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如果可以,我想要___」方序中、謝盈萱等四位創意人的聖誕禮物願望

設計師─方序中。

聯合文學總編輯─王聰威。

劇場女神─謝盈萱。

雲門2藝術總監─鄭宗龍。

你是否想好聖誕節的交換禮物了呢?不過若這份禮物不是跟朋友交換,而是真的讓「願望成真」的大禮,你會選擇什麼呢?是想要減肥成功,還是工時縮短薪資增加,抑或是能夠站上舞台發光發熱,讓眾人看見你那隱藏才華的一面。趁著這備感溫馨的十二月佳節時刻,La Vie訪問了四位在不同領域各自綻放鋒芒的創意人,趕緊來聽聽他們今年心中最想要的「聖誕禮物」是什麼吧!

 

設計師─方序中「我想要不會消失的老家」

要說早熟也行,我從小就知道沒有聖誕老人,但即使如此,對於聖誕節會收到禮物一事,內心還是會有一定程度的期待。如果說現在的我今年的我,最想收到什麼聖誕禮物,應該就是伴隨我長大的東港老家,可以順利地被保留下來吧。

 

那是一個充滿回憶與故事的老眷村,時間久了,裡面的人老了,她也老了,記憶也隨著時光的推移慢慢消失。我的外公與外婆直到今天還住在那裡,住在東港共和新村裡,跟著她一起呼吸,一起生活,曾經人聲鼎沸的眷村,如今鄰居搬的搬,房子倒的倒,數一數,大概也只剩十幾戶了。自從我們家北上定居之後,三兄弟逢年過節都還是會寫卡片寄給外公外婆,期待他們開心的打開卡片,接受我們的祝福,然後輕輕地放在擺滿回憶的書櫃上。

 

今年家中在聖誕節前夕又收到了國防部的通知書,如果真的可以讓我向聖誕老人許願,我希望那個有外公與外婆的可愛老家,能夠再陪我們度過下一次的聖誕節。

 

聯合文學雜誌總編輯─王聰威「我想要收到你送我的禮物」

不是的,這不是廢話,當然是你送我的禮物,你也已經打算要送我禮物了,我知道,你從來沒一次忘記。

 

哪有,這才不是鬼打牆啦,是你聽不懂我的意思,也不是那樣啦,什麼「只要是你送我的禮物,都是最好的禮物。」這種刻意討對方開心的幼稚說法,我是這麼膚淺虛偽的人嗎?什麼,我就是這樣子的人?你在說什麼鬼啦!

 

難道你沒發現嗎?這幾年所謂的「你送我的禮物」,其實都是「我送我自己的禮物」,只是由你付錢而已。你事先揣度我想要什麼禮物,(很體貼地旁敲側擊)然後把那個東西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在聖誕節遞給我,我打開來,果然就是我要的那個:一台掌上型電玩、一台相機或一台iPad,我多麼想要這些3C玩具,非常謝謝,但我最想要的,最想要的還是「你.送.我.的.禮.物」──在你眼中的我此刻是什麼樣的人,於是就在今年的聖誕節,你必須絲毫不差,帶點權威感地自己決定,只屬於你的我究竟適合什麼樣的禮物呢?

 

就是那個,(可能只是設法矯正我的某一項偏差)沒錯喔,那個你迫不及待地命令我快點拆開來的,(甚至等不到聖誕節,即使把包裝拆得稀巴爛)並且將使我露出「天啊,怎麼可能是這個!」的眼神的那個禮物。

 

劇場女神─謝盈萱「我希望能夠收到實話翻譯機」

透過這個機器在各個場合欣賞每個人當下的心理活動和情緒狀態。我想我必定會帶著它去拍戲排練,開會,購物,經歷每天的每個過程,閱讀的是真實心聲
而不只是檯面的話語和寒暄。尤其出國旅行應該是必備良品,交友利器,殺價好夥伴,或是危機遠離的警示幫手。

 

如果如此奇幻的禮物有現實上的困難,那麼我想得到的另一個禮物是可以容納600-800人的中型劇場,各項設施完備,工作人員齊全,後台與左右側台能夠負荷各項不同形式的戲劇舞蹈作品,營運資金已備足十年內的活動,因此演出團隊使用無須負擔場租一分一毫。我相信這應該是非常實用且不分時節的完美禮物。

 

雲門2藝術總監─鄭宗龍:「我希望大家能一個人、或一群人的跳跳舞」

我有幾種節日的記憶,聖誕節,國慶日和神明生日,這些日子,家裡都會慶祝,供桌上的三牲,素菓,客廳角落的聖誕樹,床頭的襪子,頂樓的煙火。如果可以有一個禮物,願大家,有時可以,一個人或一群人,踏踏步伐,扭腰擺臀,引頸高歌,跳跳舞,然後再回去努力生活。身體的輕鬆與舞動可以帶來一種溫暖、親切的感覺,它消除空間中緊張的氛圍、讓我們在茫茫大海中的交會,留下一段簡單,愉悅的記憶。

 

Text/歐陽辰柔

Photo/張藝霖

圖片提供/王聰威、白雪演藝、雲門舞集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 2017《La Vie》雜誌12月號】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photo1 /5

設計師─方序中。

photo2 /5

聯合文學總編輯─王聰威。

photo3 /5

劇場女神─謝盈萱。

photo4 /5

雲門2藝術總監─鄭宗龍。

photo5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