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嘲男孩》用黑色幽默諷刺二戰殘酷!揭開納粹男孩與猶太女孩、勇敢母親的角色故事創作

一定是國家機器在亂搞、我的小孩怎麼可以從小就接觸這種東西、他們完全妖魔化我們怎麼還有人相信......等諸如此類,這些我們天天在現實社會聽到的話語,可不是只存在於現在這個時代,攤開殘酷哀痛的歷史,你會發現,荒唐的人事物似乎不停在輪番上演,而最終得到教訓的又是誰?答案不外乎,我們。


描述二戰納粹德國殘酷暴力的電影不下少數,從親情、愛情到血淋淋的集中營故事各種題材皆有,然而一部以喜劇做為包裝,用被洗腦的天真男孩視角出發倒是少見,畢竟納粹德國向來是敏感話題,一個不小心處理不當即有可能被貼上在美化或是擾亂正史的標籤,但導演塔伊加維迪提 (Taika Waititi)顯然不在乎這些包袱,在其詮釋的《兔嘲男孩》(Jojo Rabbit)中,他便用耀眼讓人眼睛發亮的糖果外衣,詮釋他心中的萬惡納粹。


電影故事靈感來源

以納粹德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接近戰爭尾聲的時空背景,電影描述名叫「喬喬」的男孩成長故事,劇情不斷以男孩腦袋裡那位想像中的希特勒穿插,透過你來我往的詼諧對白,訴說那段至今荒謬又不堪的歷史。「一直以來我都被透過孩子觀點來看人生的故事所吸引,本次電影正是透過一個我們平常可能不會想去關心的孩子視角,重新詮釋那段殘酷歷史。」塔伊加維迪提說道,之所以想到要用小孩視角看納粹,甚至帶有崇拜意味,「我的祖父在二次世界大戰中對抗納粹,而我一直對那個時代和其中的事件著迷。當我母親告訴我克莉絲汀盧南斯的《籠中的天空》一書時,我被這個以被大人灌輸仇恨的德國孩子的觀點所敘述的故事所吸引。因為我自己育有孩子,我變得更加意識到大人應該引導孩子如何過人生、令他們成長為更好的自我。但在戰爭時期,大人常常反其道而行。實際上,從一個孩子的觀點看來,在這個時期裡的大人們,在世界最需要指引和平衡時,反而顯得混亂而荒謬。」。


《兔嘲男孩》海報


具有調侃諷刺意味,正是《兔嘲男孩》的核心關鍵,也承襲塔伊加維迪提一直以來的電影風格,在惡搞中看見真情。「身為一個毛利人和猶太人混血兒,我在成長時期體驗過某種程度的偏見,因此製作《兔嘲男孩》提醒了我一個東西,尤其是現在,就是我們需要教育孩子們去包容,並繼續提醒我們自己,這個世界上沒有仇恨的容身之處,孩子並非天生就懷有仇恨,而是被訓練成要去憎恨別人。」,他希望藉由《兔嘲男孩》的幽默為杜絕無知並以愛取而代之盡一份心力。


「答應我一件事,好嗎?當一切都結束了,世界變得正常時,試著再當個孩子,好嗎?」-蘿絲貝茲勒


納粹男孩與猶太女孩

《兔嘲男孩》提供了具有尖銳趣味、令人思緒翻騰的孩子觀點,來看待一個因沒有包容心而陷入瘋狂的社會。喬喬這個極具喜感又要寶有孩童純真的角色,最終由新人童星羅曼葛里芬戴維斯(Roman Griffin Davis),對於試鏡成功,他也笑說起初自己以為《兔嘲男孩》是一部《彼得兔》電影。塔伊加維迪提表示:「現實中的羅曼是一名十分細膩並對人充滿愛心的小男孩。」以幻想版希特勒與戴維斯對戲時,他也更直接地在兩人之間營造出家人般的相處感,令他們的對話更加放鬆且肆無忌憚。至於戴維斯最愛的一場戲,則是「踢希特勒的蛋蛋並用髒話叫他滾開」,因為維迪提要他用許多即興方式拍出不同的動作和感覺,而且他還能盡情罵髒話。


《兔嘲男孩》劇照 1 (1)


而那位在喬喬世界中掀起巨大漣漪,藏在「牆裡的女孩」艾莎,維迪提希望她能夠是名有堅韌力量和自力自強、足以化解喬喬不信任感的青少女,必須夠神秘,才能引發喬喬的好奇心,同時也要具備瓦解喬喬的美好幻想並使他面對沮喪事實的人性,令他知道他對猶太人所知的一切都是可怕的謊言。出演艾沙的湯瑪遜麥肯錫(Thomasin McKenzie)表示:「我對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年輕猶太女孩的情況進行大量的私下研究,但我先主觀認定了艾莎是個受害者,當我與塔伊加見面時,他叫我抹去這個想法,並把艾莎視為一個完全不是受害者的女孩,她也絕不如此看待自己,我愛這個角色的豐沛生命力和層次。」,在導演建議下,她參考了《希德姊妹幫》,幻想艾莎在落難前是校園風雲人物,卻因為戰爭而面臨躲藏命運。


至於艾莎不同凡響的出場,是麥肯錫最喜歡的一場戲:「起初沒人知道她是怪物還是鬼、不知道她的身分和意圖為何,觀眾透過喬喬的角度、也從害怕艾莎開始,但之後就像喬喬一樣,也會越來越瞭解她和她所經歷的一切,隨著艾莎和喬喬越來越瞭解彼此,即使周圍有那些恐猶宣語,他們建立起幾乎像一對姊弟的關係。」。


《兔嘲男孩》劇照 4


風趣反抗惡權的母親

喬喬頑皮又具有強烈反抗精神的母親蘿絲,則由史嘉蕾喬韓森(Scarlett Johansson)飾演,堅毅又風情萬種性格讓人過目不忘。史嘉蕾表示:「我對蘿絲的愛在於她毫不掩飾的想像力、詩意和浪漫,她同時也是喬喬的歸屬。她為抵抗運動而戰,確實是一名非常現代的女性。


《兔嘲男孩》劇照 4 (1)


在那個十分黑暗的時期,她是如此明亮。對我而言,光讀劇本就下定決心演出是非常罕見的,但當我讀這個劇本時,我真的有這種感覺。」;塔伊加維迪提讚賞史嘉蕾為角色帶來許多他意想不到的面向,他說:「我一直很想在電影中看到史嘉蕾的傻大姊特質,同時她也透過蘿絲獻給單身媽媽一封情書,即使在如此危險和瘋狂的時刻,蘿絲依然保持著喬喬的純真,她確實是片中最強大的角色之一。」。在片中最引人入勝的一場戲中,蘿絲假扮喬喬缺席的父親來打開他的心房,她在臉上畫上鬍鬚、分飾兩角與自己對話,情感從濃烈到憂傷到溫柔,帶點喜感、令人心碎又悲喜交織。


默默無名的偶像 K上尉

身為希特勒少年團厚顏無恥的訓練者K上尉,某方面來說也是喬喬的偶像、敵人和知己,權是該角的山姆洛克威爾(Sam Rockwell)亦展現了那詼諧下有如英雄的一面。他表示自己並沒研究古早歷史上的納粹份子,而是從經典喜劇演員身上獲得啟發,「我看了比爾莫瑞和華特馬殊。K上尉是德國人、獨眼龍及同性戀,但此外,他很像《少棒闖天下》中的馬殊。」


如同片中角色的空虛,洛克威爾特別喜歡K上尉看不出來的面貌:「我真的很喜歡一分為二的角色,而K上尉做的並不只檯面上的事,他私底下有秘密。一方面,他是一個納粹同性戀,儘管這個詞並不存在,但經常聽到,所以我覺得演出這種並行角色很有趣。」。而和K上尉有耐人尋味關係的佛萊迪芬科,則由在《權力遊戲:冰與火之歌》中最受委屈的「席恩」艾菲艾倫(Alfie Allen)飾演。


《兔嘲男孩》劇照 2


蓋世太保隊長

在《兔嘲男孩》中,最有趣的黑暗和恐怖人物也許是法爾肯海姆蓋世太保的赫曼狄茲隊長,他精心調查隱匿猶太抵抗者的線報。這個狡猾角色由英國喜劇演員史蒂芬莫錢特(StephenMerchant)飾演,他的目標之一是同時維持赫曼狄茲隊長的威脅感和本片的諷刺調性,他希望此角能提醒觀眾對於一個人物的瘋狂崇拜會有多荒謬,他觀察說:「崇拜這個留著小鬍子、看起來像個憤怒會計師的矮小男人真是可笑,這是塔伊加在片中玩弄的部分之一。在某種意義上,人們可能會被胡說八道所迷惑,這仍能對應現今,世界各地的人們仍會被這些事物迷惑,特別是有制服和身份時,這點相當值得諷刺。


《兔嘲男孩》劇照 1


虛構的希特勒

儼然成為喬喬心靈導師的虛構希特勒一角,則由導演本人塔伊加維迪提出演,並放入惡名昭彰的希特勒式──粗暴、專制語言、誇張的手勢,以及著名的小鬍子,他笑說:「此角我心目中的首選並不是我,而且我也不是理所當然的選擇。起初我們找了幾個不同的演員,也許飾演此角令人緊張,這在所難免,但是很多演員覺得不自在。這對我來說很有趣,因為我並沒把他當作史實中的希特勒來演,他是喬喬想像的虛構人物,因此他對世界的瞭解僅限於十歲小孩所瞭解的東西。基本上,他是喬喬肩膀上的小魔鬼,也是喬喬所有英雄的投射綜合體,包括他的父親。」。


《兔嘲男孩》劇照 5


儘管《兔嘲男孩》是一部關於讓偏執主導的代價的諷刺喜劇,無論是在臥室裡還是在一個國家中都是,作為成長中的孩子,喬喬經歷了一段非常真實的旅程,在發現勇於敞開心胸的勇氣之中,他發現愛的力量能夠改變人生方向。塔伊加維迪提說,他希望本片永遠是純潔的、不受干擾的。他想挑戰自我,也想改變關於納粹時代故事的老套觀點,特別是在迫切需要那個時代教訓的現今。隨著民族主義、反猶太主義以及排斥其他形式的宗教和種族現象的增加,令獲得大眾的關注更是當務之急。


「我一直認為喜劇是令觀眾看得更舒服的最佳方式,因此在《兔嘲男孩》中,我用笑料作為開場好令觀眾融入,一旦他們放下了防備心,再開始一點一滴地放入相當沉重的戲劇成分。」塔伊加維迪提說道。



文字整理:Ian Liu

via 20世紀福斯影業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