到皮亞索拉老師反而鼓勵我再表達自己多一點。也許樂手與作曲家之間的理念是相反的,但有時候是可以激盪出不同的火花。

 

Q:首度來台演出,除了電音還有影像表演的曲目   這次的合作將促成甚麼樣的火花?

A:這次的演出就像大海容納百川一樣,因為這些表演者來自不同背景。各自獨樹一格然後將匯聚在這次音樂會當中。我覺得將會是非常豐富及有趣的體驗。

 

Q:這次的演出曲目中有6首將會是世界首演,有沒有哪一首的詮釋是最困難的?

A:其中一首是在講述北極光的景致。因為要在短時間內表現出巨大的能量與情緒,相對來說是較有挑戰性的。

 

Q:在長達半世紀的演奏生涯裡,什麼時候開始接觸東方的音樂?

A:我接觸過中國、印度、越南等地區的音樂,今年10月底我將會與一位印地安的小提琴手合作,以印地安風格結合當代樂的演出方式。希望在未來能有更多像這樣的結合演出機會。也不排斥能直接跟亞洲地區的樂團合作演出。

 

2017冬令實驗當代音樂演奏會,身為觀眾的你也許對「當代」這兩個字抱著許多想像及期待,或許你也可以不抱著任何想法前來。對立的情緒將交會參雜其中,提莫先生認為這將會是非常有趣的現象。當然,最重要的當代精神即是跳脫既有的框架及規範所展現的創意詮釋。不妨拋開對音樂的既有印象,讓我們一起沉醉在當代音樂的洗禮吧!

 

冬令實驗 當代音樂演奏會

時間:2017/6/3 (六) 19:30

地點:文水藝文中心 (北市南京東路二段124號 9F

購票連結 http://experimentalwinter.com/tickets/

 

撰文編輯 / Eva Hung

責任編輯/ Ian Liu

照片/ Eva Hung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photo1 /5

photo2 /5

photo3 /5

photo4 /5

photo5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