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台北101跨年煙火秀靈魂人物!煙火設計師李秀超活用新科技 讓現代煙火超越想像的框架

自2004年台北101竣工起,台北101的跨年煙火秀就成了所有人引領期盼的年末盛事;而今年,已經是李秀超第12次負責台北101的跨年煙火設計。從一開始被戲稱「雞毛撢子」的簡單樣式到近期結合音樂、影像、燈光、科技,成功打造聲光俱佳的煙火秀,李秀超帶領團隊不斷自我突破,從「煙火施工」到「煙火設計」,以豐富的內涵提升煙火的無形價值。



▲ 執行台北101煙火秀多年經驗的李秀超認為,煙火是一場不排富、不排貧,創造所有人共享回憶的活動。


每一年跨年,台北101的煙火秀總是那麼令人期待,伴隨著群眾「5、4、3、2、1新年快樂!」的吶喊,煙火升空、噴發,化為一束一束一閃一閃的歡愉和希望,它不僅代表了全球注目的榮耀,同時也象徵著每一位觀賞者心中的澎湃與璀璨。「煙火會落下,但當下的感動永存心頭」對李秀超來說,這就是煙火的價值。


多媒體輔助 有故事的煙火更動人

「一場成功的煙火,就是要令人印象深刻;而一場令人印象深刻的煙火,不能沒有音樂!」李秀超透露,煙火和電影、歌劇一樣,音樂很重要,甚至在著手設計一場煙火時,會先決定音樂。為什麼音樂這麼重要?可以從兩方面來說,一是音樂可以提供對照時間軸,二是音樂可以帶領群眾進入情境。首先,他解釋,煙火的設計也講究節奏,必須跟著音樂的抑揚頓挫同步燃放,「這就是所謂的Time code系統,你可以想像,把一秒切成數十格,時間單位變成幾分之幾秒(或稱frame「幀」),我們可以精準的對照時間碼,讓煙火跟著音樂準確施放」。



▲ 為了追求更高品質,李秀超今年親自走訪各家廠商,了解最新的硬體科技,並添購一批全新T-pad,要讓動畫與煙火的結合提升到新的境界。


再者,由於每場煙火施放的時間有限,沒有太多鋪陳情緒的餘裕,因此藉由大家熟悉且風格鮮明的音樂來輔助,便是更快引起共鳴的方式。「以節慶煙火來說,交響樂就是難以取代的配樂類型。氣勢磅礡的交響樂曲很適合搭配煙火,特別是有些交響樂最初的設計就是為了慶典,經典的例子像是韓德爾為了加冕儀式作曲《皇家煙火》、柴可夫斯基的《1812序曲》中收錄真實炮聲,將眾人慶祝的情緒推至高點⋯⋯」李秀超解釋,這些時常作為煙火配樂的交響樂曲不僅有其歷史文化淵源,更因耳熟能詳的特性,即使是在非歐洲國家,使用頻率仍然相當高。


不打安全牌 讓現代煙火超越想像的框架

然而除了音樂之外,影像、燈光也是現今煙火秀的一大看點。以台北101跨年煙火來說,技術的突破點就在兩年前,李秀超發現LED燈網「T-pad」可以將動畫帶入煙火中。「過去煙火的表現很抽象,可能可以表現春夏秋冬,卻很難表現喜怒哀樂;但在T-pad的輔助下,就能真正將影像與想像具象化。」在當時,這是一個創新的嘗試,既沒有先例可循又無法實際彩排,不過李秀超認為人生不要一直做有把握的事情,即使有風險還是非常值得一試,他笑著說:「我會有這樣的冒險精神,其實是受爆破藝術家蔡國強的影響。」



▲ 執行台北101煙火秀多年經驗的李秀超認為,煙火是一場不排富、不排貧,創造所有人共享回憶的活動。


2011年,蔡國強與李秀超聯手百年跨年煙火設計,初次見面蔡國強便提出天馬行空的想法——開場要有流星劃過天際,接著還要用一條龍將台北101團團圍住,李秀超聽完當下直言:「這做不到吧……」,但後來在蔡國強的堅持下,團隊還是想盡各種方法達成目標。李秀超有感而發的回憶道:「即便最後無法完全達到預期成效,但我覺得藝術家的偉大就在於他們的思想沒有框架,從經驗法則中認定做不到的事也願意勇敢嘗試。如果不去做,連失敗的機會都沒有,別說龍,做條蛇的機會都沒有。」此後,李秀超也將勇於冒險、大膽實驗的精神投入煙火設計中,持續突破大家對於煙火表現形式與細膩度的想像。


今年,為了追求更高品質,李秀超親自走訪各家廠商,了解最新的硬體科技,並添購一批全新T-pad,要讓動畫與煙火的結合提升到新的境界。不過他解釋,硬體的應用是作為輔助工具,不是為了炫技而用;煙火的表現形式在科技的幫襯下的確有了多元面貌,可以承載的內容也更顯豐厚,但同時也需要加倍費心的安排,才能確實呈現期望中的效果。最後,李秀超更強調,在追求技術進步的同時別忘了,煙火是一場不排富、不排貧、所有人共享回憶的活動,而煙火的價值最終將取決於它在每個人的心中留下了什麼。



▲ 煙火設計師李秀超坦言以台北101跨年煙火來說,技術的突破點是兩年前,他以LED燈網「T-pad」將動畫帶入煙火中,讓煙火不再抽象。


Brand’s Talk

Q1.一場精彩的煙火秀,最關鍵的元素是什麼? 

A1:感動,就是你希望營造的那個畫面,確實按照你的規劃呈現,就一定會讓人感動。每一場煙火的最後20~30秒會是我最用心設計的部分,會讓人想拼命記住那個畫面、那個感動,Ending就是引爆因子。


Q2.設計台北101煙火時,你最注重哪件事?

A2:太多人會問為什麼我們的煙火不能像國外那樣?其實條件不同,沒辦法複製,也沒必要。雪梨有海港、大橋,腹地又大;倫敦有摩天輪、泰晤士河;紐約時代廣場以氛圍取勝,而在台北101放煙火,因為人口稠密,我一定是首重安全。


Q3.在台北101放煙火最困難的事是什麼? 

A3:Next year!下一次要如何突破永遠是最困難的。特別是台北101跨年煙火這種連續負責多年案子,挑戰自己、推翻自己是最難的,所以每年放煙火的現場我都還是非常緊張,那是種我很在乎的態度。


文字:王韻鈴

攝影:林辰鍵、呂展源

via 點讀華山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