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不可能的任務:全面瓦解》阿湯哥完美動作戲!高空低開HALO跳傘、巴黎飛車、直升機追逐全親自上陣

湯姆克魯斯在《不可能的任務:全面瓦解》再次展現攀岩技巧

湯姆克魯斯在《不可能的任務:全面瓦解》再次展現攀岩技巧

《不可能的任務2》經典攀岩橋段

阿湯哥在《不可能的任務:鬼影行動》攀上杜拜塔

直升機上演「自由落體」

直升機上演「自由落體」

直升機上演「自由落體」

高空低跳HALO跳傘

巴黎街道飛車追逐

阿湯哥騎乘BMW R nineT復古車款在巴黎凱旋門街頭飆車

挪威聖壇岩(Preikestolen)

倫敦高樓跳躍意外受傷

廁所精彩打鬥

若要說好萊塢影壇中最敬業也最玩命的演員,湯姆克魯斯(Tom Cruise)當之無愧,即使年過半百,但阿湯哥似乎越玩越大,每回再現大銀幕,無不讓人為他捏把冷汗同時,又想在戲院起身替他拍手叫好,隨著《不可能的任務:全面瓦解》(Mission: Impossible-Fallout)登場,這位巨星也再次同電影名稱般,再度完成了一次「不可能的任務」!

 

直升機上演「自由落體」

繼上集挑戰在空中緊抓軍機艙門起飛後,阿湯哥這回乾脆來個升級版,親身從垂吊著「長繩」、正飛往2千英呎高空的直升機從下往上攀爬,並配合劇情需要,還得來個急速落下40英呎的「自由落體」;當然,這樣對阿湯哥來說可能只是牛刀小試,他乾脆也駕駛起直升機,甚至得操作機身上演低空略過湖面,最後以迴旋方式向瀑布下栽的驚險場面,光是用想像的就令人頭皮發麻,然而這一切對堅持不用綠幕,始終親自上陣的阿湯哥而言,通通很值得。

 

 

高空低跳HALO跳傘

像是開場不久的廁所搏擊鏡頭,儘管戲分不長,但卻耗費了四個禮拜時間拍攝;至於另一場,阿湯哥與新加入團隊的亨利卡維爾(Henry Cavill)所扮演的中情局特務沃克,從直升機一躍而下的跳傘鏡頭,則費時了一個月拍攝時間,阿湯哥不僅得從時速165哩飛行的軍機跳躍,更要完成俗稱「高空低開」(HALO,High Altitude Low Opening)的跳傘技巧。從25000呎高空跳下,降到2000呎低空時才打開降落傘的HALO特技,光是為了拍攝這個動作,阿湯哥前後花了長時間訓練,並跳了不下100次,待完全熟悉動作後,最終才呈現出大銀幕上我們所見著的完美跳姿。回憶起當時拍攝情形,導演克里斯多福麥奎里(Christopher McQuarrie)表示:「當湯姆提出這個想法時,每個人都告知他不可能,但我已經習慣了,這可是湯姆克魯斯的電影耶!」。

 

不過光有特技技巧外還不夠,由於這場戲是夜戲,光線又必須完美,為了要盡可能在日落時完成三個鏡頭的拍攝工作,每天卻只有一次、至多3分鐘的拍攝機會,「無疑是跟時間賽跑」;除了時間、動作重要外,掌鏡的攝影師同樣不可少,阿湯哥說:「我們請到一個資深空中攝影師,他本身已經跳傘超過2萬3千次,攝影師扛著一架攝影機,頭盔上裝上一個IMAX鏡頭。當我一從運輸機跳出來,我得做一些翻滾的動作,並找到攝影師的位置,這樣我才能飛向他並保持距離。這真的很瘋狂,但這場戲絕對能表現出高空低開跳傘的精采程度!」。

 

巴黎街道飛車追逐

除了跳傘空降巴黎大皇宮外,《全面瓦解》則把《不可能的任務》系列每集都會有的飛車追逐場面拉到巴黎凱旋門周邊,劇組事先向巴黎市政府申請拍攝許可,在不打擾市民日常作息下,在某個週日早晨6點開始僅有兩個小時的拍攝作業,這場飛車追逐戲動用了70輛特技駕駛車,阿湯哥不僅沒戴安全帽,還得要完成特技動作,甚至拍攝當天機車的安全裝置失靈,儘管一度考慮要停拍,但阿湯哥依舊堅持繼續拍攝,而最終他的完美演出也沒讓劇組跟影迷們失望。

 

 

挪威懸崖對打

隨著劇情推展,在紐西蘭直昇機追逐戲碼後,阿湯哥則要和亨利卡維爾站在挪威的著名景點聖壇岩(Preikestolen)懸崖邊較勁,儘管打戲對兩位大明星不算太困難,然而捉摸不定的天氣因素,倒是讓導演跟劇組傷透了腦筋。由於天氣變化多端,上秒晴天萬里,下秒卻雪花漫天紛飛,加上拍攝時已進入冬季,當完成拍攝工作後,來不及運上直升機的攝影裝備卻早已被大雪覆蓋,而這是先意想不到的情況,只能等到下一年春天來臨融雪時再來取走。

 

倫敦高樓跳躍意外受傷

挑戰了這麼多「不可能」,阿湯哥卻在一項他認為不難的動作戲中受了傷,對於自己的失誤而造成腳踝骨裂,他表示:「其實是個超簡單的動作,就是從這棟大樓跳到下一棟。」,說起來稀鬆平常,但要在離地70.7公尺高的高樓平台狂奔,再奮力一躍跳過9.92公尺遠到達另一棟建物屋頂,光是聽來就讓人直呼不可能,回想起當時受傷情形,阿湯哥受訪時說這一幕剛好也收錄進電影中,「撞擊的力量真的很大,我知道我的肋骨會直接撞到另一棟建築物的牆面上,所以撞牆並非失誤,而是我先把一隻腳伸出去才是,當時我希望作為減輕撞擊力道的緩衝。」,然而當他撞上牆面時候,腳踝卻先受了傷,當下他只心想「慘了」,但礙於這是一鏡到底的鏡頭,所以他繼續忍著痛跑下去。

 

所幸意外發生的時候,劇組已經拍攝了足夠的片段,而阿湯哥也笑稱:「受了傷大樓租金還是要付的」,不過拼命三郎的他,在接受治療6星期後(醫生評估至少要9個月)又恢復拍攝,敬業程度令人欽佩。

 

廁所精彩打鬥

如同前面所提及,在電影開場後不久的廁所打戲,這場作為劇情驅動的打鬥橋段,不僅帶入了系列以來最為人津津樂道的「面具」情節,更悄悄埋下了主角伊森杭特與沃克之間的不合種子。只不過這場有兩位大明星對尬武術演員梁楊(Liang Yang)的戲份,原本只預計拍攝四天,最後卻足足拍了長達四個禮拜之久,讓亨利卡維爾笑說:「又要回廁所幹架囉!」,導演麥奎里則表示在和Wade Eastwood和Wolfgang Stegemann兩位動作武打指導討論下,這場戲不停地重新編排調整,除了要保有電影的調性外,更要彰顯當下三方各具衝突與想像的視覺風格。

 

在空間上,美術指導Peter Wenham也特別將空間布置成極簡白色,並通過磁磚格線與明亮的玻璃創造出空間層次感,不僅使對打看來更為俐落不顯眼花撩落,也同時放大了整個空間效果。

 

Text:Ian Liu

圖片來源:派拉蒙影業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湯姆克魯斯在《不可能的任務:全面瓦解》再次展現攀岩技巧

photo1 /15

photo2 /15

湯姆克魯斯在《不可能的任務:全面瓦解》再次展現攀岩技巧

photo3 /15

《不可能的任務2》經典攀岩橋段

photo4 /15

阿湯哥在《不可能的任務:鬼影行動》攀上杜拜塔

photo5 /15

直升機上演「自由落體」

photo6 /15

直升機上演「自由落體」

photo7 /15

直升機上演「自由落體」

photo8 /15

photo9 /15

高空低跳HALO跳傘

photo10 /15

巴黎街道飛車追逐

photo11 /15

阿湯哥騎乘BMW R nineT復古車款在巴黎凱旋門街頭飆車

photo12 /15

挪威聖壇岩(Preikestolen)

photo13 /15

倫敦高樓跳躍意外受傷

photo14 /15

廁所精彩打鬥

photo15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