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迷戀陽光下泳池的英國藝術家David Hockney!一窺20世紀最具影響力藝術大師的「池畔迷情」創作

David Hockney, Portrait of an Artist (Pool with Two Figures), 1972

David Hockney, We Two Boys Together Clinging, 1961

David Hockney

David Hockney, Peter getting out of Nicks pool, 1966

David Hockney, A Bigger Splash,1967

《樂來越愛妳》泳池派對橋段

David Hockney, Domestic Scene, Los Angeles,1963

David Hockney, Men in shower in Beverly Hills,1964

David Hockney, Christopher Isherwood and Don Bachardy, 1968

David Hockney, My Parents, 1977

David Hockney, Pearlblossom Highway, 1986

David Hockney, Garden with Blue Terrace, 2015

夏季叱吒的艷陽,讓人又愛又恨,在這個該把肌膚曬成麥色的時節裡,最適合走出家門體驗戶外活動,然而,走在烈日之下,高溫讓人汗流浹背、食不下嚥;駛於公路上,遠方甚至會產生水灘的錯視,就連空氣彷彿都要蒸騰。偶遇烏雲罩頂,午後雷震雨發威,掩蓋了太陽的鋒芒,是解救夏季炙熱的良方,而這突如其來的滂沱大雨,將悶熱徹底釋放,就算忘了帶傘讓全身淋得溼答答,就瀟灑地看作是種解脫吧!


池畔迷情的藝術創作

明媚的加州陽光,波光粼粼的泳池,在遠方翠綠的青山襯托下,一位俊秀的青年站在池畔……這是英國藝術大師大衛霍克尼David Hockney的知名作品《藝術家肖像畫:游泳池畔的兩個人》(Portrait of an artist:pool with two figures,1972),以描繪肖像、泳池與同志情慾出名的他,至今已超過八十歲,卻未曾停下創作的腳步。

 


事實上,Hockney早期的作品並非如中後期般色彩鮮豔,而是充滿叛逆與抽象主義的視覺風格,對自己同志身分的宣揚,以及爭取世界認同的渴望,而在同志尚未合法的時空背景下,更應證Hockney作為藝術家的熱情與不凡傲骨。

 


David Hockney的故鄉位於英國東北約克郡,在那裡,與怡人的加州不同,陽光是生活的奢侈品。在1964年Hockney親自踏上美國國土前,對加州的印象完全來自傳播媒體,尤其是他所蒐集的《身體影像畫報》,也因此,美國成為性與自由的代名詞,並成為驅動他出走的動力。

 

初登上加州的Hockney,這片乘載他無數憧憬與情感投射的夢想之地,很快就深深滲透他的骨髓,從其作畫風格的變化便可發現──明亮的陽光也一併照進他的畫作中。受此影響,Hockney對同性愛侶的情感,也絲毫不遮掩地搬上檯面,成就至今仍廣受歡迎的一系列泳池畫作:《Peter getting out of Nicks pool, 1966》、《A Bigger Splash,1967》等。

 


而繼《藝術家肖像畫:游泳池畔的兩個人》在2018年於紐約佳士得拍賣以9030萬美元(約新台幣27.4億)天價成交,一度成為史上最貴的在世藝術家。近日Hockney另一代表作《水花》(Splash )則成為2020倫敦蘇富比當代藝術晚拍上,以2311萬英鎊(近9億台幣)高價成交,成為其作品第三高拍賣價的作品 。


BRITAIN_AUCTION_57983183


其風格鮮明的創作,多年來也深深影響各界,像是金獎電影《樂來越愛你》(La La Land)裡眾人歡唱標舞的泳池橋段,其靈感便是汲取自盛名的泳池系列創作,陽光、藍天和派對,這些洛杉磯追夢之人每天所會遇見的場景,在導演達米恩查澤雷(Damien Chazelle)與美術指導大衛沃思科(David Wasco)調理下,將象徵享樂主義的泳池派對,活靈活現地藉由大銀幕重現,至於為什麼情有獨鍾泳池?「泳池派對是洛杉磯的代名詞。」大衛沃思科說道。

 


除了廣為人知的泳池畫作品外,肖像畫一直是Hockney主要的創作主題,對象從自己、雙親到友人,透過其溫潤鮮豔的色調呈現,或隨興雜揉的筆觸,都精準地具現了畫中人物的情感與個性,效果甚至更勝攝影一籌。

 


談到攝影,不可不提Hockney於1980年代開始的攝影拼貼創作,運用嶄新媒材再次詮釋作畫的不同面向。他堅稱,攝影於反映現實永遠不及繪畫,人們以為按下快門的瞬間便捕捉了真實,然而卻忽略時間的流動與情緒的作用,因此,透過後續的藝術再造,將照片昇華成畫作,才更貼近人們所感受的現實。

 

David Hockney對新媒材的嘗試並未止於攝影,近年來他更跨足電繪領域,用iPad持續創作,挑戰實體畫布無法呈現的手法與效果。即使邁入高齡,他對藝術的熱情只會持續增加,並且持續至倒下的一刻為止。

 

Text/Carol Chien

Image/DAVID HOCKNEY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David Hockney, Portrait of an Artist (Pool with Two Figures), 1972

photo1 /12

David Hockney, We Two Boys Together Clinging, 1961

photo2 /12

David Hockney

photo3 /12

David Hockney, Peter getting out of Nicks pool, 1966

photo4 /12

David Hockney, A Bigger Splash,1967

photo5 /12

《樂來越愛妳》泳池派對橋段

photo6 /12

David Hockney, Domestic Scene, Los Angeles,1963

photo7 /12

David Hockney, Men in shower in Beverly Hills,1964

photo8 /12

David Hockney, Christopher Isherwood and Don Bachardy, 1968

photo9 /12

David Hockney, My Parents, 1977

photo10 /12

David Hockney, Pearlblossom Highway, 1986

photo11 /12

David Hockney, Garden with Blue Terrace, 2015

photo12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