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其實是飢餓引爆十字軍東征?!中古歐洲最重要的食物戰爭因「牠」而起!

鯉魚-在河流中釣野生鯉魚

鯉魚-君士坦丁堡

鯉魚-中古世紀的修道院裡也養殖鯉魚

中古歐洲的黑暗時代,處處爆發饑荒,但十字軍東征帶「這個」回來,歐洲人民才開始擺脫饑餓──《食物、文化、與戰爭:十個引爆人類世紀衝突與轉折的食物歷史》。

 

糧食短缺是造成饑荒最直接的因素,在中古世紀的歐洲,農作欠收幾乎馬上影響了人與家畜的生存。而麥角菌正是當時讓農作物感染欠收,並造成大規模不知名瘟疫,稱為「聖安東尼之火」的元凶。

 

根據《法蘭克人的事蹟》(Gesta Francorum,「The deeds of the franks」,約 1100 年)所述,教宗烏爾班二世刻意將某些暴行歸咎於回教徒,像是剖開基督徒的肉身,顯露出原本縫在皮膚下的財寶,以及藉催吐來取得基督徒腹中的內容物。因為他想將在歐洲蔓延、因麥角引起的饑荒和瘋癲都怪到回教徒身上。這相當諷刺,因為當時歐洲地區多還處於黑暗時代,連叉子都要四百年後才會發明,但回教世界卻正經歷史上科學、數學、醫學和工程的全盛時期之一。比起造成歐洲人感染疾病,回教徒還比較有可能會發現麥角病的治療方法呢。

 

伊斯蘭世界的實用科學和醫學,以及(稍微)更平等的理想,讓人民的飲食更優質且多樣化。其中一項革新技術,且很可能是羅馬人遺留下來的,就是魚類養殖,特別是養殖鯉魚:原本馴養於中國,一種產量大、成長快、雜食性的動物。鯉魚在各式各樣的條件下都能存活,例如被塞在裝水的壺中數星期,或是只餵食桌上剩菜等,因此能讓農夫攜帶鯉魚遠行。除了中歐和東歐的阿什肯納茲猶太人(Ashkenazi Jews)以外,西方世界對鯉魚一無所知。鯉魚在東方世界廣為流傳,也因此造成東西方的蛋白質攝取量差距甚大。

 

第一波十字軍一般稱作人民十字軍,但其實稱作「飢餓十字軍,恐怖暴民(Crusade of the Starving, Horrifying Mob)」還比較貼切一點。共有 5 萬多個農民,多數裝備簡陋。他們一路搶劫、掠奪、謀殺、破壞,恣行無忌地展現暴力、貪婪、及反猶太主義的一面:迫害那些不好戰、手無寸鐵的猶太人,把他們當作新仇恨對象土耳其人的代罪羔羊。如果說十字軍的目的只是填飽肚子的話,那麼他們應該就此打住了。因為歐洲猶太人在數個世紀前就已經將鯉魚養殖的秘密自亞洲引進歐洲。倘若十字軍有發現猶太人在後院水塘裡養了什麼的話,就應該偷幾隻鯉魚回家,挖個水塘,然後安靜平和地吃飽喝足。

 

但相反的,他們繼續胡鬧橫行,最後終於抵達了基督教世界的最東邊。在那裡他們見識到君士坦丁堡的財富和美麗,優雅的教堂和建築展現在眼前。見到君士坦丁堡的財寶,十字軍戰士們更是展現毫無節制的貪婪,卯足全力掠奪、毀滅和污衊這個城市。接下來的兩百年間,不斷湧至聖地打仗、學習、破壞,當然還有吃。

 

隨著東西方交流(十字軍戰爭)鯉魚在歐洲日益普及,魚類養殖也開始興盛。加上內陸取得海洋魚類較困難,營養豐富的鯉魚好幾百年來就成了菜單上的主推菜色。事實上,幾乎每個修道院、采邑或村子都有自給自足的鯉魚池。美國也在 1870 與 1970 年代也曾兩次大型引進鯉魚,建造大型魚塭大量繁殖。

 

儘管鯉魚解決了歐洲人饑荒的問題,但僅學會了魚類養殖的技術,西方人對於如何料理鯉魚卻沒有發展得很好。目前美國養殖的鯉魚因為洪水氾濫,導致鯉魚氾濫五大湖水域,幾乎沒有天敵而治霸美國水域。為何原本要作為食糧的鯉魚在美國卻變成頭痛的存在?原來鯉魚雖廣受猶太和中國移民的喜愛,可惜卻一直未能在美國成為受歡迎的食材。鯉魚是雜食性,且繁殖力旺,生命力強,還常被認為不可食,因此也難怪野生鯉魚散播得如此快速。看來美國人得重回鯉魚的故鄉,學習東方的魚料理技巧,才能解決這個問題了。

 

更多有關人類食物史的有趣故事,都在La Vie 麥浩斯出版書籍《食物、文化、與戰爭:十個引爆人類世紀衝突與轉折的食物歷史》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鯉魚-在河流中釣野生鯉魚

photo1 /4

鯉魚-君士坦丁堡

photo2 /4

鯉魚-中古世紀的修道院裡也養殖鯉魚

photo3 /4

photo4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