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吳達坤:ARTIST'S BRAIN沒有起始,也沒有終點的靜止點

距離上次個展,陳萬仁了沈潛五年後推出眾人期待的個展:「旋轉世界的靜止點」。此次新作跟過去作品最大不同是藝術家將過往作品中水平線的觀看視點翻轉成為俯瞰視點,紀錄下人們於日常生活之中行進、游泳等日常行為。這樣的視角轉變靈感,藝術家闡述來自電玩(Role Playing Game)角色扮演遊戲中的「視角轉換」(Aspect-To-Aspect)啟發,「視角轉換」聽似簡單無比的動作,卻是促成陳萬仁在本次個展中第一個重要契機。

 

在視角轉換下的空間、時間探索被作者刻意捨棄而均值化,藝術家透過影像擷取每個角色生命中的一秒鐘,成為藝術家創造空間內置入的獨特存在;高處俯視的視點讓陳萬仁的觀察空間全然翻新,如鷹眼掃描在時間片段中抽取精確動作後再製意義。

 

藝術家透過一連串編導、角色符號化的語言建構出一個虛擬的影像空間。在此,藝術家更像一個造物者,視角轉換讓觀察過程成為創作方法,設計好的視角與機遇的相遇時刻建構出藝術家對這世界向度的觀點。藝術家在此拋出的第一個提問:透過科技,是誰的角度被改變了?

 

「重要的不是拍了什麼,而是你的主題是什麼,是你在場。」—陳萬仁

 

作為這次展出最主要的一件作品《旋轉世界》,被藝術家刻意陳設於展場地面。步入空間後巨幅投影馬上映入眼簾,當觀者步入這奇特的異質空間,定神細看,位於你腳下的這些人物則以一種特殊的比例、運動方式進行著週而復始的慣性行進。觀者身份也突然被轉換抽離到高高在上,俯瞰人間的造物者視角。同時展出的錄像裝置<深邃而璀璨的憂鬱>和五件錄像小品<泳者系列>,是由年紀、性別、身形、體態、各異的泳者在一片深邃璀燦汪洋中泅泳。他們不斷重複自身動作卻又一直停留在畫面中永無止盡緩緩向前,一瞬過去,一瞬未來,不知游向何處?

 

「我自己去編導無名無姓的人,為的是我的創作,我才去拍攝。」陳萬仁這麼說著,對藝術家而言,拍攝他們已經產生一種影像政治關係。而進一步對這些角色而言,我是誰?我在哪裡?我要去哪裡?才是藝術家在這裡拋出關於身份的存在提問

 

一般錄像藝術的時間軸線概念從A點到B點會持續進行下去,而藝術家透過空拍機拍攝後尋找人物素材在運動上可以結合的行進點,讓運動週而復始的重複下去。陳萬仁建立的影像世界中,影像的存有成為超越影像自身的內在性摺曲,一個角色就代表著一個時間、多重角色層疊交織,改變這種內外錯位的時空布置,開啟了一個絕對的虛擬空間,它並不是單純的想像或夢境空間,時間的意涵在此處指向自身,「不動」也是一種靜止的運動

 

站在靜止點上的萬仁

為了這次的展出,陳萬仁重新梳理過去十年的創作歷程,將作品產出的習慣一點一滴的重新撿拾。透過詩意的想像和理性的思索詰問何謂時間、空間的美學式本質命題,這兩者就如交纏又錯開的雙螺旋,回觀自身,陳萬仁發現自己的創作繆思是來自日常生活;不是單純的想像或夢境,也不是毫無根據的副本。站立在靜止點上的觀察,才能朝向事物的本質真相前進。因為此次視點的轉換,讓我們看到過去既熟悉又陌生的陳萬仁回來了,就像一次精彩的轉身投籃。而且這次作品更加精準內斂,準確出手!

 


Text、Photo / 吳達坤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photo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