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從美感出發 解放腦袋的實驗教育──臺北影視音實驗教育機構

文/方敘潔

攝影/張藝霖

圖片提供/台北影視音實驗機構

 

 

如果沒有特別說,一般到訪寶藏巖的遊客大概很難想像在台北這處獨特場域裡,居然還藏了臺北市第一所立案的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機構。自去年九月創立的臺北影視音實驗教育機構(Taipei Media School,後簡稱為TMS),今年即將邁入第二年,學生也將從40位增加為兩屆80多人。在這座無牆、沒有制式教室、不須遵循傳統課綱的學習環境裡,將會為台灣實驗教育以及影視音領域,帶來什麼樣的不同呢?

 

全台首間技術型實驗教育機構 雙向衝撞實驗教育及技職體系

 

「當初選定寶藏巖當校區時,就引來不少疑問」,以台北市文化基金會董事長身分無償兼任TMS校長的小野(李遠)領著我們參觀校區時,提到當初創校時面對到的種種外界疑慮, 「有人說沒有圍牆好嗎?寶藏巖環境適合嗎?」這些來自於對校園空間刻板想像的疑問,其實也就像是大眾初聽到實驗教育時,可能會有的反應一樣,跨界、自由、和產業接地氣的教育方式,會是什麼樣的呢?回到選址寶藏巖的初衷,小野笑說,「我們就是覺得野一點、和大環境親近一點才好呀。」

 

由台北市文化局和台北市文化基金會(文基會)共同創辦的TMS,不只是實驗教育三法通過後,第一所公辦公營的機構,同時也是全國第一所「技術型」的實驗教育機構,也因為設立於文基會之下,能橫向串聯文基會包括台北國際藝術村、台北電影節等資源。深耕台灣實驗教育多年、擔任TMS主任的陳怡光(陳爸)曾在先前接受其他媒體訪問時表示,「TMS的目標不是培養李屏賓或杜篤之第二, 而是培養助手、基礎的技術人員」, 關於這樣的定位,他解釋,「當初經過實驗教育團隊半年的產業研究,加上前任台北市文化局長倪重華發現台灣影視音人才逐漸有斷層現象,考量到台灣產業發展以及人才培育需求, 才會先選定影視音作為實驗教育機構類型的主軸。」有別於多數實驗教育以探索、多元嘗試為主軸,TMS卻突破性地以技術型教育為機構定調,陳爸進一步說明,「我們希望這樣的定位不僅能衝撞技職教育,也能更拓展台灣對實驗教育的既定想像。我認為即便是適性探索的教育方式,也要為學生設定目標。」

 

度過第一年磨合期 適時微調就是要給最好的

 

去年創立至今,接受國中畢業(和應屆)或有同等學歷且不限年齡者申請的TMS,首屆就吸引135人報名,最後招收了41位學生,率取率僅有30%。今年度因為持續收到家長們的詢問而提前招生,目前也已經招生滿額。經歷完整的一年教學運行,教學方式或內容上有哪些調整?持續觀察學生及教師教學過程的陳爸坦言,「第一年的確是磨合期。因為部份招收的學生對於技術面已有基礎、部分則是完全陌生,對於初入學的新生而言,到底要首重啟蒙,還是專業技術的傳授習作,我們都重新做了評估思考。」

 

因此,第二屆招生時,調整成75%以上不具技術底子的學生為主,另外25%才是稍有技術經驗的同學,也會讓學生主動提出個人學習計畫,讓不同技術程度的同學都能得到最適合的教學支持。而在各年齡層同學表現方面,陳爸以年齡及學業表現統計結果來看,「我們發現應屆或適齡學生的表現水準較一致,而其他學生則呈現比較兩極化的狀態。」這也讓教學團隊在今年招生時,更加著重於適齡生的入學比例。

 

實驗教育的成果不僅在於學生,更重要的是參與的老師,小野即坦言, 「最大的挑戰在於找老師。TMS找的老師除了有專業或產業經驗外,有沒有教育執照不是重點,重點在於人格特質,對教育要有熱情很重要。」而在La Vie進行訪問的暑假午後,恰巧遇見幾位同學,原來他們才剛在教室參加了新學期英文老師的試教課。小野以自己身為家長的過來人經驗分享,「這個年紀的青少年容易心浮氣躁,所以幫孩子們挑選到能夠在做人處事、專業知識方面啟蒙學生的老師非常重要。」也因此,TMS每一位老師都經過這樣由學生參與的試教,就是希望能找到願意也適合陪伴孩子的人選。

 

成為未來台灣影視音教育的種子部隊

 

TMS在創立之初就設定為三屆五年的計畫,原本文基會曾表示,若機構成效不錯,未來會繼續在內湖影視音中心及北投中國電影製片廠規劃另外兩所教育機構,但以現在北市相關資源投入的狀態看來實現的機率極低,小野表示,「關於TMS的未來已經在做思考,預計明年初就會和相關單位報告,提早研擬後續的規劃。」

 

不僅對內要讓80多位學生得到最合適的培育外,陳爸也直言這項實驗教育計劃的目標也在於,將TMS的經驗歸整出能複製或沿用的大架構,作為未來台灣實驗教育的基礎與參照。面對台灣高中108年課綱將列入影視教育,小野和陳爸都不約而同地強調, TMS就像是影視教育的先遣種子部隊,除了透過TMS舉辦的「台北電影夏令營」與國高中生交流培訓,未來更希望能將TMS整體的教學經驗和全台灣的學校及教師分享,讓更多孩子藉由影視教育找到自己的一片天。

 

 

聽聽 TMS 同學怎麼說?

 

阿蓉

沒有課本,不用穿制服的學校,第一節文學課的內容是要學生到草原上奔跑。乍聽之下像是偶像劇的劇情,卻發生在寶藏巖的老房子間。原本來自升學體制國中的學生阿蓉, 對分數非常在意;而實驗學校重視實作,分數不再是標準,只有合格與否。充滿自由風氣的學校,成了阿蓉的首選。

「我很慶幸能成為TMS實驗學校的學生, 進來後改變了我的人生,每一天都過得很充實。」阿蓉興奮地說,有太多想做的事情卻不夠時間。在學校所累積的靈感及面臨的挑戰,能幫助學生開拓視野,成為成長中重要的養分。戲劇課的實習為阿蓉創造了美好的回憶,由於學校的關係他們到了兒童音樂劇場觀摩。阿蓉表示,因為觀眾是兒童所以整體氣氛很輕鬆,劇場前輩很細心的指導他們,表演中有和小朋友互動一起唱歌跳舞。在快樂學習的同時,能提早接觸到業界的情況及技術,對學生而言是雙贏的局面。

 

Q 在學校有特別的經歷嗎?

A 學校安排我們去看技術彩排的時候!我們到了五月天及Coldplay的演出現場。五月天在大安森林公園演出時幫助作為舉牌的角色。雖然不算是很重要的工作,但能參與重量級樂團的演出讓我們覺得很興奮。

 

Q 就讀實驗學校的感想?

A 沒有後悔但有一點遺憾。我們學校的人數很少所以沒有社團,別校的朋友都有參加社團,有時候會令我跟不上他們的話題。我很憧憬其他學校的熱音社。另外就是學校沒有制服,所以很可惜我們都不會有穿著制服上課的回憶了。

 

Q 對於未來有什麼規劃嗎 ?

A 希望能到國外的大學念傳播科系,重點是希望未來自己的作品能夠被肯定。

 

方方

「很感謝能夠進到這所學校,讓我有很多機會可以出去看看。」這是方方在訪問後特地跟我們說的一句話。因為學校自由的學習風氣,方方在因緣際會下得以進入電影劇組幫忙。在那裡方方認識了許多很照顧她的前輩,告訴她關於片場的事物,從最初幾個小時幫忙,到後來跟著把整部片拍完,日後甚至繼續接下了兩部電影和一部廣告的協助工作。她說:「這一年好像一下子充實了我前十六年的歲月。」

TMS讓學生有自主學習的機會,即使還不確定自己的志向在哪裡,經過多方的嘗試, 經驗都會成為自己無可替代的財富。在學校,學生在學、學校也在變,同學們與老師們亦師亦友。這樣的環境下,我們感覺到方方對這個領域滿腔的熱情、以及對這所學校滿懷的喜愛。

Q 當初國中的時候,就想來這所學校就讀嗎?

A 當初沒有特別想要念什麼,我是已經考完會考就要畢業了,耳聞這間學校的消息,帶著家長去聽說明會後才決定來的。

 

Q 你的父母支持你們來這裡就讀嗎?

A 我那時因為學費問題還是很猶豫,怕造成家裡的負擔。但爸媽希望我去學自己想學的,所以我還是來了。

 

Q 進入學校前,這所學校吸引你們的是什麼?

A 自由的教育方式。學校裡很多東西、規則是一直在改變的。

 

Q 有沒有印象最深刻的課呢?

A 我最近發現影響我很大的一堂課是遠距英文。這堂課會用電腦跟國外的老師視訊上課,因為我的英文很不好,經過這堂課我變得敢開口很多。

 

Q 對未來有什麼展望嗎?

A 我比較想直接工作,但是實習後發現我可以嘗試更多的事情,所以現在也還不確定目標。

 

 

 

【完整內容請見《LaVie》2017年9月號】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photo1 /5

photo2 /5

photo3 /5

photo4 /5

photo5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