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妻夫木聰《愚行錄》快閃訪台 想再挑戰同志電影「讓觀眾了解愛不拘泥於任何形式」

妻夫木聰《愚行錄》快閃訪台

妻夫木聰《愚行錄》快閃訪台

妻夫木聰《愚行錄》快閃訪台

妻夫木聰在《愚行錄》中扮演追蹤滅門血案的記者

妻夫木聰在《愚行錄》中扮演追蹤滅門血案的記者

妻夫木聰和滿島光《愚行錄》中扮演兄妹

妻夫木聰曾在《怒》詮釋同志角色

妻夫木聰在《怒》裡與綾野剛上演同志情

在台灣備受眾多影迷喜愛的日本男星妻夫木聰,為宣傳新電影《愚行錄》四度訪台,儘管台北天空不作美,依舊無損影帝的好心情,在記者會上,他除大方分享拍戲過程點滴,更展現男神親和力。

 

四度來台的妻夫木聰,開心表示能帶著新片再訪寶島,讓更多日本以外的觀眾看到這部電影,自己深感榮幸。在《愚行錄》中他為詮釋好追查刑事案件的週刊記者,也特地到媒體雜誌見習,而他在片中個性不苟言笑,看來既陰沉又憂鬱,他表示在拍攝期間確實都一直保持較低的情緒,甚至下戲回家後依舊維持鬱悶的狀態,不讓自己有「放鬆」的機會,不過他表示拍片期間前後僅有20天,因此他才卯足全勁讓自己深入角色其中。

 

這回和合作多次的女主角滿島光再度同台飆戲,妻夫木聰表示兩人先前就演過兄妹,通常演員們接到家人的角色,皆會在事前有較多交流、培養感情,不過這次礙於角色特殊性,兩人幾乎沒有事先對戲,在片場也僅只簡單寒暄,為的就是最後一場大爆發的戲,他直言那場戲雙方都演得非常過癮。

 

出道近20年的妻夫木聰,在記者會上也搞笑自嘲:「唉,也到了大叔的年紀了。」,過去曾演繹過不少角色的他,接下來最想挑戰的角色,則是同志和爸爸。去年在《怒》首次詮釋同志角色的他,甚至靠著該角色一舉獲得日本金像獎最佳男配角,之所以對演出同志深感興趣,他表示自己在看了李安執導的《斷背山》後,了解愛不分性別,不會拘泥於任何形式都能夠很純粹,加上日本社會還不是很能理解同志的心境,因此想好好詮釋一次,而非僅是電影中的某個章節。

 

至於心中是否有理想共演的男星人選?妻夫木聰表示希望對方是外國人,語言不是那麼的相同,而是需要靠心靈互通,「我比較熟的外國演員就是張震和一位韓國明星朋友,相較之下張震的鬍子比較少,比較不會受傷(笑)。」。

 

對於想演爸爸,他表示以前演出家族戲時總是演出某人的兄弟,若之後有機會演父親角色,或許能對自己的演員人生增添不一樣的見解;他也補充另一個原因是受到身旁好友們影響,「身邊很多朋友都當爸爸,像是張震也生了女兒,我很嚮往可以在戲中扮演有女兒的爸爸。」,想好好感受自己未來如果有小孩,會是怎樣的一個父親。《愚行錄》就像是集結人生千百蠢態,為此他則推薦電影開場的第一場戲,「看到那場戲的人一定會覺得橋段非常愚蠢,但是看完電影後卻會發現覺得那場戲愚蠢的自己反而更加愚蠢!」。

 

《愚行錄》記者會QA整理

Q:當初接下《愚行錄》的契機,尤其這是石川慶導演首部執導長片作品,此次願意與新導演合作的原因為何?


A:最初知道石川慶導演的時候,就聽說他拍過很多短片,得過很多獎,甚至遠赴波蘭電影學校學習電影,因此當初接到《愚行錄》的企劃時,比起題材反而對導演本人更有興趣,加上他身為一名新導演,在首部作品就選擇如此沉重的題材,他所展現的覺悟和決心相當令我欽佩。

 

Q:比起石川慶導演,身為演員的妻夫木聰反而有更多的電影拍攝經驗,在片場是否會對導演提出建言?


A:自己身為一名演員,還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我想還不足以達到那樣的身分,因此在片場不會主動去給導演建議。

 

Q:這次在《愚行錄》所扮演的是故事主人翁田中,不過在原著小說中關於他的著墨較少,因此在拍戲間是如何揣摩和塑造角色的形象?


A:我本身有先看過原著,確實在拿到腳本前十分好奇會如何描繪這個角色,因為在原著裡面這個角色,是所有人傾訴自白的對象,他本身並未有太多著墨,而在電影中,透過編劇向井康介的塑造,他有了自己的台詞、動作和行為,我認為向井先生改編得很好,讓我多了許多發揮的空間。在揣摩角色上,田中是電影裡敘述故事的主線,不過若詮釋得太過有特色,反而會影響故事結尾的爆點,但是他畢竟是主角,因此又不能太過沒有存在感,為了在兩者間取得平衡,我事先和導演討論了很久。

 

Q:《愚》片中飾演調查滅門血案真相的週刊記者,事先做了哪些功課?


A:在開拍前有拜託一間雜誌社讓我去觀摩,實際採訪專門報導刑事案件的記者,了解新聞的工作與報導是如何產出。

 

Q:對多次合作的滿島光感想?

 

A:我想滿島光是名不會滿足於劇本的女演員,她在現場演戲總是會超過原本你對她的想像,一旦進入拍攝狀態,她是會爆發很強能量的女演員,我非常喜歡她的演技。

 

Q:出道20年來演過無數角色,還會想挑戰哪類角色?

 

A:看過《斷背山》後就一直想挑戰同志角色,雖然在《怒》演過了,但僅只有一小段,未來若有機會希望能詮釋整部描述同志愛情的長片。雖然日本社會還不是那麼理解同志相關議題,但我自己在看過《斷背山》後,並不會顧及到它究竟是同志還是異性,只是單純在講愛情的故事,我希望讓觀眾能了解愛能過超越、不會拘泥於任何形式。

 

Q:想對觀看《愚行錄》的影迷說的話?


A:這是一部很沉重的電影,大家看完或許心情不見得會那麼好,但我想電影是種娛樂,同時也像是一面鏡子般存在,大家可以藉由看電影了解人性,知道人類或多或少都有些愚蠢的行為,若能夠透過作品有一些想法或反省,那是最好的。

 

Text/ Ian Liu

Photo / 絕色國際、ifilm傳影互動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妻夫木聰《愚行錄》快閃訪台

photo1 /8

妻夫木聰《愚行錄》快閃訪台

photo2 /8

妻夫木聰《愚行錄》快閃訪台

photo3 /8

妻夫木聰在《愚行錄》中扮演追蹤滅門血案的記者

photo4 /8

妻夫木聰在《愚行錄》中扮演追蹤滅門血案的記者

photo5 /8

妻夫木聰和滿島光《愚行錄》中扮演兄妹

photo6 /8

妻夫木聰曾在《怒》詮釋同志角色

photo7 /8

妻夫木聰在《怒》裡與綾野剛上演同志情

photo8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