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時間拚搏一生的職人!台灣修錶師王進龍 鑽研鐘錶修繕工藝的時間脈絡

與時間拚搏一生的人 修錶師王進龍

與時間拚搏一生的人 修錶師王進龍

與時間拚搏一生的人 修錶師王進龍

與時間拚搏一生的人 修錶師王進龍

ㄢ台灣不像製錶王國瑞士,擁有強大的歷史文化底蘊和製造基礎,可以完成設計到製造的精密錶工藝,但有一位非常出名的修錶師王進龍,再老舊的古董錶,只要到他手裡都能起死回生。他花了一輩子鑽研錶,時間對他來說是具象的錶,也是埋在老錶裡精細的工藝脈絡。


台灣鐘錶界有一位奇人,想找有歷史、有故事的品牌古董鐘錶,內行人都知道來一趟台北松山的王永昌鐘錶就對了。

TL2_1783


修錶師自己的時間

修錶師王進龍,16歲踏入這行,「那個年代家境不好,年輕人都非得學有一技之長,剛好親戚開錶店就去當學徒,根本談不上是興趣或喜歡。」當時從打雜開始做起,想要實際做維修,師傅只會給你零件粗的鐘做練習,「錶這麼精細,師傅當然不會讓小學徒動手,技術也不想這麼快就讓人學走,只能下班後自己慢慢摸索。」而且40多年前的小鐘錶店,哪有可能修到數十甚至數百萬的好錶,看到的品項多半是名不見經傳的雜牌錶,有品牌頂多就是鐵力士或東方霸王錶,偶爾能修到SEIKO已經很厲害。

TL2_1691
TL2_1685


直到五、六年後,自己開店才有機會接觸到比較厲害的東西,「當時有人送來上百年歷史的古董錶,一打開看真的被嚇到,百年前科技不發達,但怎麼能到現在還走得又好又準。」這下子可好了,原本只是小鐘錶店賣錶做維修的王進龍,對老錶點燃無限的好奇和興趣,開始想方設法蒐集老錶回來研究。「當時做師傅哪有錢,只能買人家拆裝過的機芯。」


因為老錶外殼是真金,熔金後很值錢,商人看不懂的機芯,想當然就變成廢零件,反倒是王進龍眼裡的寶,就這樣收集很多也摸很多,直到出國發現專賣古董的店家簡直是寶庫,興奮地帶了一些回來整理,放店裡角落跟著新錶一起販售,居然還有人買,就這樣規模逐漸擴大成現在的專業古董錶店。也練就他一身無人能敵的好功夫,這個形容很狂,卻一點也不矯情,他能瞄一眼就知道是什麼錶款,即使這一兩百年累積的款式和類型極廣,他幾乎都看過或摸過。「真假錶一定看得出來,畢竟錢要出去貨才會進來,買錯就是割肉之痛,當然不能有任何閃失。」他甚至沒有不會修或修不好的錶,差別只是「有些錶價值不高,如果要花十天半個月才能修好,投資報酬率太低我就會直接放棄。」


藏在錶裡的時間

對一般人來說,時間在錶面上,但對王進龍來說,時間卻藏在機芯精密的結構裡。


「現在製錶有CNC 加工機,和三軸、四軸、五軸加工器,從車零件到拋光丟進機器就能搞定,但百年前的製錶工藝沒有設備、沒有電腦輔助,工作母機也很傳統。居然有辦法想出並做出這些的巧妙設計,是非常浩大的工程。」以工藝來說,老錶的複雜度高, 現代的新錶則是在這個基礎上玩多樣化,功能多半是拷貝以前,換上新的元素、材料和造型,讓大家有耳目一新的感覺,「老錶從材料到設計都比較傳統,當時製錶的初衷是要你用一輩子甚至可以傳家,所有零件一定要耐用、打磨精細。」他用細小的鑷子夾起一根超微小的螺絲,這是一款百年懷錶裡的零件……


王進龍

王永昌鐘錶店老闆,16歲踏入鐘錶行業至今已40多年,以古董錶買賣維修為主要業務。店名王永昌讓大家常誤會老闆另有其人,其實是開店之初店名取作永昌,但太普遍後來為了區隔加上自己的姓氏,很多人不知道這段脈絡的客人,會直接以永昌稱呼老闆,讓他在鐘錶界多了另外一個響亮的別名。


文 詹筱苹 攝影 林政億

(完整內容請見《La Vie》2019年12月號)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