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迷必訪「瀨戶內國際藝術祭」如何來?日本策展大師北川富朗讓藝術遇上在地文化、陽光與海

2010年第一屆瀨戶內國際藝術祭,在總監北川富朗的策劃下讓原來寧靜的瀨戶內海湧入了93萬人,遠遠超過初估數字的3倍,這片曾經被遺忘的島嶼,透過藝術再度被世界看見,逐漸外流的人口也終於停止、人們決定留在自己的故鄉。眼看即將到來的第四屆2019瀨戶內國際藝術祭,將集結39組來自世界各國藝術家、團隊,打造超過200件藝術作品,再度邀約人們至瀨戶內海與藝術相遇!

 

然而對初次參戰的人來說,可能還對此藝術祭不甚瞭解,既然談到瀨戶內國際藝術祭,便少不了提及催生此地方重要藝術盛典的日本策展藝術大師北川富朗。過去La Vie有幸專訪這位眼光獨到的藝術總監,趕緊看他如何定調藝術祭,也分享如何以藝術改變衰落的島嶼,窺探如此龐大的國際規模是如何執行。

 

「現代社會所帶來的藝術,都是以大都市為中心,這種大都市的均質展示,放到地方來考慮,就無法得出正確的答案,把東京現成的東西照搬過去是行不通的。必須調動當地的智慧,發揮當地的特徵。」

 

《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與《瀨戶內國際藝術祭》是世界級的藝術展覽。來自全世界的藝術家,以日本鄉村為舞台與居民共同創作,把真實農村生活化為可互動的展覽品,刺激鄉村的地域活化,感受人與環境的共同脈動,為一度衰頹的老城,注入觀光活力。第四屆《2019瀨戶內國際藝術祭》於今年4月26日揭幕,同樣以「海洋復權」為主題,為充分體現日本四季分明的季節感,分為春、夏、秋三季舉辦,在瀨戶內海各個獨具風情的離島,開展一場海的藝術。

 

La Vie:據你的觀察,從2010年第一屆《瀨戶內國際藝術祭》至今,每三年一次的藝術季對於這些島嶼上的住民、生活形態產生了哪些改變?是否提升了當地的經濟?

 

北川富朗(後簡稱北川)總體說來一句話,就是越變越有生機。因為不僅僅是三年一次,每次100至120天的藝術活動,在會期以外,也有割草除草,舉辦運動會什麼的,整個區域中島民們與外界的交流十分興盛。而最卓有成效的,是原來逐漸減少的人口,外流終於停住了。經濟得到發展,交通、住房、飲食都相當完善。

 

La Vie:為什麼選擇將本島、沙彌島、高見島、栗島、伊吹島納入?為什麼是這些島嶼而不是在瀨戶內海的其他島嶼?這些島嶼對你而言有什麼魅力?

 

北川:總的說來,是以振興地域為目的。之所以加入這五個島嶼,是綜合考慮了交通、人員的調配,以及各島之間的相互協助等因素。

 

La Vie:如何透過藝術將沙彌島的資源與特質表現出來,可以就這次的藝術作品請你說明舉例嗎?

 

北川:春之沙彌島藝術,是有悠久的歷史淵源。往昔,萬葉歌人柿本人麻呂就曾經謳歌過瀨戶內的海。像是第26屆「鹽之祭典」,因為鹽和砂糖、木棉是香川的三大產業。神戶藝術工科大學的學生們利用現地古代就有的材料,做成了「shimasoup」(島之湯),相當受歡迎。每份600日圓,每次做100份,不到一小時便被搶購一空。飲食也成為藝術活動的一環。

 

La Vie:如果參觀者只有一天的時間,有哪些藝術作品或島嶼,是你推薦一定要去看看的呢?

 

北川:日本最大的特色,就是島國水多。而瀨戶內海是最寂靜優美的。建議避開陸上人群,乘船體驗海的特色,並參觀最能體現活動理念的豊島和大島。

 

La Vie:從籌劃到執行瀨戶內國際藝術祭,是否有遇到任何阻礙或困難呢?


北川:可以說遇到了無數的困難。首先,在如此廣袤的地域裡舉行,要和各個縣進行交涉,花多年時間爭取縣的預算經費等等,相當耗費精力。其次,藝術季的工作人員,義工,每天都要動員25至200人,每個人分工都不同,要管理得好很不容易。

 

La Vie:在與藝術家或住民交流中,有沒有特別難忘或是感動的小故事,可以與我們的讀者一起分享呢?
 

北川:說一個有趣的小故事。因為藝術祭來島的外人增多,有一個六七十歲的歐巴桑,也在自家門前的水槽裡放入可樂或礦泉水出售。其實,在水槽的不遠處,就有一台自動售貨機,歐巴桑的飲料都是從那裡買的。她這樣做不是為了賺錢,而是為了跟來客交流。這個細節很能說明問題,迄今為止,在這個功利性的社會被遺忘,被拋棄的小島,因為藝術季而來人,雖然歐巴桑並沒有賺到錢,不帶功利性,但是能跟外界有了交流,還是相當愉快的。這很能反映藝術季的本質。

 

La Vie:你是如何與Fukutake Foundation合作的呢?Fukutake Foundation扮演了什麼角色呢?是否會介入藝術家的選擇呢?


北川:直島過去是福武的野營場,島上的生活原本就相當精彩。而藝術季的舉辦,使得福武相隔25年重返這裡,作為新的再出發,成功例十分重要。作為一個企業,在商業活動以外出資,可謂十分罕見。

 

La Vie:你認為成功的現地制作(site-specific)藝術品必須具備哪些元素?


北川:現代社會所帶來的藝術,都是以大都市為中心,這種大都市的均質展示,放到地方來考慮,就無法得出正確的答案,把東京現成的東西照搬過去是行不通的。必須調動當地的智慧,發揮當地的特徵。從2006年起用了兩年時間,我跑遍了所有小島的所有民宿,跟歐吉桑、歐巴桑們聊家常,2008年起進入準備階段,進行了形形色色的學習。現在,我依然一年會有一半以上的時間在當地。

 

La Vie:有任何團隊負責研究當地的風土文化與特質嗎?在前置作業時會研究多久?又是以何種方法研究呢?


北川:完全沒有調查研究團隊。除了熱情的學生們的協助以外,基本上靠的都是當地的智慧,還有就是我個人的全面和耐心的調查。

 


北川富朗(Kitagawa Fram)

出生於新潟縣高田市,畢業於東京藝術大學美術學部,是國際知名的日本大地藝術祭策展人。為拯救陷入蕭條的新潟十日町,2000年起在家鄉辦起《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現任《瀨戶內國際藝術祭》藝術總監。並擁有一個在東京的藝廊Art Front Gallery,除了藝術作品交易,也承接裝置藝術/景觀整備規畫,展覽、造街造鄉鎮等文化事業。

 

文_姚遠、彭永翔

攝影_Osamu Nakamura、Kimito Takahashi

圖片提供_Fukutake Foundation、瀨戶內國際藝術祭、幼葉林藝術創作工作室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