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班機誤點只能躺機場長椅?英國Yotel在機場蓋「膠囊旅館」睡多少算多少計費!

機場提供之簡易臥艙(Photo Credit / Sleeping in Airports

YotelAir 膠囊內部(Photo Credit / Yotel

YotelAir 自動銷售系統(Photo Credit / tripadvisor

不知道你有沒有遇過這樣的情況:千里迢迢來到機場 Check in,卻臨時被廣播通知天候不佳、班機停飛,留下無所適從的你;或是費盡千辛萬苦趕到機場,卻發現航班早已起飛;到了夜晚,你可能還要陷入兩難:到底要睡在冰冷的長椅上,還是直接在地板躺了算了?

 

Yotel 推出膠囊旅館的服務,旅客想幾點 Check in 都可以,讓錯過航班或航班誤點的旅客不必再流離失所,機組人員也可以在航班間隔休息片刻!而且「睡多少算多少」

 

1. 解決機場睡眠品質不佳的問題,Yotel 推出膠囊旅館

專門研究人類睡眠的醫師 Michael Breus 曾如此說道:「機場糟糕的睡眠品質常常為旅客帶來很大的情緒起伏。」一直以來,全球各大機場也致力於改善旅客的休息問題。為了提高旅客的休息品質,有些機場會與業者合作提供「睡眠臥艙」的簡易服務,例如阿布達比、杜拜、赫爾辛基、阿姆斯特丹和東京等大型國際機場,就有設立簡單的臥艙設備供旅客休息。

 

睡眠膠囊旅館可以說是臥艙的進化版,但相較於臥艙,睡眠膠囊在空間、功能和商業模式上有一系列革命性的改變。

 

2005 年,英國公司 Yo! Company 集團旗下 Yo! Sushi 壽司連鎖店聞名創辦人 Simon Woodroffe 在一次航行中意外地被升級至頭等艙,令他大開眼界。因為頭等艙的智慧設計,讓「奢華」與「狹窄的空間」成功地融合,讓他開始思考:在機場旅客休息品質的問題之下,是否也能提供旅客一個既奢華舒適又不佔空間的休息地點?

 

於是在 2007 年,Yo! Company 設立分公司 Yotel,聘請飛機頭等艙設計師融合日本膠囊旅館的概念,設計出結合空間、智慧與奢華感的睡眠膠囊,於英國的蓋威克和希斯洛機場的航廈裡推出每間約 7 到 10 平方公尺的智慧睡眠膠囊 YotelAir。膠囊裡包含個人淋浴間;伸縮式智慧床墊,可以縮成沙發增加空間,也能伸成雙人床;平面電視、伸縮桌、或工作桌椅組的設置,讓旅客可以不只是來休息,也能安靜工作;膠囊外甚至還有交誼廳,滿足旅客的社交需求。此外,YotelAir 採用全自動化的銷售模式,也就是用自動販賣機進行交易與 Check in 。除了這些智慧化的設備之外,YotelAir 看起來就是一個航廈內的普通旅館而已。

 

但事實並非如此,YotelAir 不但帶來機場睡眠的革新,他的奢華感、高科技感與智慧化也大受旅客歡迎。尤其是對於轉機旅客和機組人員而言,YotelAir 受青睞之處就在於:Check in 的時間可自由選擇,無論白天或晚上,而且其計價方式相較於傳統飯店更為特別:以「每半小時」計算住宿費用,最低消費為 4 小時 37 英鎊約 NTD 1,470,之後則每半小時以 2.5 英鎊約NTD 100向上疊加,過夜24小時則是 62 英鎊約 NTD 2,460

 

也就是說,YotelAir 在機場實踐了「休息零售Rest Retail」的概念:將休息服務的客製化程度大幅提高,不但可以隨時利用手機 App 預定房間,也可以隨時 Check in,而且「睡多少就算多少」,大幅增加顧客的選擇彈性,這對於機場旅客和機組人員都非常重要:因為他們既沒辦法決定航班抵達時間,也沒辦法確定下一航班何時要飛。所以,YotelAir 的服務模式,讓旅客能依據預計或臨時得知的航班時刻表,選擇休息多久;機組人員也能於航班間的空檔,在膠囊裡休息片刻。而且 YotelAir 將公司宗旨──「買得起的奢華」實踐得很徹底,過夜只需 62 英鎊,相較於地點位於航廈外的傳統酒店 Hilton,過夜至少需要昂貴的 89 英鎊約NTD 3,540,奢華體驗還綽綽有餘。除非是偏好極致享受的旅客,否則何不選擇 YotelAir 這種既便宜又奢華、消費彈性大、離登機門只有一步之遙的旅館作為短暫休息地點的理由呢?

 

之後,Yotel 更於荷蘭阿姆斯特丹的史基浦機場、巴黎的戴高樂機場設置 YotelAir。今年 10 月,也確定 YotelAir 將於 2018 進駐新加坡的樟宜機場。

 

2. 機場膠囊旅館這種新概念的 3 大挑戰:競爭、營收、生態圈

Yotel 也想往美國機場擴張,但目前一直停滯在與北美各機場協調租賃空間的階段,還沒有正式合作。事實上,Yotel 在美國機場的擴張計畫可能充滿荊棘,因為美國、歐洲都有企業正在角逐美國市場:德國公司 Napcabs 已經授權美國的 Napcity America 於北美設置它們的 Napcabs 膠囊,此外包括 Minute Suites、Sleepbox 等等,都是美國本土睡眠膠囊企業,其中,Minute Suites 更是搶先佔領了美國亞特蘭大、達拉斯沃斯堡和費城 3 大機場的租賃空間。

 

儘管許多歐洲、美國企業都想以睡眠膠囊開發機場旅客市場,睡眠膠囊在美國或世界一些機場中推行的速度卻不符預期。Minute Suites 在 2012 年進駐費城機場後,擴張就停滯了一段時間。仔細審視世界上另外幾個交通樞紐城市,如紐約、洛杉磯、馬德里、多倫多和蘇黎世的機場裡,可能只有簡易臥艙的設置,但你幾乎找不到像 YotelAir、Minute Suites 這樣的膠囊旅館。為什麼?其實睡眠膠囊的推行,還有另 2 個挑戰。

 

第一,是營收問題。營收常是機場在分配航廈空間時最大的考量點之一,Sleepbox 的創辦人 Peter Chambers 曾經提到:「機場餐廳中,平均每一個座位能帶來的年營收是20,000 美元。」若膠囊旅館無法像酒吧、餐廳或是麥當勞這種零售商帶給機場的豐厚營收的話,機場通常就會縮減低營收店家的租賃空間。

 

第二,是航廈周邊的旅館生態圈。長期以來,機場和附近的酒店存在著穩定的合作關係,這些飯店會負責提供空服員和旅客住宿服務,同時也提供商務會議空間,這可能會使得機場不願意去對抗這樣穩定的生態圈,也造成膠囊旅館的進駐更加困難。像是目前還沒接受任何一家膠囊業者合作的美國博茲曼黃石機場,副主任 Scott Humphrey 為此提到:「提供機場內、外飯店的免費接駁車,其實已經是很多機場擁有的標準服務。」

 

3. 只要能掌握顧客體驗,全球擴張都不是問題

儘管膠囊旅館在機場的推動需要面對很多挑戰,但是 Starwood Capital Group(W hotel、喜來登的母集團)還是對 Yotel 充滿信心。在傳統飯店市場中擔任龍頭角色的 Starwood Capital,今年 9 月以 2.5 億美元的投資入股 Yotel。

 

執行長 Barry Sternlicht 表示,他們在投資未來旅館產業的趨勢:「Yotel 用親民的價格,聚焦於科技、智慧設計以及與眾不同的客戶體驗,讓我們相信在旅館業的新趨勢下,這是正確的策略,」他也說道:「Yotel 在世界上擁有很高的吸引力,他們只需要一個關鍵的投資,就能在全球各大都市、機場中迅速擴張。」

 

在營收方面,Yotel前開發總監 Jason Brown 曾提到,Yotel 在每個膠囊的邊際營收上其實表現得很好,而且基本上都能保持 90% 以上的入住率,光是在 2014 年,Yotel 全球營收就已達到 5,500 萬美金當時只有歐洲 3 間機場的 YotelAir 和紐約 Yotel

 

2007年 Yotel 才剛創立,以英國的兩個機場共 78 個膠囊、5 個員工為基礎,至今已橫跨全球三大洲 6 個國家、8 個城市,並擁有 2,066 個膠囊、超過 500 個員工。在 Starwood Capital 入股後,未來幾年的擴張速度更令人期待。Yotel 在未來的旅館趨勢中以「奢華的科技體驗」與「客製化的休息零售」首先掌握了市場最核心的影響因素──顧客。這代表著企業在面對智慧化時代的來臨時,若能結合科技,用更客製化、更貼近顧客的方式解決問題,就能在新時代中掌握市場,Yotel 在旅館產業中做了最佳示範。

 

其實,在台灣,桃園國際機場的旅運量在 2016 年達到 4,230 萬人次,未來有望成為亞洲的重要航空樞紐。近期桃園機場也宣布,為服務大量旅客,將在 2018 年第二航廈擴建計畫完成後公開招商,設置睡眠膠囊旅館。這次台灣機場跟上了世界趨勢,未來的發展應該很值得期待。

 

※ 本文由創新拿鐵提供,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photo1 /5

photo2 /5

機場提供之簡易臥艙(Photo Credit / Sleeping in Airports

photo3 /5

YotelAir 膠囊內部(Photo Credit / Yotel

photo4 /5

YotelAir 自動銷售系統(Photo Credit / tripadvisor

photo5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