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天才設計師Oliver Theyskens受訪語出驚人:「不鼓勵年輕人自創品牌。」

被譽為新一代天才設計師的Oliver Theyskens,去年中表示因為人生有其他計畫,因此離開了待了3年的品牌Theory,低調地度過一段時日,2014年11月,他於首爾時裝週接受專訪,語出驚人地發表他對時尚界現階段的看法,建議年輕人不要再自創品牌了,因為市場已經過度飽和

 

他接受《Dezeen》設計誌採訪時,毫不修飾地表是自己對時尚界的憂心:「現在新品牌實在供過於求,太多了,每一年在一個城市的時裝週,你都會看到起碼10到12個新品牌出現,我覺得這實在很可怕。」今年38歲的Oliver Theyskens,出身比利時,是時尚界中難得一見的天才,1999年他因為替瑪丹娜設計MTV頒獎典禮的禮服而聲名大噪,進而與Anna Wintour、Karl Lagerfeld等人都有好交情。在離開Theory之前,他曾經是Rochas和Nina Ricci的創意總監,然而儘管設計一直以來風評都很好,可是品牌銷售成績的問題卻一直糾纏著他,而這也是他過去離開創意總監位置的最大原因之一。

 

現在他恢復自由之身,專注於做自己喜歡的設計工作,但他仍然對於現在的時尚界感到憂心,尤其是現在有越來越多年輕人希望自創品牌,打造自己的時尚王國,但Oliver Theyskens認為「網路」的出現,反而讓這些年輕人越來越難被看到:「因為時尚界的專家被網路上過多的資訊轟炸,他們很難消化這麼多資訊,所以也很難獲得他們的注意。」

 

但這項宣言的目的並不是要阻擋對時尚懷抱夢想的年輕人的去路,只是要年輕人將範圍擴大一點,想成為時尚界的一員,並不是只有成為設計師一途:「他們可以不必成為一位『設計師』,學生們並沒有意識到,他們可以在這個領域裡面找到更能發揮的位置。很多喜歡時尚的孩子,很有潛力成為優秀的採購、銷售人員、公關,或者在工作坊裡貢獻技術。」

 

Oliver繼續說:「有些學生在我這裡實習之後,變成印花專家,或者是專業的裁剪達人,為全巴黎的時尚工作坊服務。設計師只是一個選擇,要在這個行業擔任什麼角色,一切取決於個人想要表達什麼。」

 

Oliver Theyskens說自己在聖馬丁名師Louise Wilson去世前不久,曾因為去學校演講,順道拜訪了她,她對他抱怨現在的學生創作缺乏膽識與魄力:「她說她對目前所看到的一切感到乏味。我知道她不是很好相處,但我覺得她這麼做有其用意。她說學校裡的學生大多來自家境優渥的成長環境,並覺得自己可以輕易地得到任何自己想要的東西。」

 

他繼續補充道:「他們缺乏我在90年代所經歷過的那些膽識,她說這個狀況需要被改革。我不是很清楚確切地狀況,但我想還是有點真實性。我覺得這個『撼動時尚界』的行為不一定要很反叛,可是你必須做一些會打動人心的事,讓人們被吸引,進而對你心中的想法產生興趣。」

 

他回想自己的創業歷程,並將那個時期與現在兩相比較:「我大學念一半就輟學,我沒有太多錢,所以就把學費拿來做我想要的東西。小時候奶奶為了讓我玩耍,就幫我蒐集了很多碎布,我一開始就拿那些布料來製作第一個系列,那些服裝事後都無法生產,因此沒接到任何訂單,只是我當時用那個系列表達自己。

 

那時我辦了一場秀,所有的模特兒都是自願免費來幫忙的,當時我真的得到很多協助,之後開始受到一些媒體關注,Isabella Blow也把我的東西放到《Sunday Times》的封面,然後漸漸有媒體想借我的服裝拍攝時尚照片。」Oliver Theyskens回憶起那段單打獨鬥的日子,也覺得一路走來很不容易:「我很快就獲得業界的認可。第一個進入我的小小Showroom的人,是Barney’s百貨的採購,她不敢相信我居然不想兜售任何東西,但我答應她下一季我一定有東西讓她買,這讓我有了些時間去接觸工廠,說服工廠替我生產,並晚點再付款。我沒有任何金援,這一切真的非常棘手、工作壓力大得像是地獄,但如果要前進,就必須有個起頭。」

 

身為時尚界的奇才,在業界也有了一定的名氣,許多人都會問Oliver Theyskens是否會鼓勵年輕人自創品牌,但對於此他並不抱著樂觀的看法:「很多人都會問我這問題,我想我的答案永遠不會變,尤其是最近,新創品牌真的太多了。回顧我自己的創業生涯,當時那麼多人支持我,我想是因為1994年至1998年間,時尚界一直沒有新的設計師誕生,我跟Raf Simons同時出道,之後緊接著是Jeremy Scott,那時開始有一些新的東西冒出來,這讓人們感到興奮。

 

反觀現在每一季、每一個時裝週,至少都會出現10到12個新品牌,我覺得這很可怕。如果一個人真的很有才華,不管在任何環境都有可能成為閃亮又成功的新星。可是許多品牌都沒有準備好,他們在這麼艱難的環境底下,還要面對這麼多競爭對手。」

 

接著Oliver Theyskens更舉出他認為時尚界已經飽和了的實證:「許多新銳設計師在紐約時裝週辦的秀出席率不到三分之一。環境真的很不好,我知道有些新銳設計師在公關公司的慫恿之下會把僅存不多的錢花掉辦秀,但效果真的很不好。會在那個時段,出現在那些秀的人,通常是因為去不了更大更好的秀,一切都很不容易,所以我覺得新銳設計師必須找到更專業的人協助把作品秀在對的人眼前。所以前提是,你自己必須變得比以前還專業,你才找得到他們。」

 

說到此處他又不禁要拿他剛創業的時候來比較:「那時網路不普遍,所以我用手工為我的作品做了50份小小的作品集,並把它們寄給一個在巴黎當公關的人。我只簡單地問他哪50個人是時尚界最有影響力、我最應該接觸的人?之後這些作品集就到了Isabella Blow跟Suzy Menkes手上。可是這種情形在今天已經不可能發生,因為時尚界的專業人都被網路爆炸性的資訊弄得不堪負荷。」

 

此外,Oliver Theyskens也被問到時尚界最常被討論的問題:「實習到底有沒有用?」、「無薪實習到底是不是正確的現象?」對此,他則跟許多企業老闆有不一樣的意見:「實習對某些人來說很好,有時候我看著我的實習生在公司開始工作,學了很多東西,他們離開的時候我可以想像他們會被一些公司雇用。可是千萬不能讓實習陷入無限迴旋,一個接著一個。他們不是受害者,他們是懂得為自己生活負責的人,他們有選擇的空間。如果有些人不想實習那也很好,他們可以透過其他的方式找到工作,只是總有人覺得實習是找工作的好方法。

 

我覺得我們必須盡可能地輔導那些正準備出社會的人,可是前提是他們也要面對現實。每一季我都很歡迎一群新的實習生來我的公司,也會盡力在最短時間內決定他們的去留,要是我們真的很滿意實習生的工作表現,我們就該想辦法僱用這個人,給他一份真正的工作。」說到此處他也大方地分享自己以前找實習的經驗:「時尚產業確實需要人手,但養不起人數眾多、汰換率高的大團隊。實習生對於某些特殊的狀況下幫助非常大,比如說活動很多的時候。有時候我覺得實習生自己也清楚這些狀況,通常他們也很樂意幫忙。

 

對我個人而言,我輟學的時候,我心想,天啊我做了什麼?我青少年時期就開始畫畫,我有一大堆想法,輟學之後,我就帶著我的畫,去巴黎的Jean Paul Gaultier工作室。但面試我的人要求我捨棄這些畫,並要我等候通知的時候,我心想我不可能丟下它們,最後我保留了我的畫回到布魯塞爾,並決定從此不去實習。可是之後我發現我某些地方沒有準備好,我不知道如果當時我有去實習的話,是不是可以學到這些。現在仍然有很多事情我還沒學會如何面對、處理。」

 

採訪最後,Oliver Theyskens似乎也不覺得自己以前那樣的作法就是最好的:「如果我現在還是學生的話,在現在時尚界品牌飽和的狀況下,我會選擇留在學校裡好好念書。你必須證明自己真的超有才華、超強大,如果你真的有能力製作一件外套,專業的人自然看得出來。最後,如果你真的很想進這個圈子,你就必須確信自己熱愛時尚。」

 


Text、Photo / BeautiMode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photo1 /7

photo2 /7

photo3 /7

photo4 /7

photo5 /7

photo6 /7

photo7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