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diptyque 2020 情人節限定系列,對巴黎左岸最完美的讚頌

Diptyque 2020情人節系列

Diptyque 2020情人節系列

Diptyque 2020情人節系列

Diptyque 2020情人節系列

diptyque見證著第五區四處盛放的鮮花與近在咫尺的塞納河流水,在誕生至今近六十年的歲月中,還從未講述過品牌精彩的巴黎故事。



屬於你的巴黎


僅僅只是遺忘,就好像我們總是在找那副架在頭上的眼鏡一樣嗎?是什麼原因導致如此明顯的失誤卻始終未曾被發現?是diptyque那眾所周知的特色:只於偶然間拾得靈感嗎?與其在探究原因的過程中消磨光陰,倒不如立即直面現實。我們要告訴所有人,尤其是那些以為diptyque來自倫敦或是紐約的人們,我們的家鄉是巴黎左岸。為彌補如此長時間的遺憾,diptyque此番繼威尼斯的Olène(奧利恩)、希臘的Philosykos(希臘無花果)、越南的Do Son(杜桑)以及日本的Oyédo(東京)之後,隆重推出兩款作品向這座城市致以最誠摯的敬意:



EAU CAPITALE花都之水淡香精

PARIS EN FLEUR花樣巴黎香氛蠟燭


怎樣才是對這樣一座城市最完美的讚頌?

要將整個巴黎的精彩之處一網打盡,那只是癡人說夢。哪怕想清晰地展示其某一面向,都幾乎不可能。選擇Mistinguett 或是Gavroche 那般戲謔的巴黎,還是Camille Desmoulins 和 Louise Michel 那樣革命的巴黎?更偏愛半木製休憩亭林立的鵪鶉之丘(Butte-aux-Cailles)和海狸區(Bièvre)被人遺忘的陡坡河岸,還是充滿藝術、超現實主義和電影創作氣息的蒙帕納斯(Montparnasse)?低調的第七區與風景如畫的第十八區孰強孰弱?

顯然,素來崇尚意外驚喜的diptyque將用自己獨一無二的方式來詮釋這座無與倫比的城市。



柑苔調香氛的誕生


diptyque從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的所謂洗護用品中汲取靈感,創造出許多經典作品:從前象徵女性優雅氣質的天鵝早在三十六年前便已成為l’Ombre dans l’Eau(影中之水淡香精)的瓶身標誌;美麗的孔雀毛在二十世紀初亦被視作吉祥之物,因此成為1968年品牌首款香氛l’Eau(永恆之水)的圖案元素;東方人文藝術是三位創辦人Desmond, Christiane 和 Yves (Knox-Leet, Gautrot, Coueslant)無比熱衷的主題;英國畫家及繪圖師Arthur Rackham, Aubrey Beardsley 及William Morris等人的作品和字母文字風格深深地啟迪了Desmond,出現在所有香水瓶身上的品牌經典商標圖飾由此誕生。當然,也就在這段時期,隨著合成化學技術的應用,調香界也開始步入現代手工業行列。


以化名François Coty 著稱的Joseph Marie François Spoturno便是現代調香界的主要人物。他留給後世的作品有哪些呢?單從原料上看,他那被珍藏於凡爾賽香水博物館(Osmothèque de Versailles)保險箱內的幾隻馬口鐵油桶碩果僅存。但從文化角度來說,這流芳數十年的調香精髓仍是獨具“巴黎風韻”的時尚巔峰:歷史上最著名的香氛結構最終濃縮成為一個簡單的名字——西普(chypre),也就是大家熟悉的柑苔調香氛。


柑苔調香氛詳解:柑苔調香氛透過所採用原料的沸點及蒸發程度的巧妙調節來實現其香氛結構。

首先傾注而出的是持續5至30分鐘的柑橘香及綠植香:佛手柑、馬鞭草。

佔據主導地位的香調是花香、香料香及果香,可留香數小時:玫瑰及/或茉莉。

基調為木質香、根莖香、樹脂香及濃縮香精香氣,有時可持續一整天:廣藿香、橡木苔。

整體香氛結構呈金字塔形,由上至下為:前調、中調、基調。



EAU CAPITALE花都之水淡香精


Eau Capitale(花都之水淡香精),diptyque首款柑苔香調香水作品。


品牌頂級調香師兼忠實夥伴Olivier Pescheux在重拾逾百年的柑苔調香氛調製精髓同時,亦竭力賦予其二十一世紀的獨特魅力!他令這款看似抽象又神秘的精緻香氛充滿了“花都”晨曦般的優雅氣息。


打開包裝,一股“新鮮佛手柑”的清新之氣撲面而來,巧妙中和了濃郁的果香。多汁香氣之外盡顯活潑又淡雅的柑橘香,且微帶酸澀感。嵌入其間的粉紅胡椒是否讓您聯想到從前由Desmond自英國帶回的香丸(鑲有丁香的柑橘)?或者,這便是大家翹首以盼的“嗅覺驚喜”?花香與香料香之間,彷彿出現了一處令人陶醉的驚嘆號。



金字塔中心處,一束鮮花正恣意綻放。層層疊疊的花瓣呼之欲出,馥郁流香,無比甜蜜,它們是保加利亞和土耳其玫瑰,還有來自非洲地區葛摩群島的依蘭依蘭。或許François Coty當年選擇的是來自法國格拉斯的千葉玫瑰(亦稱五月玫瑰),如今這一品種已幾乎銷聲匿跡,於是植物專家們將目光投向與亞洲交界的東歐地區,同一水源在這裡澆灌出極為精緻的玫瑰品種,其香氛氣息無比優雅甜美。依蘭依蘭有著英式糖果的獨特香調,讓人頓時體會昔日重來之感,且香味持久悠長。肉桂果皮精華氣息與經典木質香也隨之而來。



自由的展現:並非青苔、苔蘚抑或橡木、松木!而是廣藿香。嚴格按照永續發展道德規範 , 於印尼蒸餾萃取的廣藿香。香味特色包含對應菌群酶化反應產生的Akigalawood胡椒類香氛氣息、潮濕而充滿泥土芬芳的Georgywood岩蘭草類香氣,以及揉合麝香、乾煙草香和龍涎香的龍涎香醚……



至臻香調搭配精美包裝


diptyque的傳奇故事始於畫筆、水彩、顏料、紙張,還有油畫作品。因為早在品牌進入香氛領域之前,畢業於羅浮宮學院的Yves 、美術專業出身的Desmond和擁有裝飾藝術文憑的Christiane便已結緣。此後,Yves成為了舞台佈景師,另外兩位好朋友則在家居織物創作領域展開了合作。他們在整個職業生涯中,從未停止過繪畫。

如今,他們的每款香水都擁有無與倫比的視覺體驗,每幅瓶身圖案都在講述一段動人的故事。三位創辦人在創意領域各司其職:Yves是總指揮,Christiane主導故事性,Desmond則是天生的靈感大師 — 品牌標籤、包裝盒及瓶身標誌等圖案均出自Desmond之手。圖案所用的中國水墨畫筆調巧妙地融合黑白,以蜿蜒曲折或對稱鮮明的線條表達意境。標誌性的橢圓形將經典字體完美納入其中,極具辨識度的商標迅速脫穎而出。


三位創辦人雖已遠去,但diptyque創作精神永存。每當有新作問世,便是懷念他們的最佳時機。diptyque請來“裝飾設計師”(如其本人所言)Pierre Marie為EauCapitale(巴黎之水淡香精)打造瓶身圖案,雙方擦出了精彩的創作火花。交織融合的圖片元素盡顯現代風韻,宛如一部精彩絕倫的小說,內外瓶身正反兩面的設計彷彿邀請人們翻閱書頁以知曉後續。


正面:艾菲爾鐵塔、玫瑰、佛手柑、廣藿香葉片以及豐滿充盈的“Eau Capitale”書法字樣。

反面:盡展華美羽翼的孔雀、點狀圖案、混搭圖形,每一寸空間都填充有裝飾花樣。



PARIS EN FLEUR花樣巴黎香氛蠟燭


diptyque的致敬作品怎能缺少香氛蠟燭的身影。而對巴黎的敬意之中自然少不了玫瑰的氣息。


來自Bagatelle公園(位於巴黎市內的布洛涅森林)、鮮花市場抑或是情侶手中的玫瑰,有的香味沁人心脾,有的則更為淡然,但情感如出一轍:富含春日到來的喜悅,於小酒館露臺上靜靜欣賞塞納河潺潺流過。


氤氳間升騰而起的動人芬芳(充滿柑苔調香氛質感)顯得清新而美好,彷彿萬千玫瑰花瓣漸次開放,廣藿香也慢慢浮出水面。


限量版淡香精及香氛蠟燭組合中還包含香膏和室內香氛蠟。




法國劇作家、演員、導演、製片人兼電影編劇Sacha Guitry曾說過:

“成為巴黎人並非生於此地,而是於此間重生。”



DIPTYQUE情人節限定系列

花都之水淡香精 75ml_NT$5,000

花都之水香膏 3.6g_NT$2,000

花樣巴黎香氛蠟燭 70g_NT$1,300 / 190g_NT$2,400

花樣巴黎室內香氛蠟 35g_NT$2,100


via/diptyque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Diptyque 2020情人節系列

photo1 /4

Diptyque 2020情人節系列

photo2 /4

Diptyque 2020情人節系列

photo3 /4

Diptyque 2020情人節系列

photo4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