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英國V&A博物館首個海外展館亮相深圳!日本普立茲克建築獎大師槙文彥操刀、MVRDV規劃展覽空間

槙文彥設計的海上世界外觀

高齡89歲的槙文彥導覽《築·夢》建築展

荷蘭建築事務所MVRDV規劃展覽空間的《數字之維》展覽現場

《數字之維》展覽現場,圖為以仿生概念設計的建築量體

《數字之維》展覽現場,由MVRDV設計的空間,既可作為展場,也可成為Maker使用場所

香港設計師吳燕玲的作品《毛氈苔》

日本設計師鈴木由里的作品《Sharevari》

幅員廣大的中國,每隔幾星期就會有美術館開幕的消息,不足為奇,這股風潮並不侷限在北京、上海和廣州等,傳統的一線城市。作為改革開放的前哨地,深圳也不例外,2017年12月,一座乘載許多中國第一的文化機構「海上世界文化藝術中心(Sea World Culture and Arts Centre)」的盛大開幕,迎來了日本代謝派建築大師槙文彥在中國的第一個作品,同時也是眾所期待,英國維多利亞與亞伯特博物館(Victoria & Albert Museum,簡稱V&A)在中國的第一個合作案。

 

由深圳招商蛇口投資興建和管理的海上世界文化藝術中心,座落在深圳灣水岸的第一排,是一座半開放且素雅的白色建築,面山也臨海,更有座屋頂花園。從戶外長樓梯,便可登上屋頂遠眺香港,貫徹槙文彥擅於連結建築內外部空間的特色。在這座包含劇場和展演廳的綜合文化機構,由創新文化平台「設計互聯」(Design Society)的《數字之維》(Minding the Digital)、V&A的《設計的價值》(The Value of Design),以及槙文彥和槙綜合計畫事務所的《築·夢》,此三個展覽作為文化中心的開幕首展。

 

槙文彥中國首作 連接山海走入文化的世界

身為戰後日本重要建築師的槙文彥,對台灣來說其實不陌生,剛完工的機場捷運台北站,待興建的台北雙子星大樓也同樣由他設計和主導。為了這個耗時七年、在中國完成的首件作品,高齡89歲的槙文彥,依然風塵僕僕地從東京來到深圳參與開幕,並親自講述設計理念,同時導覽正在展出的《築·夢》建築展,可以見得這項建築案對他的重要性。他在開幕的演說表示,這座建築旨在連接山和海等自然美景,讓觀眾走進來欣賞藝術展覽,成為城市最動人的人文景觀,由裡而外相互呼應。

 

將環境的感受融入設計,一直是槙文彥以來的風格,受到基地景觀的啟發,他將自然的條件發揮到極致。從空中俯瞰,文化中心面向三個方向延伸,一側廂房面向湛藍大海,一側面向翠綠群山,而另一側面向高度發展的城市。走進建築裡,主要的空間透過一條縱走的軸線串連兩端不連續的帶狀空間,配合挑高的玻璃帷幕,讓整座文化中心都能夠享有通透的自然光,而挑高的空間,也能作為大型裝置展演空間,空中的走廊連接各個不同文化機構,呼應文化中心營運單位「設計互聯」的名字由來,作為一個讓設計和相關人員交流的平台。

 

在《築·夢》建築展,包含早期華歌爾藝術中心(Spiral Building)、獲得普立茲克建築獎的代官山Hillside Terrace,以及最近落成的世貿中心四號大樓等,透過展覽更能夠清楚了解槙文彥50年以來的設計理念。

 

設計互聯和V&A在深圳

若沒有質量好的展覽和規劃,即使是建築大師之作,也難免成為好大喜功的空殼,在中國有無數的美術館在開幕後,時常面臨展覽青黃不接的窘境。不過在這裡,招商蛇口特別成立「設計互聯」來作為主要展廳的經營團隊,館長則是邀請2015年深港建築雙年展的荷蘭籍策展人Ole Bouman擔任,來領導一群由本地人組成的策展小組,同時邀請英國V&A博物館為開館夥伴(Founding Partner),利用V&A多年的博物館管理經驗和豐富的館藏,打造文化機構經營的基礎,也作為中國和英國之間的設計平台,彼此互蒙其利,V&A可以將多年的經驗作為文化產業的輸出,藉由眾多的館藏和巡迴展擴展市場,對於設計互聯來說則可以學習國際經驗和接軌。

 

創立於1852年的V&A是世界上收藏應用藝術品最多的美術館之一,除了有豐富的館藏供研究和展示外,每年的特展都為物質歷史和文化找到新的觀看視角,像是2017年的《Pink Floyd: Their Mortal Remains》或是前幾年的《Alexander McQueen: Savage Beauty》,除了分別探討流行音樂和時裝設計本身外,也和社會的發展結合,跳脫僅僅是成列物件的展覽模式。


而在中國的首展,V&A則採取了較為傳統的設計總論架構,藉以討論設計帶來的價值,將上至公元900年到當代,橫跨千年歷史的館藏,企圖讓觀眾認真看待這些物質的價值,以及價值觀如何驅動設計的發展。也就是說,這些展品不僅有其工藝展現及實際功能,同時也影響著人們的生活,進而塑造我們的文化,反之亦然。

 

縱橫設計歷史 V&A海外第一個據點《設計的價值》

如同策展人暨加拿大設計師羅伯特.彼得斯(Robert Peters)的名言「設計創造文化。文化塑造價值。價值決定未來。」由此作為展覽的基礎,即可發現被挑選的物件都帶有著未來的價值。此次的展覽設計是由倫敦的工作室Sam Jacob Studio執行,依照展覽的七個主題來規劃:性能、成本、解決問題、材料、身份、溝通、奇觀等。採用非線性的排列,透過一系列不同視角,如仰視、平視、俯視等的檔案櫃來展示這些物件,讓近300個物件的視覺動線有了不同的層次,避免視覺過度的疲勞。

 

很特別的是,在這個展覽裡,有許多的物件採用並置的展示方法,企圖讓讀者去判斷在同一個主題下,兩件不同的器物提供的設計價值,因此比如說在「性能」主題裡頭,會看見「有著很複雜設計的懷錶」V.S.「多功能瑞士刀」並列的狀態,呈現性能究竟是單一複雜的結合,或是多功能的存在;在「成本」主題裡,會看見「塑料椅」和「仿塑料椅外觀的木頭椅子」並列,探討山寨究竟是改善,還是帶來附加價值等議題。

 

V&A並不只是將館藏帶來中國而已,他們花了三年的時間研究設計和中國的關連,包括回顧維多利亞時代的工業化和中國現在所處的狀態比較,用以探討中國製造在生產史的地位,以及是否能從製造到創造。而在V&A專門收藏對當代生活產生意義的設計及藝術品的「快速回應」(Rapid Response Collecting)館藏類目中,就包括了中國人時時刻刻不能分開的「微信」(WeChat)、深圳中學的制服,而這些藏品也都在此次展覽中,更增添了與中國在地的文化脈絡連結。

 

從製造到設計 設計互聯《數字之維》

作為設計互聯的首檔展覽《數字之維》,同樣也以中國製造到中國創造的路程作為發想。眾所皆知,深圳有著世界工廠之美名,全球多數電子產品都在這裡生產和組裝,但隨著科技的發展和資本的累積,深圳也慢慢地試著從「中國製造」轉型成為「中國設計」。仰賴著和工廠近距離的優勢,深圳也是中國創客(Maker)文化最為盛行的地方,而數位化的思考和設計流程,也帶來許多創新變革,因此展覽企圖從「設計思維」(Design Thinking)出發來看設計和生產之間究竟扮演著怎樣的角色,從「數字相遇」(Digital Encounter)、「數字交互」 (Digital Interaction)和「數字參與」(Digital Participation)等三個面向來探討。

 

為此荷蘭MVRDV建築事務所,設計了一個宛如迷宮的空間,讓觀眾在裡頭穿梭一個又一個空間體驗數位有關的設計,而在二樓的部分,他們創造了一個可以討論的階梯空間,而完整的平面則是讓創客們能夠進行工作坊,最有趣的是從二樓可以看見樓下的每一個展間,能夠透過不同的角度欣賞設計展品,呼應數位化帶來的新思維。在「數字相遇」裡,策展人帶來一系列透過數位化工具創造出的作品,像是3D列印、仿生設計、演算法等,包括許多傳統方法無法創造出的新型結構,或是透過感應器將數據轉化到設計上。其中,香港設計師吳燕玲的作品《毛氈苔》(Sundew)就是一例,不僅編織動用繁複手工,作品更會因音調高低而伸縮形變。

 

在「數字交互」裡,則是更近一步討論人與機器的關係,隨著數位和現實世界的定義越加越模糊,像是中國設計師高盈的裙裝,即會根據穿戴者的聲音、呼吸、肢體等變化,將裙子轉變成人類彼此溝通的形式;舉例來說《重演者:互動功夫論》透過擴真實境(Augmented Reality)讓不可見的文化遺產得以化身真實、進而被觀眾參與。整場展覽,處處充滿各式各樣的提問標語,意味著這場展覽並不急著下結論,而是開啟各式各樣的數位對話,讓觀眾意識到數位化是如何影響著設計產業與我們的生活。

 

作為中國少數以設計為主的博物館,設計互聯希望能憑藉著深圳這城欣欣向榮的科技互聯網和設計的發展發展,為中國的設計帶來新的刺激,打破設計僅僅是物件表面設計的刻板印象,讓設計成為事物背後的思維,以及設計師們解決問題的途徑。此舉也展現出,深圳主動連接各大城市設計師和創客,讓中國製造轉變成中國創造的企圖心。

 

文:翁浩原
圖片提供:Design Society、Victoria & Albert Museum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槙文彥設計的海上世界外觀

photo1 /8

photo2 /8

高齡89歲的槙文彥導覽《築·夢》建築展

photo3 /8

荷蘭建築事務所MVRDV規劃展覽空間的《數字之維》展覽現場

photo4 /8

《數字之維》展覽現場,圖為以仿生概念設計的建築量體

photo5 /8

《數字之維》展覽現場,由MVRDV設計的空間,既可作為展場,也可成為Maker使用場所

photo6 /8

香港設計師吳燕玲的作品《毛氈苔》

photo7 /8

日本設計師鈴木由里的作品《Sharevari》

photo8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