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揭開《隱形人》看不見恐懼!伊莉莎白摩斯挑戰詮釋如影隨形的內心驚悚

以受害者視角出發的驚悚片

「雖然無法看見,卻能造成傷害。」《隱形人》(The Invisible Man )一片由當代恐怖大師,布倫屋製片公司創辦人傑森布倫(Jason Blum )操刀製片,找來《奪魂鋸》系列電影原創者之一雷沃納爾(Leigh Whannell)擔任編劇和導演,並找來金球獎、艾美獎視后伊莉莎白摩斯(Elisabeth Moss )主演女主角西西莉亞 ,描寫病態迷戀的現代驚悚片,靈感則來自環球影業的經典怪物角色。


以受害者視角切入

原著威爾斯的原創隱形人是個陷入瘋狂的科學家,雷沃納爾則對這個反派人物的病態迷戀對象更有興趣;與布倫屋開會時突然靈光乍現,雷沃納爾認為應該翻轉故事焦點。「靈光一閃,我腦中突然冒出一個想法,」他說到。「我說:『要拍隱形人電影,就要從受害者的角度切入,比如說一個女人三更半夜逃離控制狂男友,接著發現男友自殺,但她半信半疑,尤其後來又發生一堆詭異的事情。』」會議結束後,雷沃納爾的靈感一整個大爆發,不肯放過他。「我完全停不下來,一直想像電影可能的畫面場景,不斷思考適合的拍攝手法,」他表示。「是它選擇了我,不是我選擇了它;最後我終於投降:『看吧,這部電影佔去我腦袋一大片空間,還不付房租,想擺脫它,就得把它拍出來,』」他停了一下繼續說到。「如果沒什麼吸引我的好東西,我是不會拍出來的。」 


the-invisible-man-2020


至於誰能出任這個備受恐懼心理摧殘的西西莉亞 ?編導雷沃納爾在伊莉莎白摩斯身上看到了他心中的最佳女主角,她在《廣告狂人》(Mad Men)裡的演出為該劇帶來殘酷的寫實感,當然目前在《使女的故事》(The Handmaid's Tale )裡所飾演的奧芙雷德一角也是如此。「她是這部電影裡唯一的焦點,必須說服觀眾融入片中高度緊張的情境和另類的現實,」雷沃納爾表示。「如果這個角色說服不了觀眾,整部片就毀了,我相信她能夠詮釋那樣的失序與崩解,並賦予角色完整性。伊莉莎白嚴格監督整部片的真實感,如果她覺得某個場景不夠真實或有點虛假,她會提出抗議,我們因此合作無間。」伊莉莎白摩斯和雷沃納爾聯手打造了這部片與女主角所呈現的樣貌。


「伊莉莎白會鞭策我不斷檢視對話和劇本,」雷沃納爾說到。「我則鞭策她要更加粗暴,拍攝過程中,她得做一堆超悲慘的事情。」包括在冷死人的大冬天半夜三點鐘進行拍攝,雨水機下著大雨,伊莉莎白摩斯全身濕透,其他人則穿著厚外套躲在棚子裡。「我們會鞭策彼此,」雷沃納爾表示。「在這方面我們真的是好夥伴。開麥拉一喊下去,伊莉莎白立馬角色上身。」



從影以來最具挑戰性角色

伊莉莎白摩斯表示這是她從影以來最有挑戰性的角色。「我花了一點時間才了解雷的想法,了解這部電影有多麼現代、多麼切合時宜,」她表示。「我喜歡他顛覆《隱形人》概念的方式,看了這樣的劇本你會心想:『真希望我早想到…』,這是個很棒的寓言故事,完全呼應了我們時代,以及身處現代社會的女性角色。」此外,伊莉莎白摩斯還經常一人獨撐整個場景,跟一個看不見的人對戲。「電影裡有一大段都沒其他角色,」她說到。


photo_3


「我會問雷說:『你覺得他在哪裡?』根據不同場景,我的角色有時知道隱形人在哪裡,有時不知道,更有些時候,我不知道艾卓安就在那裡,而某些時候,我會感覺有東西存在,或聽到聲音什麼的,然後轉身確認。」她繼續說到:「在某種程度上,西西莉亞確信艾卓安一直在房間裡,感覺好像我有某種第六感知道他在哪裡,但那裡卻什麼也沒有。我們會假設他在哪個位置,比如說他在這個角落或他從那個房間出來等等。我演戲演了30年,從來沒嘗試過這種不確定的狀態,不過呢,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這能力也算是我的謀生之道,是我每天在做的工作。」


960x0_2


透過《隱形人》也讓伊莉莎白摩斯重新省視了那些充滿暴力或虐待的感情關係。「有些感情不但存在生理上的虐待,更存在心理和精神上的虐待,我和雷覺得應該正視這類問題,」她表示。「這樣的關係非常折磨人,我希望這部電影能帶給有過這類經歷的人一點聲音和力量。身為現代女性,我們好像被賦予了什麼權力,我們是敢於發聲的世代,但有時我們會批判那些困在不當關係裡的人。」她總結到:「我想應該留給女性一點脆弱的空間,妳可以既堅強又害怕,妳可能捍衛女權卻無法發聲,記住及意識到這些是很重要的。」。



via 環球影業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photo1 /6

photo2 /6

photo3 /6

photo4 /6

photo5 /6

photo6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