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窺探《兔嘲男孩》電影幕後美學!如何藉由孩童觀點創造明亮二戰世界與鮮豔服裝

《兔嘲男孩》(Jojo Rabbit )在二戰時代背景下,講述一位愛國的德國男孩Jojo,在閣樓發現被媽媽藏匿起來的猶太女孩Elsa,因而撼動他長期以來的價值觀。本片從Jojo的孩童視角出發,設計各個環節,並由導演Taika Waititi親自飾演他的幻想朋友希特勒,與其相映成趣。 電影依據故事背景,選在曾被納粹殖民的國家捷克,不僅復刻二戰時代下的建築,也透過顏色妝點,渲染Jojo樂觀明亮的人格特質,再搭配符合當代時尚又能反應心境的服裝設計與變奏配樂,將本片塑造成溫馨童話。  


導演飾演希特勒,改寫原著陰鬱故事

「我試圖以孩童眼光拍攝一部戰爭電影; 從他們的角度看待、解釋世界,找到其與世界打交道的方法。」—導演 Taika Waititi 


以怪誕奇趣的執導風格聞名,導演Taika Waititi在其作品《吸血鬼家庭屍篇》出演而爆紅,更因此衍生製作影集《威靈頓超自然檔案》,此外亦執導《雷神索爾3:諸神黃昏》、《神鬼嚎野人》等知名電影,當影迷期待他製作下部漫威電影時,他反而選擇拍攝小規模的電影《兔嘲男孩》。


01_jojorabbit

 

事實上《兔嘲男孩》源自Waititi的母親講述的故事《Caging Skies》,其為小說家Christine Leunens筆下作品,他表示:「書本內容相當黑暗,延伸到戰爭議題。但我僅節錄具「電影感」的橋段,並添加我的創意,像是幻想中的Adolf Hitler(希特勒)與幽默情節。(並非書中內容)」 希特勒代表主角Jojo的愛國思想,同時也是一種青少年的認同歸屬感,Taika Waititi坦言:「這想法就像是高中人際結構,Jojo的想法就像是,試圖變得很酷的德國孩子,在他們眼中成為納粹份子。」


taika-waititi-jojo-rabbit-bts


劇本其實早已在2011年完成,Waititi將它送至各個製作公司,期待有人給出適合演出希特勒的人選名單,結果後來Waititi忙於電視電影製作數年,待他回想起時:「電影製作發行公司Fox Searchlight(福斯探照燈影業)找上我,並說:『我們愛這劇本,真的想和你一起拍這部電影。但只有你扮演希特勒時,我們才真正對此有興趣。』」


取景納粹文化背景國家,以孩童觀點創造世界

「色版的選擇從劇本描述擴展到角色, 直到確認演員後,角色才真正成型。」 ——美術指導 Ra Vincent

 

有了Fox Searchlight注入資金與資源,《兔嘲男孩》得以飛往捷克共和國取景拍攝,如實呈現當代背景下的巴洛克式建築,美術指導Ra Vincent說明:「捷克共和國是這部電影製作的最佳位置,不只是因為他的歷史與納粹殖民息息相關,且與德國接壤,其建築、文化亦深受影響。」


02_jojorabbit

 

此外,Vincent與當地團隊一手打造單親媽媽Rosie與Jojo的家:「我們將Rosie的屋子建造成1930年代、華麗裝飾藝術風格(Art Deco)的德國巴洛克式石屋。」此外亦考量攝影位置,設計一些隱藏空間或是可開闔的牆壁等。


場景色調轉換展現Jojo心境

「很難在孩子的臥房營造出樸素、堅硬的感覺,但Jojo具有這樣的特質。」Ra Vincent解釋,Jojo看到是不完整的現實,也沒有真正的認識希特勒,Jojo一直都樂觀面對自己的世界與虛構的朋友:「他住在溫暖而迷人的屋子,直到他發現猶太女孩Elsa,情緒有了憂鬱的轉變,我們因此用色彩來呈現。」


《兔嘲男孩》劇照


Elsa則是住在寒冷、塵土飛揚的黑暗角落。「這色調轉化有助於在情感上引導觀眾。」Vincent說明,Elsa帶領Jojo看到世界險惡的一面:「Jojo的理想世界逐步崩解,觀眾會處在沒有飽和色彩的戰爭場景中,這有助於引領觀眾進入他的觀點。」


04_jojorabbit


深入時代的服裝考究,服飾反應角色內在衝突

「整部電影,Rosie的服裝都保持色彩鮮豔大膽, 因為一切都基於Jojo的回憶,這是他看待她的方式。」 —服裝設計師 Mayes Rubeo 


不只是場景設計呼應主角的轉變, 服裝設計師Mayes Rubeo亦依據其心境,分成三類服裝。第一類時期為Jojo完全崇拜德意志國,而希特勒則是他最好的幻想朋友;第二類則是,發現Elsa,開始質疑自己的信仰;最後一類為,當他放棄自己偏執相信的愛與仁慈。


5e01cd7fcc649051074415


Jojo的虛構朋友希特勒,其服裝呈現出嶄新、明亮、色彩鮮豔的年輕活力特質,如同Jojo眼下的世界。直到Jojo在閣樓上發現Elsa,心境產生變化,他身著制服,宛如軍人般監視入侵者,但同時也對幻想朋友存疑,乃至最後Jojo不再迷戀希特勒:「他對希特勒的失望反映在服裝上,Jojo歷經痛苦的覺醒,電影前段的色彩褪去,整體視覺轉成寒冬色調。」 


《兔嘲男孩》劇照


參考當代設計師——Rosie時尚服飾

本片除了Jojo的服飾轉變,Rosie的時尚服裝也值得細細考究,其深受30年代柏林最時尚女性的啟發,特別以義大利設計師Elsa Schiaparelli、前衛織品設計師Sonia Delaunay的作品為參考,為Rosie設計多彩、多幾何圖形的外套與連衣裙等,尤其前衛藝術家Delaunay,被當時的納粹德國視為墮落的藝術。 


092_JR_03468-03468_g_r709.0


「Delaunay擁有最大膽的設計,非常現代化與立體主義,我希望Rosie的服裝有那時代的藝術感。」Mayes Rubeo說明:「另外當時的德國女性熱衷於走在時代尖端,實際上就有一種叫作『納粹時尚』(Nazi chic)的流行文化,當第三帝國德意志壯大,他們會派遣德國官員前往巴黎,而留在德國的妻子,則會要求丈夫帶回巴黎設計師的最新紡織品、布料、時裝與配件。」 


4ebd9d4951b179dbea19cb91b1c18043


此外,Mayes Rubeo特別為Rosie設計雙色拼接低跟牛津鞋(spectator shoes):「這雙鞋講述一位非常有藝術背景的人,記住30年代、40年代初最受歡迎的電影是音樂劇,皆是關於爵士樂與舞蹈,於是我們選用舞鞋(spectator shoes)的外形與設計,其鮮豔顏色也宛如Rosie的勇敢特質。」


童話氛圍的行軍旋律,變奏創不同情感音樂

「這些可怕的事件在歷史重演過許多次; 我希望每個中學生都能觀看這部電影, 因為我認為這將是關於愛與恨的重要對話起點。」 —配樂師 Michael Giacchino 


即使故事背景設定於二戰期間,但整體氛圍卻宛如童話,在各方面設計都以孩童視角出發,《兔嘲男孩》配樂亦是如此,導演Taika Waititi與配樂師Michael Giacchino進行多次討論,Waititi特別強調音樂要有Giacchino製作過的《天外奇蹟》、《料理鼠王》配樂,那樣簡單的旋律及童話般的氛圍。


「最初,Jojo的主題曲實質上是納粹行軍,如果你翻譯孩子們唱的歌詞,會發現他們似乎都在讚頌希特勒青年團的模範與法西斯主義的好處。」Giacchino表示,他稱讚作曲家Elyssa Samsel譜寫的歌詞,巧妙創造不同面向含義:「我希望當電影結束時,你會對這首歌有完全不同的詮釋。」



除此之外,Rosie也有自己的主題曲,其中〈Beyond Questions〉以豎琴輕柔音色演奏憂鬱旋律,作為Rosie與Elsa不見光日的獨處襯底音樂,這與Jojo的音樂成鮮明對比,Giacchino解釋:「Jojo有一主旋律,再以直接、變相或簡化的版本呈現,比如〈The Kids Are All Reich〉,是以一人獨唱,伴隨教堂風琴音樂,表現出他看著崇拜對象周圍的暴力當下。這首主題緩慢、黑暗,如同輓歌。」



「《兔嘲男孩》成為一種提醒,尤其是現在,我們要教育我們的孩子們寬容, 同時持續警醒自己,這世界沒有為仇恨而存在的地方, 孩子們不是生來就會仇恨,而是受過訓練。」Taika Waititi說道。不管劇本寫得多完整,他仍然習慣將其放置一旁,與演員們即興發揮,剪輯師Tom Eagles舉例,當Rosie與Jojo在餐桌上辯論,再到Rosie扮演父親,最後換到他們一起跳爵士舞的片段,讓他不禁讚嘆:「我們擁有如此龐大的素材,而這一切都是為了將感情沸騰到共鳴。」這樣的過程,也讓故事角色更加立體,讓人更能深陷於故事魅力之中。


本文經影製所 DC Film School 授權,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photo1 /5

photo2 /5

photo3 /5

photo4 /5

photo5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