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專訪/富江、十字路口的美少年...層層堆疊的恐懼感!日本恐怖大師伊藤潤二超脫療癒的恐怖美學

伊藤潤二與展覽主視覺合影。攝影/黑王

攝影/黑王

攝影/黑王

攝影/黑王

攝影/黑王

攝影/黑王

應我們無理的要求,請老師帶著雙一面具做出嚇人的姿勢。攝影/黑王

攝影/Yam Chan

攝影/Yam Chan

好奇心殺死貓,有時候越讓人感到恐懼,越是容易產生「打破砂鍋問到底」的心情,看伊藤潤二的漫畫亦是如此,黑白精細的筆觸勾勒出那萬縷千絲的怪誕壓迫感,小方框裡的詭異氣息逐漸增加,卻又讓人如陷入漩渦般,一頁接著一頁,真可謂不瘋魔不成活

 

相隔三年,這位鼎鼎大名的恐怖大師再度帶著他筆下那些經典恐怖篇章,以《伊藤潤二恐怖體驗展—絕命逃走中》展重返台北,並用「恐懼鎮」和「告別市」兩種型式鬼屋,為暑氣逼人的夏日增添不少寒意,「真的、真的很可怕!」當我們詢問伊藤潤二本人首度觀賞的心得時,他用微顫抖緊張的聲音說道,多數人第一眼看見伊藤潤二本人時難免驚訝,因為眼前略帶弱氣羞赧如少年的男子,實在令人難以與那些放大恐懼的漫畫聯想在一塊,但正因「反差萌」反倒使人更想了解這位恐怖大師的另外一面。

 

1980年代中期以《富江》獲得首屆「楳圖賞」佳作賞揚名的伊藤潤二,正式闖進漫畫界前,是一位齒模師。半路出家這檔事早不是什麼秘密,然而他對線條結構的精確要求,也同樣反映了在漫畫創作上,傾城傾國的禍水紅顏富江、《漩渦》中的黑谷薊、《人頭氣球》裡的和子,還是貫穿作品中的帥哥角色,美到極致的人物都背負著另一層恐懼十分的外衣,當然,在伊藤潤二建構的世界裡,恐怖是隨著情緒慢慢堆疊累積,甚至看到後來會產生「超脫療癒」的感受,對於自己的恐怖美學,他表示:「其實就定義來說,恐怖可以分很多種,以我的作品來說不會是殺人放火這些一下子就令人心生畏懼的元素,反而比較接近一種夢境的概念,加入日常生活中討人厭的小事情」,那會把某個看不順眼的人缺點置入其中嗎?只見原先略帶不安感的老師,嘴角輕輕上揚笑稱:「當然有,這反而是很棒的機會呢(笑)。生活中總是會遇到心生厭煩的人事物,當下就會心想『下次以此畫成某個惹人厭的角色好了』」。

 

「不過對於創作還是不能過分投入角色之中,而是要以客觀的立場看待,才能造就更豐富的故事」收起先前那抹微笑,再度展現拘謹面的伊藤潤二補充說道。從小即在漫畫、木工與雕刻上表現出極大興趣的他,直言畫久了確實會陷入沒梗靈感枯竭的時刻,就像現在也常有「什麼都畫過,好像差不多了」的心情,好像自己中了漫畫家獨有的創作魔咒。

 

短短的訪問時間,自然不足以讓我們在有限時光中,一網打盡眼前這名擁有30多年漫畫創作生涯的大師歷程,然而隨著時代更迭,人們的感官得以接受來自各方的刺激,對於恐佈不若過往敏感,對一名以恐怖美學為賣點的創作者來說,其定義是否也有所改變,伊藤潤二思考了一會答道:「這個時代確實是這樣呢!因為網路發達的關係,反而造就了另一種恐怖,像是現代人常使用的社群網絡,有時候只是一句無關痛癢的話,卻可能掀起說者無意,聽者有意的巨大波瀾,造成無法收拾的局面。」這種捕風捉影的全民審判社會氛圍,「倒是給了我嶄新的繪畫靈感。」。

 

採訪會後,閒聊間向老師問及平時會有職業病,隨時隨地都在觀察人,他笑說當然會,「有見到個性特別的人,自然會想要放入作品中。」,這時的我們就像是好友聚會般愜意談天,少了訪問時的緊張感,這時的伊藤潤二顯得樸實又溫暖,那讓他最恐懼的是什麼,他不假思索地回答「蟑螂!」,對他而言,那些他作品中令人頭皮發麻的場景,都不及那總迅速消失在未知角落的小小黑影來得觸目驚心。

 

Text/Ian Liu

採訪攝影/黑王

禮盒攝影/Yam Chan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伊藤潤二與展覽主視覺合影。攝影/黑王

photo1 /9

攝影/黑王

photo2 /9

攝影/黑王

photo3 /9

攝影/黑王

photo4 /9

攝影/黑王

photo5 /9

攝影/黑王

photo6 /9

應我們無理的要求,請老師帶著雙一面具做出嚇人的姿勢。攝影/黑王

photo7 /9

攝影/Yam Chan

photo8 /9

攝影/Yam Chan

photo9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