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專訪/嘉義發跡的台灣音樂祭代表!覺醒音樂祭創辦人顏廷憲的十年熱血之路

高中生的青春熱血,一路延燒到台灣規模最大的音樂祭。敢衝、敢拚、敢創新,十周年的覺醒音樂祭,彷彿也是年輕勢力的縮影,用自己的能力與方式,把夢想作大。


2009 年夏天,「起來音樂祭」在嘉義中正公園舉辦,一群高中生在舞台上賣力演出,揮灑熱音社的練習成果,當下台下僅有不到 100 位的觀眾。突然下起午後雷陣雨,觀眾全跑到台上躲雨,演出者們也不以為意,繼續投身現場演出。2019 年夏天,「覺醒音樂祭」在嘉義港坪運動公園登場,約 10 萬人次在 3 天內蜂擁而進,卡司集結閃靈、草東沒有派對等台灣代表樂團,更有日本歌姬土屋安娜、樂器搖滾天團toconoma 等。誰也沒有想到,十年前的高中社團成果發表會,已經成長到如此驚人的規模。


從樂迷到音樂祭主辦

「我的音樂啟蒙是《火影忍者》和《海賊王》。」覺醒音樂祭創辦人顏廷憲說,國小時 mp3 剛被發明出來,他開始研究一些動漫歌曲,那時對搖滾樂毫無概念,只是單純覺得很好聽。上國中後,暗戀的女生是打爵士鼓的,他索性去學了電吉他,逐漸發現對音樂的興趣,高中便加入熱音社。當時嘉義沒有音樂祭,也沒有 LiveHouse,學生樂團想表演,只能去園遊會、運動會、甚至廟會,「那不然我們來弄個成果發表會!」高二時的顏廷憲起心動念,聯合嘉義所有高中職,還去跟雞肉飯、廟宇拉贊助,最後以 2 萬多元籌辦了第一屆「起來音樂祭」。他笑說,名字其實不太文雅,因為都是一群玩 metal的高中男生,但也冀望嘉義的音樂環境可以慢慢好起來。


隔年起來音樂祭改名「Wake Up」,除了擺脫太過「芭樂」的用字,也希望它可以走入國際。2014 年太陽花學運爆發,在學生衝進立法院的當晚,顏廷憲在電視上看到許多人舉著 Wake Up 的毛巾周邊,發現音樂祭的影響力已超越想像,決定再取一個新的中文名字,並在網路上發起投票,最終以「覺醒」定案,「也跟當時的社會氛圍有關。」而從這一年開始,覺醒音樂祭正式邁入售票模式。


做別人不敢做的事

覺醒音樂祭的多元票務,在台灣音樂祭並不多見,在今年活動的攤位,就可以買到未來的門票。「它的邏輯很簡單,就是越早買越便宜,這也是我從國外學回來的。」顏廷憲解釋,覺醒「未來票」的概念源自德國瓦肯音樂 節(Wacken Open Air), 但 他稍做改良,「他們是在今年的活動賣明年的票,我們是一次賣未來兩年的票,還可以抽獎且有額外福利。」今年覺醒更推出全球第一個音樂祭區塊鏈周邊產品「威卡」,令人摸不著頭緒的概念,正是它的本意。「因為你根本不知道它是什麼東西,你買了代表你真的很愛覺醒,這就是給鐵粉的。」顏廷憲說,威卡的概念還沒有出現在國外的音樂祭,但靈感是源自於日本的 fan club,會員必須繳納月費,並享有一定福利。「威卡的明確功能我還沒想好,目前就是不定期送你禮物。」


一直扎根嘉義的覺醒,也在十周年之際進軍台北辦了「覺醒大暖祭」,更 與 Legacy、The Wall、Pipe、Revolver、ROXY VIBE、海邊的卡夫卡、小地方、小河岸、樂悠悠等 9 大展演空間合作,打破音樂祭過往一票玩到底的規則,花博公園的舞台是「戶外票」,若想欣賞 Live House的其他表演,則必須購買「加購票」。


「我以前是反對音樂祭越來越多的人,因為會搶了 Live House 生意,但我覺得就是盡可能的合作,我們自己也在 2016 年成立了嘉義第一個Live House 傲頭厝 Our Town。」


談起票務設想相對完備,但講到演出陣容的選擇,他直言:「現階段就是我們團隊喜歡的。」每一段時期,覺醒團隊的考量都不同,從過去「是否為嘉義在地」、「是否現在流行」,現階段就是跟著喜好走,笑說「我的偶像都在覺醒名單上了」。2015 年,嘉義出身的伍佰出道滿 25 年,首次登上覺醒,更是他第一次在嘉義參與售票型的演出。當伍佰唱起〈返去故鄉〉,儘管下著大雨,觀眾卻沒有走,好多人都不自禁流下了眼淚。


笑稱自己任性,但也就是夠任性,才能從高中一路挺過來,更衍生出了覺醒獨有的狂野風格,「我們很瘋、很創新,敢做別人不敢做的事。」舞台上固然有滅火器、四分衛、陳珊妮等重量級音樂人,亦有異次元電音美少女「勸世宗親會喵喵」、惡搞重金屬樂團「土匪亡靈」、YouTuber 組成的樂團「七月半」,和近期討論度極高的國際美人鍾明軒等等,另類卡司也撐起了覺醒的怪奇魅力。


觀眾開心比什麼都重要

十年磨一劍,覺醒音樂祭今年首度移師港坪運動公園,規模之大創下台灣音樂祭紀錄,卻因為連日暴雨導致現場泥濘不堪,受到諸多謾罵。「這次事件老實說打擊蠻大的,倒不是說因為被罵,而是自責我沒有做到想像中的那麼好。」顏廷憲收起笑容,說自己一路衝到第十年,發現音樂祭不是一昧注重個人喜好,更多時候需要與觀眾溝通,「了解觀眾是很重要的。」畢竟一路走來,最讓他感動的還是觀眾的支持,「觀眾開心比什麼都重要,看到他們的表情、拍的照片,就會覺得很有動力繼續再下去。」


他成立的公司「覺醒藝術」,不單只辦音樂祭,還製作各大演唱會與藝人周邊,最近則在做美秀集團的亞洲巡迴演出,將台灣樂團帶向國際。「但我不會把覺醒搬到國外,它就是台灣的產物,就是要在台灣辦。」他希望覺醒可以成為台灣的指標,而現階段已是藝人數、國家數、觀眾數最多的音樂祭,「應該也是酒類售出量最多的,這次參與的人共喝了 1,080 箱,算起來大概是 10 個大型游泳池。」話鋒一轉,他還是那個有點任性搞怪的高中男孩,但這次多了分深思與穩重,覺醒的未來勢必又有什麼新點子,讓夏天的風景更加鮮活。


聲請破產

正朝向下一個十年之際,覺醒音樂祭主辦單位「覺醒藝術」透過臉書發表聲明,表示因公司營運虧損越見擴大,聲請破產,無力再舉辦活動。


聲明寫道感謝大家多年以來對覺醒藝術所舉辦的系列活動的支持,陪伴覺醒藝術度過三千六百多個日子。為了盡量不影響廣大樂迷朋友們權益,關於2020覺醒大暖祭、覺醒音樂祭、美秀集團(八寶山)、鐵玫瑰及傲頭厝等活動,將盡快找該活動原委託商,或協力商或其他有興趣之廠商接手。


覺醒音樂祭時間軸


2009

「起來音樂祭」於嘉義中正公園舉辦。


2010

更名為「Wake Up音樂祭」。


2014

加入中文名字「覺醒音樂祭」,開始售票。


2016

演出樂團216組、參演國家達13國,創下台灣史上參演國家數量與參演團數皆為最多的獨立音樂祭紀錄。


2018

波蘭音樂媒體Beehype評為當年全世界最棒的6月音樂節之一。


2019

首度於台北舉辦「覺醒大暖祭」。第十屆覺醒音樂祭,場地規模超過25公頃,共有11個舞台、162組樂團演出,創下台灣音樂祭最高紀錄。


文/張以潔 

圖片提供/覺醒藝術

本文內容刊載於《LaVie》2019年8月號「我們的音樂祭」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photo1 /3

photo2 /3

photo3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