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我們與惡的距離》五大看點!深入被害者、加害者家屬、法扶律師三層面直視社會裂痕與病態

身為備受期待的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自然沒讓人失望,隨著訊息接收越來越容易,各國無差別殺人事件層出不窮,對不少媒體而言這全世界人民難以承受的痛,卻往往是撐起收視率的好題材。過度渲染,強化加害者與被害者彼此間的故事,本就難以痊癒的傷疤越挖越深,憤怒、自責、痛哭、茫然等錯綜複雜的情緒,究竟有沒有正確答案,或者說一劑良藥,好讓一切平息,讓憂傷遺憾得以彌補,重獲新生。

 

「到底什麼是好人,什麼是壞人,有標準答案嗎?」

 

《我們與惡的距離》即是藉由一場無差別殺人事件做為開端,延伸出被害者與加害者家庭間,搭配法扶律師、新聞媒體與社會大眾立場,讓同一件事有了不同角度,去拆解人生最難的課題。將台灣觀眾熟悉的社會現況寫入劇中,看過的人無不很有感,「這是貼近大家生活的題材,期許走過悲傷之後,帶給人們療癒的溫暖。」製作人林昱伶表示。當然這邊的療癒並非完全滿滿暖心,就像是溫昇豪所飾演的劉昭國,在首集面對法扶律師「找真相」的提議,他並不在乎兇手最終是死是活,他只是要一個亟欲難解的「答案」來消弭他心中沉重的痛,而那個始終模糊的答案正是他的療癒。

 

 

被害者家屬

由賈靜雯與溫昇豪飾演的宋喬安與劉昭國,是劇中的被害者家屬,因為「戲院槍殺事件」撕碎了彼此建立起的幸福家庭,傷害造成之後,家庭氣氛完全凍結,夫妻倆處理傷痛的方式也大不相同,溫昇豪認為,「事件既然已經形成了,我們要往前看不要往後看。」;賈靜雯飾演的宋喬安則選擇封閉自己,靠埋首工作也靠酒精來麻痺自己,讓時間過得比較快。「因為宋喬安她沒有辦法面對自己,沒有辦法面對獨處的時光,那是非常痛苦的。」,她以自己身為人母心境揣想,「我相信身為一個母親,一定會用非常極度自責的方式,去面對這件事情。」。

 

 

睽違15年重回台劇行列,賈靜雯為了演活酗酒的母親,拍攝現場皆喝真酒讓自己入戲,她說:「演員是很迷人的工作,當聽到導演喊Action,就像個開關一樣,讓自己從溫暖的賈靜雯,瞬間轉換跳進去變成故作逞強又冷漠的宋喬安。」,而談及與自己有多場對手戲的溫昇豪,她則表示:「劇中的昭國是喬安身後最大的後盾,雖然她選擇故意忽略,不管對她怎樣的冷言冷語,昭國還是永不放棄。」。溫昇豪則說:「雖然妻子走不出傷痛,可是人生應該繼續往前走,我仍盡力扮演一個好丈夫、好爸爸的角色。」。

 

 

兩人也表示片場常有「即興演出」,劇中兩人女兒于卉喬與賈靜雯有多場母女爭執戲,有一次對戲,溫昇豪就即興發揮了一句,「妳說話怎麼沒大沒小,跟妳媽一樣」,引來賈靜雯側目,也笑翻現場工作人員。

 

加害者家屬

陳妤在劇中飾演無差別殺人事件兇手的妹妹李大芝,雖被社會定調為加害者同黨,然而卻也是另一組破碎的家庭,她與劇中媽媽謝瓊煖母女間無奈又無助的親情對話,令觀眾為之動容,不過他直言要扮演好大芝這個角色,壓力頗大,因為自己沒有情緒開關的能力,完全沈浸角色,所以在拍戲那兩個月中,她選擇跟李大芝一樣,戲裡戲外孤獨的生活,「極緻享受那個悲傷」。

 

 

而其爸媽則由資深演員檢場、謝瓊煖詮釋,兩人有一場代替兇手兒子出來面對媒體大眾的下跪道歉戲,劇組不僅出動大型吊臂攝影機、SNG車,更場面調度了250名群眾演員與工作人員以及超過40台相機、攝影機,令路人紛紛停下腳步以為真的發生了什麼大事。面對劇中兒子鑄下大錯,檢場表示:「做父母的不知道孩子為什麼會這樣,只有一種感受,就是愧疚,那個壓力其實是滿大的」,謝瓊煖則說:「你會深刻的感覺到,當人在困境的時候,會覺得每一個人都好為難喔。」。

 

法扶律師

影視雙帝吳慷仁這回詮釋法扶律師王赦,他為了維護當事人應有的人權、為了追求事件的真相而疲於奔命,卻使得家庭關係岌岌可危,這回他與周采詩搭擋演夫妻,吳慷仁表示:「劇中由這個律師搭起橋樑,試著要用他認為的方法,因為他也不知道答案。」周采詩則大讚吳慷仁的演技,直言:「我把自己當全新的新人跟著他一起學習。」兩人常一起討論劇本,與編劇一起集體創作,「壓力滿大的,希望夫妻的火花可以更細緻。」。

 

 

吳慷仁透露,車上自白是他與周采詩的第一場戲,「這場戲是我的角色唯一一次解釋的機會」,而周采詩覺得「美媚」這個角色,還是代表一般家庭裡面的家庭主婦想法,「她支持她的老公,雖然她無法打從心底支持,但是還是想要維持這個家庭」。

 

其中王赦在李曉明伏法後,喝醉鬧到美媚家中,對著全家人說,「就算真正該死的人,他也應該跟我們有一樣的人權,這是人人生而平等均等的權利。保護這些人的權利是我的工作,是我想做的工作,是我喜歡的工作…」,他卻當場被岳父巴戈痛批,「你的正義感,你的人權,都是為了這些該死的人?」,吳慷仁的出彩表現被網友盛讚「喝醉演得好好」,他打趣回應:「因為我是真的喝醉呀,我喝了高粱才上!」,現場拍攝加上換鏡位,這場戲拍了四次才完成。

 

對於這個容易被當成社會公敵的角色,吳慷仁表示,這個角色的重點不是演律師,而是要理解這個律師所做的事情,「其實這一部戲我沒有太想要形塑一個很特別的人,因為這個角色所做的事情已經夠特別的了,我試著去理解,如何去幫助那些在我們眼中十惡不赦的人。」,他在記者會上坦言剛接到劇本前,對於廢死聯盟在做什麼並不理解,也和自己支持的方向不大一樣,然而拍完後瞬間沒了答案,「什麼是好人、什麼是壞人,其實沒有標準答案,我們不一定要選邊站,而是希望找到一點補救的方法、改變一點什麼,讓社會有所轉動。」。

 

吳慷仁認為:「對於演員,最大的功課是去了解那些我們能夠接觸到的法扶律師,他們的內心在想什麼?重點不是他做了什麼,而是他為什麼去做?」無論是哪一種立場,哪一種角度,他期許透過《與惡》能夠開啟更多的社會對話。

 

思覺失調症

除了被害者、加害者家屬與律師線外,劇中另一條支線則由曾沛慈與林哲熹所飾演的姐弟檔為主,因為弟弟應思聰患了思覺失調症,讓他們的平凡寧靜的生活順間變調。林哲熹演出前,花時間與真實病友相處,「病友有跟我分享他們的心境、生活的困難與掙扎,希望自己能夠詮釋出他們內在的痛苦」。曾沛慈也坦言,接演前,一度懷疑自己做不做得到,「很慶幸在這個角色得到了力量,哲熹跟陳妤真的就像我的弟弟、妹妹,就是因為這樣的真實,希望這樣的改變可以真實發生在社會上。」。

 

 

劇中另一對夫妻代表則是林予晞與施名帥這對「醫療組」,林予晞飾演精神科社工師,劇組也安排她到療養院實習,她表示「安撫人最困難的是保持冷靜不要被挑釁、不能跟病人認真」。林予晞也表示,當初一看到劇本及得知堅強的陣容後,即便自己演出篇幅不是最多,深感不能錯過這個機會,也期待與觀眾分享討論劇中的生命議題。

 

真實打造電視新聞台場景

為了寫實呈現台灣新聞媒體的職態,耗資近300萬打造300坪的主場景「SBC品味新聞台」,製作人林昱伶透露,SBC就是Sense Broadcasting Co.的縮寫,「品味」這個名字的由來是編劇呂蒔媛對現今新聞媒體呈現新聞方式的期待。劇組為了重現「SBC品味新聞台」,台標LOGO、新聞片頭、以及新聞採訪畫面皆擬真打造,內部的每一處都是經過劇組精心設計重建,美術道具組甚至向各處收購100台斤報紙來做陳設,連記者、導播排班表等都在鏡頭的細節之中。

 

 

揪心主題曲「別讓我走遠」

主題曲「別讓我走遠」由林宥嘉演唱,歌詞的晦暗轉折跟劇情緊緊相依,以不張揚的敘事歌聲詮釋,使劇集與音樂的結合,別有救贖之感,因而盛讚聽到歌的瞬間就立即將觀眾帶進劇情當中。

 

關於這首歌,林宥嘉坦言,自己是個「一直為自己找麻煩的人」,為了不辜負劇組指定「必須是林宥嘉」的這份信任,身為這首歌監製的他先充份地了解劇情,再與作曲的師妹Karencici和填詞的好友HUSH,經過無數次的推翻及再創作,才完成歌曲架構。進入編曲階段時也數度「卡關」,歷經各種嘗試,才得到這首工法繁複、層次分明,專門為這齣戲量身訂製的主題曲。最後再加上林宥嘉的用心演繹,讓這首歌像一個精美的禮盒,「我是最後一刻把盒子打開的人,是把它唱出來的人。」

 

 

via 公視、CatchPlay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photo1 /10

photo2 /10

photo3 /10

photo4 /10

photo5 /10

photo6 /10

photo7 /10

photo8 /10

photo9 /10

photo10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