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一座天空之家!窺探新加坡SCDA建築師事務所 頂尖高樓住宅的設計語言

2015年,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紐約市房地產市場的20位重量級玩家」(The 20 biggest power players in New York City real estate)的報導中,唯一一個亞洲面孔,是來自新加坡的Soo K. Chan(曾仕乾)。

 

他是知名建築師事務所SCDA的創辦人兼設計總監,當時正以坐落紐約High-Line旁的新建案「Soori High Line」受矚目,包括紐時、金融時報、BBC皆爭相報導,畢竟那裡是眾星雲集之地,Zaha Hadid、BIG都有新公寓露出,但「Soori High Line」卻以豪宅內的私人泳池緊緊攫住鎂光燈。

 

造一座天空之家——SCDA建築師事務所超高層住宅案

在隆冬暴雪的紐約打造半開放式的豪宅泳池?聽來令人莞爾,卻是真的。而且這正是該位星國設計師,得以邁進全球高樓競爭最激烈的城市的原因。Soo K. Chan要把來自亞洲的建築血液帶往西方世界的首府。

 

 

高聳卻輕盈的設計語言

Soo K. Chan一直在創造高層大樓的語彙,這和他立基新加坡多少有些關係——該國地狹人稠,與天爭地是最快的選擇。相較於「Soori High Line」的中高層,他在亞洲有更多優秀的高樓作品。1999年,他早期的高層樓代表作Lincoln Modern問世,那是內含56間住宅的30層大樓,高瘦優美,完全沒有壓迫感。畢業自耶魯建築學院的他,深受現代建築的薰陶,該作便啟發自柯比意(Le Corbusier)的馬賽公寓(Unité d'Habitation,1952)。

 

馬賽公寓凝現了柯比意對城市規劃的理想,以垂直發展的方式,容納不同的居住格局,Soo K. Chan特別鍾愛其室內挑高的設計,亦即一間房內有兩層樓,從二樓得以俯瞰下方的廚房、客廳,創造空間的開放和凝聚力。Lincoln Modern借了這個形式,但巧妙地把量體轉了90度:由平面圖來看,馬賽公寓長方形的居住單位中,是由短邊朝外開窗;Lincoln Modern則讓長邊對外開窗,並捨去厚重的混凝土牆,採大面積低輻射(Low-E)玻璃帷幕,配合垂直鋪排的鋁格柵,兼顧光照和隔熱,又使視覺變得十分輕盈。

 

 

「纖細」、「修長」或許是形容其作品最好的修辭。要讓動輒上百公尺高的建築看來輕巧絕非易事,但這是他的長項。Lincoln Modern奪下2005年RIBA國際建築獎,緊接著隔一年,另一棟得獎大作又登場。Sky Terrace,受新加坡建屋發展局委託,為因應人口過多的公共住宅建案,共五座高樓、多達758個居住單位。這裡進一步延伸了柯比意當初藉各種格局滿足多元需求的考量,Soo K. Chan提出「多代同堂」的概念,使各間公寓彼此交錯,每一間挑高的四房或五房單位,都搭配含獨立出入口的單人公寓,長輩因此能鄰近兒孫又擁有私人空間。遠看整齊劃一的立面,近看時發現因量體的前後錯置,萌生一種趣味感。特別是地面植栽還一路延伸到連通各棟的空中走廊,宛若懸空花園,更加親人。

 

 

身在熱帶國家,不能忘記綠意影響人們甚鉅。SCDA同樣在2006年設計的The Marq,更進一步加深24層的高樓住宅和地面景觀的關係。景觀腹地遼闊,綿延至大廳,還打造出被水池圍繞、適合獨自冥想的涼亭空間。水是熱帶地區另一項重要的元素,Soo K. Chan讓它出現在中庭,也讓它蔓延至宅內——每戶皆在陽台設有半開放式的15公尺長私人泳池。

 

 

來自世界遺產的啟蒙

SCDA的作品怎麼看,都沒有傳統東方建築元素的影子,Soo K. Chan本人也不熱衷復甦傳統樣式,但這不代表東方文化沒有對他產生影響。從小在馬來西亞檳城長大,家族所在的喬治市被聯合國列為世界遺產,他曾描述幼時住家的印象:「從長長的排屋中穿過,是一種宗教遊行般的經歷。這些建築窄而長,擁有多達四個庭院,可使雨水自然流入。我依然清晰地記得在庭院中看著雨水將庭院注滿的畫面。」

 

那樣的光影、氣味、和老建築的模樣,深深刻印在腦海裡,這是為什麼他稱自己的作品是「新熱帶建築」(neo-tropical architecture),不是重複樣式,而是把熱帶地區對綠、對水、甚至更幽微的空間變化體驗的重視,內化至充斥當代線條的大廈中。他的摩天大樓依循嚴謹的結構秩序,不搞怪炫耀,細看卻又值得玩味。格柵串接的線狀韻律,水平遮陽板的上下起伏,量體交錯築出的幾何形狀,在在成就一種雅趣,拔高而不俗。

 

 

「空間上,(我)從古典主義角度出發,更具人文關懷。但在設計語言的層面,我會選擇現代的方式。」Soo K. Chan曾如此總結自己長年耕耘的成就。

 

於是私人泳池跟著他到了紐約,在High Line旁和繁華市景相互輝映。他也一如往昔,把熱帶的庭院概念搬進住宅,室內外僅被落地玻璃窗隔開,視線穿透宛若沒有分界。儘管外頭車馬喧囂,儘管紐約人永遠埋首疾行,進到Soo K. Chan的空間,一切就慢下來了。像他其餘任何一個地方的作品一樣,洗鍊的設計下藏著來自南國的悠哉,水光環繞,漫步其中,身心不自覺地都舒暢起來。

 

Text╱Rosace Yeh

圖片提供╱SCDA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