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敦克爾克大行動》緊張感大功臣!電影配樂大師漢斯季默「配樂根本是諾蘭操刀」

克里斯多夫諾蘭(Christopher Nolan)執導的《敦克爾克大行動》(Dunkirk),從海、陸、空三條不同故事線分進合擊,並使用IMAX攝影機拍攝,層層堆疊出故事張力,但這部片對白數量遠遠不及克里斯多夫諾蘭的前幾部作品,配樂必須肩負讓影像意義更完整的任務,因此電影配樂在《敦克爾克大行動》中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

 

負責配樂的漢斯季默(Hans Zimmer)是克里斯多夫諾蘭的老搭檔,諾蘭粉們一定對這位電影配樂專家非常熟悉,兩人從2006年的《頂尖對決》(The Prestige)開始合作,包括《黑暗騎士》(The Dark Knight)、《全面啟動》(Inception)、《星際效應》(The Interstellar)的配樂都由漢斯季默操刀。

 

「《敦克爾克大行動》的劇本節奏和我過往的作品不同,需要靠音樂強化,漢斯季默的配樂,風格統一卻複雜,在片中就像是一部長作品,與音效和故事的時間軸交織在一起。」克里斯多夫諾蘭說。

 

「做這部片的配樂時,最難以理解的部分是,你怎麼在前後調性一致的配樂中營造逐漸升高的張力?」長期與克里斯多夫諾蘭合作的作曲家漢斯季默透露,兩人一開始從劇本著手,他拿到《敦克爾克大行動》的劇本時,發現克里斯多夫諾蘭在上面寫下了音樂的心態思維(musical mind-set)。

 

漢斯季默表示,克里斯多夫諾蘭知道一種讓聽覺產生幻覺的技巧,叫「施帕音」(Shepard Tone),「而我想要做的,就是為《敦克爾克大行動》劇本量身打造結構相同於『施帕音』的配樂。」

 

「我和作曲家大衛茱萊恩(David Julyan)在做《頂尖對決》(The Prestige)時聽了很多類似施帕音的配樂,並探索這種技巧。這是一種讓人感到音調持續上升的幻覺,也是螺旋前進效應(Corkscrew Effect),音調不斷上升、上升、再上升,但不會脫離它該有的範圍。」克里斯多夫諾蘭說。

 

「我就是依照這個原則寫《敦克爾克大行動》劇本。」克里斯多夫諾蘭表示,「我把三條不同的時間軸交織在一起,讓觀眾可以感受到持續的張力,而且是越來越強的張力。所以我希望配樂能依照這樣的原則打造,也因此這部片將音樂、音效和影像緊密結合,是我們過去從未達到過的成就。」

 

除了「施帕音」,《敦克爾克大行動》音效團隊也採用船艦、懷錶的真實聲音。音效設計師暨音效編輯總監李察金(Richard King)把電影中用來營救英軍的月光石(Moonstone)遊艇與其他船艦聲音錄下。「後來我把這些錄音都寄給漢斯季默的團隊,他們從錄音中取樣,營造出引擎聲一直加速的氛圍。」

 

此外,克里斯多夫諾蘭也把自己手錶的滴答聲錄下來,隨劇本交給漢斯季默。兩人就以這個滴答聲為基調,討論配樂創作方向,同時剪輯影片,使《敦克爾克大行動》不論是劇情或配樂,都能以這個節奏運作下去。

 

另一個《敦克爾克大行動》的配樂靈感來自20世紀初期作曲家愛德華艾德加(Edward Elgar)《謎語變奏曲》(Enigma Variations)中的〈獵人〉(Nimrod)。克里斯多夫諾蘭對這首曲子印象深刻,「我其實沒跟漢斯季默特別說過,但是我曾在幾年前父親喪禮時聽過這首曲子,發現它撼動人心。」

 

漢斯季默表示,「自從愛德華艾德加這首曲子問世後,就是英國文化的一部分。它和正式的英國國歌不同,比較像是這個國家情感上的國歌。」另一位配樂團隊成員班傑明沃爾費許(Benjamin Wallfisch)則形容,「這首曲子風格高雅,是英國人渴望追求的特質。」

 

除了從現有聲音素材汲取靈感,漢斯季默還實際到敦克爾克走一遭。「如果有方法派(method acting)演員,那我想我該是個方法派作曲家吧。我到了敦克爾克海灘,這聽起來有點瘋狂,但我人在鄰近的社區,體會拍攝團隊如何在這裡呈現歷史上最灰暗、最惡劣的一天。」

 

提到《敦克爾克大行動》配樂所使用的特殊樂器。漢斯季默表示,「我試著讓一小群音樂家發揮他們的極致能力來演奏,並採用低音提琴(double bass)來呈現高音區的極限。」除了低音提琴,班傑明沃爾費許說,「我們還有14個大提琴,總是被用來表現高音調,讓人聽起來有幾分緊張、不舒服的感覺。」

 

「製作配樂時,我知道負責音效的李察金在想什麼,但我覺得還是把自己拿手的部分做好就好,否則我會像鞋盒裡奔跑的倉鼠一樣陷入窘境。我不可能用樂器創造出比槍火聲、巨大海浪聲更震撼的聲音,所以只能以不同手法達成同樣的效果,我會要求樂手演奏時,音樂聲量不要太大,但要把張力表達出來。」漢斯季默說。

 

「在我目前拍過的所有電影中,《敦克爾克大行動》可以算是把配樂、影像、音效結合得最緊密的,這也讓影片剪輯變得很難。」克里斯多夫諾蘭打趣的說,製作流程中有很多時候,漢斯季默跟他的夥伴一直在工作室罵我和製片團隊。

 

「我可以說點不禮貌的話嗎?這配樂根本就是克里斯多夫諾蘭操刀的配樂!這部片是從他個人視野出發,所以無論是愛德華艾德加、漢斯季默,還是班傑明沃爾費許來做配樂都不重要。我為《敦克爾克大行動》創作配樂時,無時無刻都覺得克里斯多夫諾蘭的手放在我手上,伸手去觸碰音符。這是我和電影導演共事最緊密的一次,雖然導演不曾演奏任何一個音符,但他在某種程度上卻演奏著片中配樂的每個音符。」漢斯季默說。

 

Text、Photo / BeautiMode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