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將一生奉獻給舞蹈!台灣頂尖舞蹈家羅曼菲如10分鐘迴轉舞驚豔的傳奇舞者生涯

「不是我選擇了舞蹈,是舞蹈選擇了我。」-羅曼菲

羅曼菲,1991 雲門舞集《輓歌》(杜可風攝 雲門基金會提供)

羅曼菲,1996 於雲門演出黎海寧作品《女人心事Ⅱ》,詮釋西班牙女畫家芙烈達(劉振祥攝 雲門基金會提供)

1987羅曼菲首次個人舞展「羅曼菲舞展」(劉振祥攝 雲門基金會提供)

「不是我選擇了舞蹈,是舞蹈選擇了我。」-羅曼菲


舞台上的她是舞蹈界的明星,觀眾難忘,師生擁戴。台下的她簡單、勇敢,撇除一切,她只是個愛跳舞的女生。羅曼菲,一位台灣舞蹈界的傳奇人物,卻因為不敵病魔而早逝,為台灣舞蹈界留下無限惋惜。

 

在其紀錄片《曼菲》中,導演陳懷恩蒐集資料時發現,舞台上的羅曼菲光鮮亮麗,私下卻樸實平凡,去哪都只有一個登機箱,不用華服,更免於瓶瓶罐罐的美妝品,幾件背心、牛仔褲,讓她足夠舒服去擁抱這個世界和每個人就好。愛情,縱然重要,也不過是創作養分、生活的元素之一,她看得重,失意時倒也能看開。將一生奉獻給舞蹈的羅曼菲,曾說過「不是我選擇了舞蹈,是舞蹈選擇了我。」,對於身為一名專業舞者,是什麼讓她一直保有跳下去的動力與滿足之情,她表示舞蹈是一種身體經驗(physical experience),就像原始人借用音樂舞蹈來膜拜天地。她認為真正愛跳舞的人,對舞蹈幾乎含有宗教的情操,覺得跳舞可以獲得心靈上很大的安慰和滿足。當然不可能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都很喜歡,但不論如何,就是會被它吸引住。

 

羅曼菲,1991 雲門舞集《輓歌》(杜可風攝 雲門基金會提供)


5歲學舞,大學決定以舞蹈為志業、二度赴美學習現代舞,羅曼菲躁動卻敏感的靈魂,躍出屬於自己的舞蹈藝術史。「就這麼一直轉下去,我就自由了。」羅曼菲的一生就像舞作《輓歌》裡那令人驚豔的十分鐘的獨舞旋轉,好似沒有目標,其實什麼都已註定,轉出她的纏繞愛戀和藝術天賦,留下絕美的身影。別人要花時間琢磨的,在羅曼菲身上彷彿不費吹灰之力,比劃幾下便能上手,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因此讚她為「天生的舞者」。

 

她享受舞台上的耀眼時刻,也樂於從事舞蹈教育提攜後進,曾任教於台北藝術大學舞蹈學系的她,創辦該校舞蹈系七年一貫制,眾多舞壇耀眼明星如許芳宜、布拉瑞揚、周書毅、余采芩、簡珮如、劉奕伶、黃翊等都曾受她指點或賞識。1999年,雲門舞集2成立,她也在林懷民邀請下接下藝術總監一職,舞蹈,對她而言,是她這生中唯一能與生命抗衡的事物。

 

1987羅曼菲首次個人舞展「羅曼菲舞展」(劉振祥攝 雲門基金會提供)


可惜天妒英才,在她正值發光走向下個里程碑之時,卻被診斷出罹患「肺腺癌」,然而面對病痛她依舊瀟灑,「如果那一天真的來了,我不會向任何人say goodbye,就當我在隔壁房間睡覺。」。與其傷心地與她道別,不如當她醉去遙遠的國度,繼續跳著舞,繼續旋轉。

 

羅曼菲,1996 於雲門演出黎海寧作品《女人心事Ⅱ》,詮釋西班牙女畫家芙烈達(劉振祥攝 雲門基金會提供)


羅曼菲舞蹈生涯作品眾多,包括雲門舞作《白蛇傳》、令她聲名大噪的獨舞《輓歌》、香港編舞家黎海寧的《傳說》、《女人心事》、《愛玲說》等,更有《羽化》、《天空之城》、《心之安放》、《蝕》、《蘆葦地帶》、《胭脂扣》等編舞作。其中,《蘆葦地帶》是曼菲罹癌後對人生無常的演繹,透過舞蹈面對生離死別,也藉此超脫,安撫內心的掙扎,並帶給台下觀眾寧靜安詳。而其編舞遺作《尋夢》雖最終未能親眼看見作品登上舞台,但其熱愛舞蹈的靈魂精神,也由其學生們持續傳承下去。

 

 


圖片來源:牽猴子影業、佳映娛樂、雲門文獻堂、海鵬影業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不是我選擇了舞蹈,是舞蹈選擇了我。」-羅曼菲

photo1 /4

羅曼菲,1991 雲門舞集《輓歌》(杜可風攝 雲門基金會提供)

photo2 /4

羅曼菲,1996 於雲門演出黎海寧作品《女人心事Ⅱ》,詮釋西班牙女畫家芙烈達(劉振祥攝 雲門基金會提供)

photo3 /4

1987羅曼菲首次個人舞展「羅曼菲舞展」(劉振祥攝 雲門基金會提供)

photo4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