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每件服裝都有生命!造型師Katy England緬懷Alexander McQueen:「他至今仍與我同在」

有「時尚鬼才」之稱的英國設計師Alexander McQueen,自2010年過世已經過數年,人們對他的才華仍無法忘懷。曾與他密切合作超過10年的造型師Katy England,提起這位昔日好友驚人的創造力,言語間依然流露出對他才華的欽佩,卻也不經意地點出天才在面對市場時所面臨的盲點。

 

「他很容易就變得非常在意歷史與美,非常細緻、細節豐富、富工藝性,有時候我覺得我得把他拉回來,回到服裝該怎麼穿、給誰穿。我有點偏向現實面吧。」2015年Katy England接受時尚網站《SHOWStudio》訪問時表示。

 

 


調和創意與現實,對Katy England而言,是造型師工作中最重要的部份。回顧與Alexander McQueen合作的歲月,她從不認為自己是他的謬斯,反而更常自稱是McQueen的「第二意見」(second opinion);最忙碌的時期曾一年內與他協力製作6場秀,2場Alexander McQueen,2場Givenchy成衣系列,以及2場Givenchy高級訂製服。提起加入Alexander McQueen團隊的經過,已經在時尚界工作超過20年的Katy England表示,那其實是相當奇特的經驗,因為在McQueen開口請她為時裝秀做造型時,她完全不認識這個人。

 

givenchy-couture-alexander-mcqueen-fall-2000


材料店的邀約

Katy England與Alexander McQueen的合作始於1994年,當時她才剛從曼徹斯特工藝學校(Manchester Polytechnic)畢業,在《倫敦標準晚報》(The Evening Standard)及《Dazed & Confused》雜誌擔任造型師。有一天她在倫敦蘇活區(Soho)的某間縫紉材料行裡選購工作用品,一位名叫Lee Alexander McQueen的年輕設計師走上前來,問她願不願意一起喝杯茶。

 

「他走過來對我說,『你是Katy England嗎?請問你想不想一起喝杯茶?』然後我就答應為他的下一場秀作造型,沒多久之後,我們就成天黏在一起了。他在Philip Treacy店面的地下室有一間小小的工作室,是Isabella Blow給他使用的。早期他真的很有趣,是個開心果。我們很親近,他幾乎像是個男朋友,當然這不是真的。」2013年Katy England對《衛報》(The Guardian)表示。

 

Katy England與Alexander McQueen合作的第一個系列,是1995年春夏的《鳥》(The Birds),當時她只有為平面媒體做過造型,完全沒有製作時裝秀的經驗,因此覺得有些不知所措,但Alexander McQueen告訴她:「不要緊,我們會想出辦法。」於是她就一頭栽下去了。兩人的美學品味很類似,合作得相當順利。初期時裝秀的資金很吃緊,連買布料都必須精打細算,但他們總是有辦法在最後一刻完成作品,送模特兒們上伸展台。

 

b6c2c66f22ededbef9493d7c71a7b9da
205a82d998a07c88232375df17a960f0



「他自己縫紉服裝。」2015年在維多利亞與亞伯特博物館(Victoria & Albert Museum,簡稱V&A)的Alexander McQueen回顧展開幕前,Katy England向英國《每日電訊報》(The Telegraph)分享她第一次參與McQueen時裝秀製作的過程。「秀的時間訂在週末,星期五晚上我必須發傳真向模特兒經紀公司確認,但我們沒有傳真機,所以我得跑到圖書館,身上的錢幾乎不夠,那真是另一個世界。」Katy England表示。

 

在向模特兒經紀公司確認之後,她獨自開車把服裝送到時裝秀會場,那是一間位於倫敦國王十字區(King’s Cross)的舊倉庫。「那實在是太好玩了,非常令人振奮。」Katy England回憶道。


沒有產品的品牌

Katy England回顧那段克難的日子裡,模特兒喝的不是香檳,而是瓶裝啤酒,Eugene Souleiman負責髮型、Val Garland掌管彩妝,走秀模特兒是Alexander McQueen與Isabella Blow的朋友,當年這些初出茅廬的年輕人,如今都在各自領域擁有一片天。

 

「我們這樣拼拼湊湊也總算完成了。我覺得非常驕傲,看見女孩們在後台排隊等待出場時,我心想,她們看起來真的好美。」Katy England表示。

 

在當時,舉辦時裝秀是Alexander McQueen品牌唯一能做的事,因為他們沒有能力量產服裝,秀場上的作品就是僅有的產品,走秀結束後就當作薪資分送給模特兒和工作人員。

 

69abeaecc02eb8e0d79079a92d6cae50


「他製作出一場秀,然後就沒有下文了,完全沒有可以出售的系列,」Katy England解釋,「服裝系列就是分送出去,然後我們立刻開始準備下一場秀。」

 

早期Alexander McQueen用服裝來支付模特兒及團隊成員的薪資,因此最初幾年的服裝系列相當難以取得,許多作品即使在品牌自己的收藏中也找不到。在協助V&A策畫《Alexander McQueen:野蠻之美》(Alexander McQueen: Savage Beauty)回顧展時,Katy England花了數個月的時間聯絡當時的合作夥伴,尋找當初分送出去的服裝,也讓她能有許多時間思索與Alexander McQueen合作的歲月。

 

「回憶一直湧上來,當你看著這些了不起的作品,因為知道它們背後的故事、情境,所以它們都非常有意義。你知道這些作品的生命,誰穿過它,穿去哪裡。」Katy England表示。她進一步分享道,「我對低腰褲(bumsters)和長外套(frock coat)非常有感情,這些輪廓對我來說就是一切。它們總結了McQueen這個品牌,後來也不斷重新出現。」

 

時尚迷不可錯過的紀錄片!《時尚鬼才:McQueen》窺見英倫天才設計師麥昆傳奇一生
時尚迷不可錯過的紀錄片!《時尚鬼才:McQueen》窺見英倫天才設計師麥昆傳奇一生


「他會說,『你一定要穿這個!』看見你穿,他會非常開心。現在回顧我們留下了哪些服裝,實在很好玩。它們都有生命。服裝一定要有生命,我愛的就是這個部份,」Katy England解釋,「他的腦袋運轉速度太快了,就像是他總是在搜尋、以高速移動一樣,要跟上很不容易。」

 

雖然Alexander McQueen對他的服裝總是有非常明確的看法,但Katy England認為,自己身為造型師,不斷地從旁與McQueen對話,有時挑戰他,對於服裝系列成形應該有相當的助益。

 

「這是造型師工作的一部份,我們把事物組合在一起的方式,設計師應該多少會被啟發吧,」她表示,「那時我們會碰面,然後一起去逛街,當然身上都沒有錢。我們會去書店,一起打發時間,在一起做各種事。當時我們都很年輕,一切都很新奇;我們沒有任何期待,當時很單純,太單純了。」

 

時尚迷不可錯過的紀錄片!《時尚鬼才:McQueen》窺見英倫天才設計師麥昆傳奇一生


談起Alexander McQueen那些極具爭議性的作品,Katy England坦言,許多當時的作品與秀,即使在事後回顧,看起來仍然相當驚人。但驚嚇觀眾從來就不是他們的目的,而是因為Alexander McQueen的思考方式與願景,與當時的時尚界實在差距頗大,也因為這樣,品牌在創立初期發展得相當辛苦,只是現在大家都忘記這些事了。

 

「你們要記得,那時候大家其實不太喜歡他,」Katy England表示。「他們被嚇到了,我想人們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才想通,了解他的才華。現在的人已經忘了這些,他們把這浪漫化了。但如果你回頭看當初那些日子,那時人們不知道要期待些什麼,不知道他會這麼有攻擊性,讓你覺得這麼不自在。」

 

反叛的藝術精神 

今天,英國文化界普遍將Alexander McQueen的作品視為90年代英國青年藝術家(Young British Artists,簡稱YBAs),或英國藝術運動(Brit Art Movement)的一部份;這兩個名稱是藝術史學家用來形容1990年代發生在英國的青年藝術風潮,當時以倫敦為中心,有相當多年輕藝術家選擇在老舊的倉庫或工廠內舉辦展覽,展示與一般藝廊風格完全不同、具有顛覆性的作品;Katy England認為,這些藝術家展現的反叛精神,與Alexander McQueen的秀想要展現的事物相當契合,他們都願意為了創作付出一切,而她也相當高興能參與其中。

 

「他們志趣相投。他很喜歡Jake與Dinos Chapman。」Katy England表示,「現在我會把Lee想成是那些人。他做的事超越了只是做一條長褲或商業化的襯衫,或是其他事物。讓他感到興奮的是秀要呈現的夢境,那幾乎就是藝術活動。然後就是成長再成長,到後來他有錢能夠把秀做得更壯觀。」

 

不過,這種把所有的一切都奉獻給藝術的合作關係,是不太可能永遠維繫下去的。2002年,Katy England與伴侶,原始吶喊樂團(Primal Scream)主唱Bobby Gillespie的長子出世,兩年後次子接著誕生,她的生活重心隨之改變,無法再像從前那樣不間斷地投入工作。

 

2006年,Katy England與Bobby Gillespie結婚時,Alexander McQueen特別為她設計了以糖果棒為靈感的俏皮婚紗,但沒過多久兩人就分道揚鑣,因為Katy England希望能多分點時間給家人。

 


「高端時尚中有一種文化,無法理解你最終還是必須回歸家庭。我的孩子當時還很小,而Lee希望我總是跟他待在一起。在那個階段,設計師還要求這種忠誠度,而且如果你要求與他們之間保留一些空間,他們也不喜歡。」Katy England表示。

 

但即使如此,Katy England那時仍然相信未來自己還是會有機會繼續與Alexander McQueen合作,卻沒想到McQueen在幾年後就自殺離世,這讓她非常傷心。


 時尚迷不可錯過的紀錄片!《時尚鬼才:McQueen》窺見英倫天才設計師麥昆傳奇一生


「要離開品牌的時候,我不太能回頭看。在離開之後,我也沒有特別研究過這些秀,因為當你跟某個人在一起這麼久,要研究它是很奇怪的過程。」2015年Katy England對《SHOWStudio》表示,「現在是因為有V&A的回顧展,才讓我回頭仔細看他在倫敦的時光、所有在倫敦舉辦的秀,重新回顧這些。人們並不總是有機會回頭分析他們做過的事。」

 

「我從他身上學到了太多,非常榮幸能作為團隊的一份子,和他在一起,第一手看見這些了不起的工藝!直到現在我還不太相信我有多幸運。」Katy England表示,「直到現在他還與我同在。」


Text / Jane Tsao

資料來源 / The Telegraph、BoF、The Guardian

※本文由 BeautiMode 創意生活風格網提供,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photo1 /3

photo2 /3

photo3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