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陳鎮川領軍耳東劇團打造魔幻之作《服妖之鑑》「劇場女神」謝盈萱化身男裝麗人

《服妖之鑑》劇照

《服妖之鑑》劇照。

《服妖之鑑》劇照。

塗口紅,讓黨工特務壓抑解放。

《服妖之鑑》劇照。

《服妖之鑑》劇照

除了謝盈萱,大概很難找到另一位演員,如此興高采烈地想用女性的身體去扮演男性。

什麼緣份,打動張惠妹經紀人、江蕙封麥演唱會操刀的流行音樂界一哥 -陳鎮川,讓他實現創立劇團的夢想,並感動地謙稱「劇場實習生」  ?

 

「川哥認為自己不懂劇場,需要大家一起教他,感動整個團隊。」生於日本,多次參與亞洲製作人平台籌劃的製作人陳汗青說。「他挹注劇團最大資源,卻始終保持低姿態,尊重團隊創作空間。台灣跨界合作案例中,是難能可貴的現象。」

 

「川哥早年喜歡觀賞小劇場,經常到國外看音樂劇,懷抱成立劇團的夢想。雖然他在流行領域已累積高知名度,但進軍劇場卻一波三折,曾多次嘗試尋找合作夥伴未果;直到我們多次討論,才確立合作成立劇團的方向。」陳汗青接著說,三個創辦人(陳鎮川、陳汗青、陳曉潔)碰巧都姓「陳」,因此「耳東」劇團的團名也由此而來


《服妖之鑑》「跨時代的服妖百科全書」
首部曲為何取名為《服妖之鑑》? 編劇簡莉穎回應,「服妖」一詞,源自古書中描述,穿上不合規範的衣著,將引起諸如后妃干政、旱災、落豪雨等災難;來到近代社會,外表、衣服是與社會溝通的方式,代表每個人被期待的身份、地位,一旦有人試圖打破外貌、衣著的「正常」框架,將承受世人批判的眼光。

 

「鑑」則是指百科全書,劇中巧妙運用前世回憶,帶領觀眾翻閱這本橫跨古今的服妖全集。場景從位高權重卻有變裝癖好的黨工特務,到愛上青樓吟詞女子的書生。劇中人身處不同世代,擁有格格不入的語言、身體、喜好,究竟何時才能在充滿束縛的社會,真實做自己?

 

「記憶與真實是我迷戀的題材。」簡莉穎談起安排穿越時空情節的緣由。「特別喜歡把畫面聚焦在各個時代底下的小人物,呈現一幕幕虛實衝突、交錯的故事。」

 

「謝盈萱一出場,帥氣破表」

筆者追問如何刻劃大時代下的個人,「搭配著國際棒球隊的勝利廣播,人群魚貫向右朝國旗敬禮;此時黨工特務卻緩步向左,一名女子手持鮮豔物品,往他的唇上劃去。塗口紅這個動作,滿足特務內心多年的渴望。」

 

提到口紅,觀眾腦海裡馬上浮現,劇場女神謝盈萱的亮麗演出。謝盈萱挑大樑演「男主角」,上海街頭買女裝、擦口紅,搭配著中島美雪「口紅」演歌,細微地傳達壓抑獲得解放的暢快感。

 

「她穿男裝出場,帥氣破表。 」使用日本演歌的靈感來源,是根據情節,尋找特定時代的旋律。謝盈萱男裝扮相突出、演技絲絲入扣,日本風味背景音樂放送,「男裝麗人」魅力風靡全場

 

製作人則表示,「創作發想階段,謝盈萱對新的表演形式(飾演男主角)躍躍欲試,編劇長期關注性別議題,因此首部曲經過大家的討論,選定兩人皆有興趣的題材出發。」

 

耳東下一步,跨界碰撞有趣的計畫?

談到耳東劇團的未來,製作人連說幾次「跨界」這個詞,「團隊裡,除了編劇簡莉穎未屬於任何劇團;還有日本的燈光設計師筆谷亮也;橫跨唱片、劇場界的平面設計師顏伯駿(小光)。他/她們以跳脫劇場界的視野,提供不少妙點子! 未來也將持續發掘最適合作品的跨領域人材。 」

 

陳汗青以《服妖之鑑》平面視覺說明,「阿妹、羅志祥唱片專輯封面設計師顏伯駿(小光),也操刀劇場平面設計,跨領域的背景,獲得川哥及我的信賴。合作過程中,小光對拍攝提出許多新想法,團隊從中反思,不僅需照顧劇場觀眾,同時以多元手法吸引外界目光。」

 

「新節目製作上,一方面持續聚焦台灣原創劇本,同時結合川哥的音樂界資源,規劃跨界大型音樂劇。」談到未來,製作人難掩興奮。演出卡司強大,網羅創作、技術、製作跨領域人材的團隊,10月將重新在臺灣戲曲中心與大家見面!

 

Text / 曾勝義
Photo / 登曼波
※本文由Qbo藝文頻道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服妖之鑑》劇照

photo1 /7

《服妖之鑑》劇照。

photo2 /7

《服妖之鑑》劇照。

photo3 /7

塗口紅,讓黨工特務壓抑解放。

photo4 /7

《服妖之鑑》劇照。

photo5 /7

《服妖之鑑》劇照

photo6 /7

除了謝盈萱,大概很難找到另一位演員,如此興高采烈地想用女性的身體去扮演男性。

photo7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