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早春大秀放火燒墓園!Gucci致敬法國第二部曲 演繹死亡與來生的詭譎奇想

如果說早春系列的存在,本只是為了填補秋冬、春夏系列間的過渡期,那麼大家或許該頒個獎給Gucci創意總監Alessandro Michele。自2015年開始,Gucci相繼在紐約藝術園區、倫敦西敏寺迴廊及佛羅倫斯皮蒂宮裡的帕拉蒂娜畫廊發表早春時裝秀,此次,Alessandro Michele選在充滿歷史文化意義的遺址,延續一貫的怪誕華麗風格和強烈意象,打造出相當絢麗奪目的系列。

 

位於南法亞爾市(Arles)舊城區外的古羅馬墓園阿里斯康(Alyscamps),就是Gucci 2019早春大秀的秀場,Alessandro Michele將季節的過渡概念延伸至地理位置,盡可能利用地點本身的歷史淵源,展示這場超越了時間與空間、結合古老和現代的夜晚大秀。

 

Alessandro Michele表示,「Alyscamps是一座古羅馬的墓園,但它也不是墓園,而是通道,在17世紀時成為了步道;它融合了兩者,外觀看起來不像墓園,因為它本身就是,同時也不是。我很喜歡事物看似一回事,但實際上又不是那麼一回事。」

 

燃燒的烈焰劃破伸展台中央,煙霧彌漫、成列的教堂蠟燭,讓這個露天空間充斥了歌德式的氛圍,搭配有「現代歌劇之父」之稱的義大利作曲家克勞迪奧蒙特威爾第(Claudio Monteverdi)的〈聖母晚禱〉(Vespers of the Blessed Virgin)作為背景音樂,更增添秀場詭譎、幽暗的氣氛。

 

Gucci 2019早春系列主題圍繞著古文明、死亡以及想像中的來生,包括骷髏、十字架、悼念用的花束、帶有宗教意含的圖騰,或是祭祀時穿著的大披風、背心等元素,Alessandro Michele表示,「這是場派對,舉辦在一個人人都能成為其他人的地方,寡婦、小孩假扮搖滾明星,淑女其實並非淑女。」

 

模特兒們從迷霧中現身,穿著華麗絢目的服裝快步走出,令人有些目不暇給。Alessandro Michele這次祭出多達114套男、女裝,不僅將品牌的標誌性元素,如格紋裙、絲質印花圖騰、老虎圖樣等,融入各式幻想的角色之中,從搖滾明星到19世紀的寡婦都包括在內。

 

罩著絲絨洋裝和華麗的星星刺繡披風,模特兒拿著花束從煙霧中現身,讓人聯想到天主教裡聖母瑪利亞的模樣。黑色波紋的刺繡長披風危險地揮向場上的火焰,闊肩蓬袖的黑皮草大衣,帶有1970年代的維多利亞風格。

 

營造神聖莊嚴氛圍的,還有一套帶有肋骨造型刺繡的黑色禮服,Alessandro Michele解釋,「這套服裝的靈感來自藏骨堂,那是15世紀存放神職人員及僧侶的墓室,還有珍貴的裝飾,設計概念是與來世有關的一切,都是伴隨著具有極致之美的事物。」

 

仔細觀察這些服裝上複雜精細的刺繡,可以發現它們都巧妙融入了當地的歷史,包括這座城市以前的舊名,如Gallula Roma、Urbs Genesii等;文藝復興詩人但丁(Dante Alighieri)所著的《神曲》(Divine Comedy),其中的詞句同樣被刺繡到服裝上,但丁也是眾多在Alyscamps獲得靈感的其中一位詩人。

 

Gucci(@gucci)分享的貼文 張貼

 

時間快轉到近代,兩側佈滿扣帶裝飾的緊身長褲,正是向80年代搖滾樂手比利艾鐸(Billy Idol)致敬之作。鑲滿鉚釘的圓形提包、露指手套,以及亮片刺繡拼貼的無袖丹寧夾克、寬大的皮夾克、亮片貼腿褲,Alessandro Michele將這些單品融入他對中古世紀的奇想,增添龐克搖滾的意象。

 

這個看似風格繁複的系列,其實有著許多具備銷售潛力的單品,包括6個應該會快速銷售一空的合作聯名款,像是古希臘神話中羊男(Pan)圖像,這個洛杉磯馬爾蒙莊園酒店(Chateau Marmont Hotel)代表性的logo圖案,也被印在購物袋與長袖T恤上。

 

除了服裝之外,這次早春系列的配件也同樣充滿了巧思細節。以長羽毛倒置裝飾的的圓頂小帽,源自已故帽飾設計師Frank Olive的作品,他在70年代時,為許多名媛和百貨公司設計了這款帽飾。而貝殼飾品、珠寶十字架、寬大的太陽眼鏡以及繁複印花圖騰的頭巾,也都是本季的配飾重點。

 

Gucci(@gucci)分享的貼文 張貼

 

 

Gucci(@gucci)分享的貼文 張貼

 

焦點回到許多Gucci迷最在意的包款上。開場模特兒肩上背的透明Ophidia包款,揮別以往印有經典雙G的Monogram帆布,此次改以PVC材質呈現,而品牌的雙G金屬logo,在金屬扣環、鉚釘及不同材質的搭配下,也衍生變化出多樣面貌。

 

Gucci(@gucci)分享的貼文 張貼

 

 

Gucci(@gucci)分享的貼文 張貼

 

 

Gucci(@gucci)分享的貼文 張貼

 

 

Gucci(@gucci)分享的貼文 張貼

 

本次系列也能看到時尚潮人常穿的Princetown皮革拖鞋,不過它們不是被穿在腳上,而是融入包款之中。黃色Monogram托特包,中央裝飾著一個嘶吼的金屬虎頭,虎頭標誌的靈感源自Hattie Carnegie設計的骨董珠寶,而包包外層口袋則裝了拖鞋;而印有金色火焰、花朵圖騰的皮革後背包,兩側的口袋也成了拖鞋收納袋。

 

 

Gucci(@gucci)分享的貼文 張貼

 

 

Gucci(@gucci)分享的貼文 張貼

 

Alessandro Michele在秀前提到,「繼紐約、倫敦和佛羅倫斯後,法國是Gucci最自然的落腳處了。我想要向這個極為重要且具豐富歷史根基的國家,表達我的敬意。」

 

「在法國這麼多美麗的地方,我選擇了亞爾市,不僅因為我一直是法國南部這個區域的崇拜者,更是好奇又狂熱的旅行者,我每年至少會到此造訪一次。其實我在去年七月就決定要把今年的早春秀辦在這裡,當時我正在亞爾市度過連假週末。」Alessandro Michele說。

 

「所有我早春系列到過的地點,都有屬於我個人的故事。它們對我來說,都是意義深遠、充滿情感的地方。沒有任何事是偶然的。」談到辦秀場地的選擇,Alessandro Michele的「向法國致敬三部曲」似乎更成了近期的熱門話題。

 

從2018早秋形象廣告起,Gucci以巴黎的學生運動「5月風暴」為主題;接著是本次2019早春大秀,選擇位於南法的亞爾市舉辦;最後,則是正式宣布加入2019春夏巴黎時裝週的消息,作為這三部曲的最後章,也促成了Louis Vuitton、Dior、Chanel和Gucci四大時裝品牌在巴黎時裝週展出的創舉。

 

對於這個消息,Gucci執行長Marco Bizzarri表示,「他了解品牌有時候必須要做出決策以維持品牌權益,他是非常有彈性、機敏的人。缺席米蘭時裝週一季,確實是個問題,不過到最後我們還是會回去。」

 

當然,少了像Gucci這樣年營收達60億歐元的大品牌,對米蘭時裝週來說是個損失。Gucci的自然銷售已經連續5季成長超過35%,目前公司正準備在6月佛羅倫斯舉辦的投資者日上,為往後的目標規劃,提出更詳盡的策略。

 

這次Gucci早春大秀還特別邀請重量級歌手暨作曲家艾爾頓強(Elton John)現場演出,其他與會嘉賓包括新生代演員莎柔絲羅南(Saoirse Ronan)、美國饒舌歌手A$AP Rocky、日本男星坂口健太郎和韓國偶像團體Exo成員Kai,而中國代表則有演員倪妮及歌手李宇春。

 

資料來源:Gucci、WWD、Grazia

※本文由 BeautiMode 創意生活風格網提供,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photo1 /26

photo2 /26

photo3 /26

photo4 /26

photo5 /26

photo6 /26

photo7 /26

photo8 /26

photo9 /26

photo10 /26

photo11 /26

photo12 /26

photo13 /26

photo14 /26

photo15 /26

photo16 /26

photo17 /26

photo18 /26

photo19 /26

photo20 /26

photo21 /26

photo22 /26

photo23 /26

photo24 /26

photo25 /26

photo26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