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將Me Too轉化成Me Only?SUNMAI金色三麥凃宏慶 X 顏社張逸聖引爆忠於自我的品牌力!

對一個樂於汲取多元文化的人來說,這是個幸福的年代。源自紐約次文化的嘻哈(Hip hop)及興起於千禧世代的精釀啤酒(Craft Beer),如今已是我們都能輕鬆享受的生活日常。身為一個品牌,如何將來自國外的「me too」轉化成台灣限定的「me only」?過程中又必須克服什麼迷思?顏社創辦人張逸聖(迪拉胖)與SUNMAI金色三麥副總凃宏慶,帶給大家最真實的想法。

 

Q:如何定調自己的品牌?

迪拉胖:那時候正是潮牌REMIX、西門町美國街潮流竄起的時候,所以我們開始設定logo跟潮牌服裝,做出來後發覺雖然好看,但品牌還不夠響亮,這就是一開始的誤解。回到音樂上,國外嘻哈的文化是反叛,當時台灣則有唱〈台灣SONG〉的大支、diss其他歌手的MC HotDog熱狗,而顏社這群人大多是中產階級好學生跑來裝壞、裝酷,像是蛋堡的〈收斂水〉、〈Hit The Rhyme〉,就是顏社產品定調的方向,輕輕軟軟、爵士感很重,所以那時候就寫了一個文案―如果熱狗是嘻哈界的張菲,蛋堡就是嘻哈費玉清。

 

凃宏慶:我們跟顏社有很多相似處,初衷都是想要跟大家分享,之後開始摸索跟了解自己,讓品牌展現台灣人的能量。金色三麥當初是為了分享自己釀造的德式啤酒而開起餐廳,到了2007年執行長冠廷為了幫蜂農解決過量的蜂蜜,並從不同蜂蜜中找到有特殊香氣的龍眼蜜作定位,而開始釀造出蜂蜜啤酒,從「me too」轉成「me only」,那段期間蜂蜜啤酒就是我們的代表作,但很多人仍以為我們是代理商,所以2016年把品牌改成SUNMAI,把SAN改成SUN、logo改成中文的「三」,比擬酒桶的條紋。

 

Profile

SUNMAI金色三麥副總 宏慶

從德式釀酒工藝出發,2016年結合在地原料以「亞洲原創」為核心價值,並以形似漢字「三」與酒桶線條為意象打造新logo,推出SUNMAI品牌,今年5月以「#今天喝好一點」為口號,推出「SUNMAI小辦桌」企畫,獲得廣大迴響。

 

顏社創辦人 張逸聖

人稱迪拉胖,2005年創辦台北第一家嘻哈獨立唱片廠牌「顏社」,培育蛋堡、國蛋、葛仲珊、李英宏、Leo王、春艷等歌手,涉足各領域發展如BEANS&BEATS黑膠咖啡廳、《嘻哈囝 TAIWAN HIPHOP KIDS》策展與推出第一部台灣饒舌專書《嘻哈囝:台灣饒舌故事》。

 

2019台灣創意力100完整名單請見:https://reurl.cc/31603M

線上購買連結:https://reurl.cc/XXZ5Qa

【完整內容請見《LaVie》2019年11月號】  

 

採訪整理│張芝維 攝影│黃少柔

圖片提供│格式設計展策、大黑熊音樂祭、SUNMAI金色三麥、顏社 

道具協力│Design Butik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