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追著時代跑的攝影大師!篠山紀信用「寫真力」見證世代轉換變遷

人物肖像、全裸胴體和偶像寫真,當談及日本攝影大師篠山紀信,大多數人不外乎會自動在腦海裡浮出這幾個關鍵詞,然而對現年77歲,從事攝影工作逾50載的大師本人來說,無論是哪一種封號,依舊無以撼動他那早已與自我內心合而為一的攝影魂。

 

身為奠定日本寫真文化的攝影大師,頂著小捲髮,即使年過70仍舊活力滿滿的篠山紀信,不免讓人將「頑童」套用在他身上,縱橫攝影圈達半世紀,鏡頭下從約翰藍儂與小野洋子夫婦、三島由紀夫、宮澤理惠、山口百惠到311東日本大地震的災民,他的作品能夠非常符合商業氛圍,卻又不失其藝術價值,「這些照片裡的每個人物都是曾經或現有存在過的形象,也同時是象徵時代印記的重要媒介,當望著凝視的某個瞬間,可能便會勾起心中那令你起漣漪的記憶。」。

 

「比起去營造特定風格,我更在乎當下的專注程度」,曾說過攝影是極端虛假的他,是真是假於他而言並不是攝影時考慮的首要條件,反而能否讓他感到有趣,進而在拍攝過程中享受到起勁的滋味,「這才是我最在意的!」篠山紀信笑著答道,他以展中的山口百惠巨幅寫真作品為例,這幅讓人見識到山口百惠不同於純真偶像的另一面,正是在偶然因緣際會下才得以產生的佳作,作品中的山口百惠帶點頹廢美又看來性感撩人,回憶起當時拍攝情形,他說:「其實這是她進行了一天拍攝工作後,很疲累地躺在廢棄的船板上,並沒有特意要求她擺放性感的姿勢,而是很真實的反應,而我恰巧直覺性地捕捉到那珍貴的瞬間。」。

 

闊別八年,再度帶著自己的攝影作品造訪台灣並以展覽形世示人,即便展出經驗豐富,篠山紀信仍舊對自身作品能否與觀賞者彼此間產生連結感到緊張,特別是這回《寫真力》展場跳脫傳統美術館將攝影作品放入小方框裡的陳列方式,將照片輸出成巨大尺幅,為的是讓每個具時代意義的攝影作品都成為空間的一部分,「在非日常的空間中展出充滿力量的作品,形成一種嶄新又具衝擊力的展覽體驗形式。而我希望每個人來到這裡都可以有體悟的感受,和作品產生連結對話,可能是想起某些事,也可能是勾起某段回憶,都能非常沉浸並深入當下的情境。」。

 

從1960年代投入攝影至今,篠山紀信鏡頭下的並非只有人物,舉凡建築、社會議題甚至是風景,通通是他熱愛的主題元素,儘管他以女體攝影廣為人知,問及是否會排斥外界以此封號稱呼自己,他倒是看得很開,情色大師、天才攝影家還是女體攝影師,其實都無妨,「就如同每個人看同一件事物會有不同感受,我只是盡力做好自己的部分。」。

 

若非得用一句話來描述自己,篠山紀信笑言或許「追著時代跑的人」最為貼切,進一步追問原因,他說多年來讓自己不間斷攝影工作的便是「好奇心」,好奇每個時代向前推進的過程,也捨棄不掉捕捉好奇心驅使下那一期一會的美好一瞬。「雖然時常覺得很疲倦」,但疲倦並不是心生厭怠,「那種疲倦是展現攝影力爆發後的勞頓,當下反而非常享受那種專注的快感。」,而這正是他名為「寫真力」的攝影行為,他盼望透過照片濃縮時空,巧妙藉由日常熟悉的身影,來向他人傳達時間的轉換以及世代的變遷,「只要保有好奇心,我就會一直拍下去。」

 

至於心目中有無崇拜的攝影家,他毫不遲疑並自信滿滿笑答:「篠山紀信」。

 

《篠山紀信展 寫真力》

將113件攝影作品,按照類型分為六大主題展區,隨著Intro後的黑色布幕來到名為「GOD」的展間,這裡展示著作家三島由紀夫、約翰藍儂和傳奇歌姬美空雲雀等已逝去的名人作品;接著褪去黑色莊嚴的氛圍,「STAR」則充斥著日本體壇和演藝名人,其中代表台灣的徐若瑄則為台北場限定展出作品;「SPECTACLE」則捕捉日本歌舞伎演員在舞台上的華麗身影;「BODY」則聚焦於肉體,訴說著篠山紀信本人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攝影風格;最後展區「ACCIDENT」則是311東日本大地震後的倖存者,不同於前幾區的名人作品,這個展區空間顯得格外讓人沉重,透過一張張素人攝像,篠山紀信表示相機所捕捉到倖存者的每張相片,一方面盼望災後的重建曙光,一方面卻也擔憂著下一步該如何邁進,而這種混雜著複雜的心理狀態,彷彿向觀賞者提出「人活在世上是怎麼一回事?」。

 

▶點此看更多《篠山紀信 寫真力》展覽資訊

 

Text、Photo:Ian Liu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