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熱帶雨》楊雁雁減去自己入魂角色!南國大雨下壓抑的禁忌師生戀與女性困境

楊雁雁角逐第56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

楊雁雁在《第九分局》自創「魔性演法」演繹大反派

熱帶南洋國度四季如夏,然而雨季時卻讓整座城市彷彿染上抑鬱性格,潮溽氛圍進而影響成千上萬在都市叢林裡辛勤忙碌的人們。滂沱大雨搭配不停來回擺動的雨刷,《熱帶雨》裡的第一顆鏡頭就讓人浸淫在氤氳濕透的氣氛之中,一名在職場受挫的中學國文老師阿玲,天天在進入學校前於車上施打排卵針與不孕問題博鬥,回到家獨力照顧中風失能的公公,又得面對老公冷落的孤寂難耐,這場下不停的窒人暴雨,仿若她內心那無處宣洩的苦水,無奈之餘依舊是更大的無奈,但南國雨不停,卻迎來攪亂一切的騷動溫暖暴風。

 

當年靠著第一部劇情長片《爸媽不在家》就奪下金馬獎最佳影片的導演陳哲藝,相隔6年才交出第二部長片作品《熱帶雨》,同樣以人與人彼此的情感界線為基準,並緊扣當代新加坡生活脈絡,在成就屬於陳哲毅的電影風格更上一層樓,而這份延續性某部分來說也要拜《熱帶雨》女主角楊雁雁那不張狂卻可以直搗人心的細膩演出,她將阿玲那不斷收縮與壓抑而迸發出的巨大孤寂感,當遇上正情竇初開的學生偉倫,在補課、接送過程間,她的寂寞似乎能暫時躲在偉倫正壯大的情感裡。

 

有別於上回拿獎的《爸媽不在家》與近期《第九分局》裡俐落狠勁十足的反派角色,楊雁雁在《熱帶雨》詮釋的阿玲溫柔婉約十分,像是傳統電視劇裡為了支撐家庭一切都甘願做,默默承受的堅強女性,然而當她為了別人活之時,她所在乎的一切人事物,是否也抱以相同情意回饋,沒辦法像國文考卷打上紅色數字量化的情感,讓阿玲這個角色陷入與自我內心的迂迴拉拔戰。內斂演繹讓她一舉入圍2019金馬獎最佳女主角,更成為影后大熱門,她坦言要演好跟自己個性完全相反的阿玲,要完全將楊雁雁這個人減去,讓阿玲附身,將角色面臨的苦、痛全都往自己身上攬。

 

不過楊雁雁其實一開始並非陳哲藝心中的阿玲第一人選,由於選角一直尋覓不到適合人選,最終陳哲藝還是向她發出試戲邀約,而楊雁雁也用好演技證明自己正是《熱帶雨》的阿玲,她笑說自己有天生愈被否定就愈要證明的性格。儘管劇情圍繞在師生戀,但並非像相似題材電影那般天雷勾動地火,而是讓這段在道德中不被接受的禁忌之愛,成了阿玲人生最難的課題,卻也是突破熱帶雨的契機。

 

同時要把身為女性的困境與內心壓抑,再到自我解放,楊雁雁在鏡頭前幾乎都是來真的,除了必須練習在肚皮上打排卵針讓她吃盡苦頭,她印象最深刻的反而是一場簡單的戲,由於前一晚跟導演激烈討論到非常晚,因此隔天在巴士上一開機,就不知道為什麼的失控痛哭起來,怎麼都停止不住。受過完整表演訓練,楊雁雁認為演員不可能成為角色,但可以靠得非常非常近,至於抽離角色的痛苦,大概就是演員工作的職業傷害。「抽離真的是一件很困難的事,這絕對是一種『職業傷害』。」,下了戲,同樣擁有母親角色的她,需要靠哭來發洩代謝掉阿玲的情緒,她認為演藝學校教人如何投入戲劇感情,卻忽略了抽離這重要的環節。

 


當然《熱帶雨》並不全然是令人傷透的大雨,有些也可以是微微細雨,像是阿玲與偉倫共吃象徵禁果的榴槤,那份黏手的溫馨甜蜜很短暫,卻能烙印在彼此心中很久。《熱帶雨》中用簡單劇情說了一段讓人難忘的故事,陳哲藝亦將馬來西亞、新加坡現存的社會環境融、女性矛盾、移民問題,以及新加坡新世代的華文教育,在電影中敘事層次清晰又彼此融合。至於雨後是否會天晴,迎著陽光普照的日子,則有待看過電影找答案。

 

 

via 金馬執行委員會、甲上娛樂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photo1 /6

photo2 /6

photo3 /6

photo4 /6

楊雁雁角逐第56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

photo5 /6

楊雁雁在《第九分局》自創「魔性演法」演繹大反派

photo6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