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使用自由至上!日本當代設計大師柴田文江如何定義「好設計」

日本工業設計師柴田文江

「我不是一個搖旗吶喊,要大家往哪個方向走的主席,而比較像是社團裡的社長。」柴田文江如此描述自己的領導風格。

柴田文江與品牌「JIA品家家品」合作的「虹彩鋼賞味」食器,既能作為鍋具、餐盤,也能當成保鮮盒或便當盒來用,展現一器多用的設計概念。

為BROKIS設計的AWA系列燈款,有如浮水氣泡般輕盈

柴田提及台灣將老舊市場翻新的做法與概念令她印象深刻,獲得2019 Good Design Award金獎的新富町文化市場即是一例。

柴田文江認為設計應該將「使用的自由」還給使用者,並在設計裡散發溫柔的關懷感,OMRON溫度計與無印良品的經典商品懶骨頭沙發,都是她的代表作品。

OMRON溫度計

日本工業設計師柴田文江成名已久,自去年起她接任 Good Design Award 評審委員會主席,如何扮演總 舵手的角色?這座指標性設計大獎又如何定義「好設計」?這位設計天后給出了真誠而坦率的答覆。


設計出許多人氣作品的柴田文江,近期在台灣最具知名度的品項,莫過於與品牌「JIA品家家品」合作的「虹彩鋼賞味」食器,材質採用以專利技法製成的不銹鋼琺瑯;形體的設計上,顯然對於生活忙碌,居住空間狹窄的現代人生活情境有所省思,因此具備多種尺寸與深度規格,讓食器有如變形金剛,既能作為鍋具、餐盤,也能當成保鮮盒或便當盒來用,讓料理、上菜、收納、外帶,都能一「器」呵成!如同柴田過去的優秀設計作品,「該怎麼用」都交由使用者來定義。


IMG_1538_s_1


喜歡台灣,設計天后為JIA設計模組化食器

「接下這個設計案,很主要的一個原因是能夠來台灣出差。」談到與JIA合作的經驗,除了向來喜愛居家類用品、對琺瑯創新技法感興趣之外,柴田也特別提及「喜歡台灣」亦是她迅速決定接下合作案的原因,「每次來到台灣都覺得很放鬆,完全不像是來工作。」她爽朗地笑談,甚至自認「也許上輩子就是台灣人!」


事實上,柴田的確對台灣不陌生。除了與JIA合作,近年來不少台灣的設計作品都參加了日本設計大獎Good Design Award的海外徵件,因此,於2016年開始擔任副評審長,且於2018年接任評審委員會主席的她,自然也對台灣設計有一定程度的印象。「台灣的作品給我一種輕鬆、愉悅的感覺,比較多元與開放,但又能兼具深度。」柴田提及台灣將老舊市場翻新的做法與概念令她印象深刻,「像新富町文化市場保留原有的建築物,修復它,但建築物內部也有所翻新,讓新與舊的事物、文化能有所交流。」她認為在這類新舊交融的案例上,台灣甚至比日本更為先進。


新富町文化市場空間照-汪德範攝影-042_1


隨著2019 Good Design Best 100結果揭曉,值此之際,她對於透過評審工作來帶動Good Design Award對日本設計的發展與影響力,有哪些想法呢?


非典型領導,比較像是社團裡的社長

「我不是一個搖旗吶喊,要大家往哪個方向走的主席,而比較像是社團裡的社長。」柴田並不認為自己是一般認知下,以強烈作風主導組織走向的「領導」,她認為自己的主席職責在於促使評審委員們能透明公開的討論意見,令眾人在表達想法與彼此溝通上能夠更順暢,「讓每個聲音都能被聽見」,當眾人達成共識,她便會順著大家給出的方向來做。


這樣的領導風格,令人聯想起柴田為人稱道之處,正是擅長讓事物呈現原本的面貌,亦將「使用的自由」還給使用者。例如無印良品的經典商品「懶骨頭沙發」,當初品牌方給她的設計要求是一個簡單的概念:很舒服的沙發,最終她卻設計出「把坐的自由還給消費者」的懶骨頭沙發,這個懶骨頭可以坐又能躺,在各種場域裡都能使用,遠不只是一張「舒服的沙發」。當柴田擔任評審會主席,她也盡量將討論的自由還給委員,不過度主導,而是致力於協助眾人達成共識。


2003_muji_sofa


在評審委員都能自由表達立場的情況下,Good Design Award的走向無疑代表著相當程度的日本設計界共識。由於2018年的年度大獎頒給了由奈良安養寺住持松島靖朗所發起、旨在解決貧困問題的「寺廟零食俱樂部」;發起人既不是典型設計獎項得獎者,這項活動也不是一般印象中的設計物或專案,因此當時獲得了極廣泛的關注,不僅令設計領域以外的大眾津津樂道,也讓關切設計趨勢者對Good Design Award的走向有更多想像,例如將來是否更加推崇具有社會性意涵的計畫或設計物?


「奈良的寺廟計畫的確得到很廣泛的關注,但其實Good Design Award這個獎項內的設計全都帶有社會性。」柴田解釋,所有入選作品,細究其意涵都觸及了社會性,即便是一個小小的釘書機,在生產過程中的種種講究與探索,也是在回應使用者、大眾的需求;更重要的是「入選的設計,不是因為那是一件好設計所以選擇它,我們著眼的是設計能帶給未來改變與價值。」她說Good Design Award有如一份guideline,要帶領著社會與大眾朝著未來的方向前進。


有如Guideline,著眼於未來

說到這裡,她特別提出2019年Good Design Award的兩大主題「美」與「共振力」,以及台灣品牌作為案例來進一步說明,「美不是侷限在外型的漂亮上,像Gogoro,一台電動機車不只是展現外型的設計感,背後是針對人類正面臨的運輸和能源問題,提出一套切實可行的新方案,這樣的概念就是一種美;有越來越多人開始接受這個方案,這就是共振力的展現。」


「什麼才是好設計?」的提問,不僅是一座重要的獎項對業界、社會帶來的遠見與箴言;更是一個夠好的從業者在職業生涯中,時刻不間斷的捫心自問。「以前曾經認為只要設計一件好產品,就能讓大家得到幸福,漸漸的,我發覺事情好像不是這樣。」柴田坦言九○年代自己剛從學校畢業時,當時日本的社會,乃至於整個大環境都尚稱平穩,後來世界一再發生滔天巨變,經濟、環保、產業等種種壓力對人們的生活帶來重大影響,「一度我也疑惑著『還可以這樣一直設計產品下去嗎?』」這些思考促使她不斷地深化設計思維。


2019_BROKIS_AWA


「並不是說,關切大眾或社會,因為想解決問題,就去接一個相關議題的案子。」柴田的革新實踐在每一個手上的設計案,為使用者著想,也讓設計物升級,賦予新的價值。這樣的設計就像是一場不動聲色的革命,消費者無需經歷外型與概念上的強烈衝擊,卻能得到「用的自由」,在充斥著各種壓力的消費生活中,這樣的革命的確是如沐春風。「雖然隨著經驗累積,對設計的理解有所轉變,但也有一些始終不變的心意。」她堅定地說,透過設計來使人的生活變得更美好,這樣的自我期許一直都在。


柴田文江

被喻為其設計宛如一股溫暖微風的工業設計師。畢業於武藏野美術大學,曾任職於東芝集團,於1994年創立工作室「design studio S」。設計生涯不僅獲獎無數,亦為諸品牌設計出經典商品如OMRON的溫度計、無印良品的懶骨頭沙發皆為代表作。2016年起擔任日本最著名設計大獎「Good Design Award」副審查委員長,2018年接任該獎項正審查長。


文│賴韋廷 攝影│黃少柔 
圖片提供│JIA 品家家品、Design Studio S、忠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


(完整內容請見《LaVie》2019年12月號)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