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專訪/將批判包裝成諷刺喜劇!漫畫家謝東霖X饒舌歌手屁孩Ryan:拿槍對著我,也要幽你一默

謝東霖的四格漫畫風格源自社群網路的特性,出版成書依舊保留強列個人色彩。

屁孩的首張專輯《屁文觀止》設計如同國文課本,從內容、形式上顛覆傳統。

謝東霖用插畫反諷現實,圖中為描繪"意見領袖"。

屁孩說,看到媽媽帶著小孩來聽現場,他會提醒媽媽們「酌量使用」。

面對社會的悲劇與鬧劇,新世代的當紅創作人選擇以喜劇回應。屁孩的音樂,謝東霖的漫畫,他們走在幽默的鋼索上,早已做好跌落神壇的準備。同是幽默創作者,相逢何必曾相識,關於搞笑,他們沒在跟你開玩笑。


0219跨頁大圖-調銳利度


2015年,謝東霖發行第一本漫畫《西遊面紙》。2019年,屁孩發行第一張專輯《屁文觀止》。惡搞經典、大玩諧音梗,這兩人的出道作品名字還押起了韻。從LINE WEBTOON手機漫畫平台崛起的謝東霖,不同於傳統漫畫的既定格式,他因應社群網路發展出四格漫畫,諷刺笑點加上連貫劇情,累積瀏覽量超過700萬。屁孩則歌如其名,緊扣時下話題戲謔直言,專輯主打歌連唱片公司都敢diss,挾著〈陷阱妹〉、〈她gucci的時候眼淚總是prada prada的dior〉兩首神曲,合力刷爆YouTube千萬點擊。


59699235_997332427324389_3972073540177362944_o


網路時代下,新生代創作者從內容、平台、手法到個人形象,無一不再遵循傳統。大學都念戲劇系的他們,不約而同將社會與生命中的批判與感受,包裝成諷刺喜劇,在網路生態引起話題。為什麼選擇喜劇創作?當幽默成為商業行為,創作者要擔負什麼風險和責任?兩位幽默家的正經對談,現在開始。


兩位的創作都帶有諷刺的喜劇感, 為什麼會選擇這樣的表達方式?

謝東霖:我在大學是先寫驚悚小說,出社會工作後做廣告文案,但還是喜歡畫畫,所以變成全職漫畫家。那時候我發現,好笑的東西比較能吸引人。戲劇系上課都有教,古希臘覺得悲劇比較崇高,但我覺得做喜劇比較難,講述生氣的東西,又要用好笑包裝, 那個情緒落差很大。喜劇也比較好入口、比較好傳播,所以我喜歡用喜劇表達。當然這很吃電波,有些人的笑點就是沒辦法跟你對上,我覺得我還是有對到一部分的人。


1_7


屁孩:我覺得是個性使然,生命中很難過、很悲劇的事情,只要放遠一點看,其實很荒謬、很好笑,我也是用這樣的方法,去面對很多不開心或無法接受的事。的確,喜劇很吃電波,所以我才會取屁孩這個名字,有效降低別人對我的期望值,我超屁,你要怎麼樣?我用名字就先自嘲一波了。其實這個名字我想了很久,有點像是品牌,這個品牌就是屁,什麼東西套到屁上都是合理的。


諷刺喜劇的源頭往往來自對社會的洞察或批判,你們是如何將這些轉化成有趣的創作? 

謝東霖:首先要把握一個重點,就是衝突。如果可以用一句話概括時下流行的漫畫,《海賊王》是不會游泳的人要成為海賊王,《火影忍者》是吊車尾的忍者要成為火影,都有衝突存在。比如說我畫《我在詐騙公司上班》,我不是畫一個很壞的人去詐騙公司上班,而是畫一個很老實、很天真的青年,不小心加入了詐騙公司, 你才會期待他在這邊遇到什麼事情。生活中的元素,很多都是理所當然的,你只要改動一個元素,讓它變成逆向的時候,創意就會跑出來。


屁孩:喜劇是為了輕鬆、諷刺,但創作過程是很嚴肅且周到的。很多人說我只會找話題,但我發現以歌來講,我今天就算講時事,在〈陷阱妹〉之前跟之後可能不會再流行陷阱文化,但當一首歌我做出來而我講得夠細的時候,十年之後還是可以被傳唱。我在歌詞寫「她說她是飛行少女」,因為國蛋有一首歌叫〈飛行少女〉,陷阱妹都會說自己是飛行少女,每一句歌詞從頭到腳到心態,怎麼拍照、看什麼電影,認真探究為什麼會有這個現象。但若只是寫,陷阱妹喜歡聽陷阱音樂、她們都亂跟別人上床、我好討厭她,你就是很不認真地在蹭熱度。


屁孩ok-ol-01


謝東霖:我還打過165反詐騙,問詐騙到底是怎麼賺到錢?對方幫我轉接刑警,但他怕我是來亂的,就大致講一下,我邊看手邊資料邊推敲。我做這本漫畫最厲害的成就是,到現在沒有一個詐騙從業人員,公開告訴我哪裡畫得不好。不過如果他公開,我就會報警抓他,哈哈。但詐騙就是一個模糊地帶,我現在連載的《殺手的戀愛相談》也是,大家覺得這個職業有趣,有一些想像,但沒有真實樣本比對,那就是你能玩的空間。但還是得抓住大眾印象,賦予讀者真實感,再加上自己的詮釋,創作才會有趣。


屁孩:我專輯裡有一首歌叫〈幹話freestyle〉,完全沒有副歌,就是一直講一個叫Jason的人。我有一個朋友,他當然不叫Jason,我化名過了。他很愛健身,每天一直幹話,整天說那個妹子怎麼樣,講到我心想我看你還能怎麼掰,我一定要把你寫成一首歌。那時候想到的是一個概念:一首歌,6分鐘、爆長,前面一本正講故事,但最後的最後,我跟你講,這6分鐘都在浪費時間。最後一句歌詞是「這個故事要告訴我們」,然後我什麼都不講,一首歌就是可以這麼沒意義。但我最近發現,台灣人普遍不這麼懂無厘頭的趣味。可是什麼叫有意義?整個作品會完整,不是只有我給你100%,我可能完成50%,另外50%是觀眾,他們要有自己的詮釋。你要生氣,那也是一種娛樂,台灣還需要時間去養成幽默鑑賞能力。


在你們的創作中,笑聲往往有殘酷與黑暗的一面,在尺度上會怎麼拿捏?

謝東霖:你一定有一個政治正確的標準,但我們不一定要完全遵照,那個原則是很個人化的,是會浮動的,甚至有時候會有雙重標準。比如說我支持婚姻平權,但我的角色還是會玩性別刻板印象;我認同不應該騙人,但我也會像故事中的詐騙公司老闆一樣思考,社會上大家都在騙人,為什麼我不能騙人?我可能還腳踏實地的騙人,我會把自己各種矛盾、衝突的價值觀,幻化成各種角色去對話。創作這種東西,如果有一部作品完全政治正確而且很好看,拜託你給我,但我可以告訴你,絕對沒有。每一個角色一定都要有自己的價值觀,那個價值觀可能與世悖離,但因為他們湊在一起,大家才會覺得有趣。


意見領袖


屁孩:這件事其實有一陣子很困擾我,因為每個人的政治正確都不一樣,現階段我只能以我自己的道德量尺為標準,我絕對不能要求大家都要覺得好笑,我也不能要求大家說我才是對的。所以我要做好心理準備,如果有一天真的不小心,我的道德量尺某一個點跟大部分的人都不一樣,而我惹怒了這大部分的人,那我這份工作沒了,我得接受這件事情,我得接受這一個幽默家的職業風險……(完整內容請見《LaVie》2020年3月號)


謝東霖

台灣漫畫家,作品以幽默、奇想、諷刺見長,目前是知名網漫平台LINE WEBTOON台灣區跨足最多連載作品的作者,另有漫畫作品與鏡文學簽約,出版作品有《西遊面紙》、《入伍吧!魔法少女》、《我在詐騙公司上班》,後兩部作品同時入選2020法國安古蘭漫畫節台灣館推薦書目。


屁孩

一流演員演二流饒舌歌手用三流話題惹怒四流觀眾。曾參與《中國新說唱》、《聲林之王2》,代表作〈陷阱妹〉、〈她gucci的時候眼淚總是prada prada的dior〉,合力刷爆YouTube千萬點擊。獲選KKBOX「2020潮流新聲」、以〈陷阱妹〉入圍第10屆金音創作獎最佳嘻哈單曲。2019年底推出首張專輯《屁文觀止》。


採訪整理|張以潔 攝影|林政億 圖片提供|各單位 服裝協力|團團選品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photo1 /5

謝東霖的四格漫畫風格源自社群網路的特性,出版成書依舊保留強列個人色彩。

photo2 /5

屁孩的首張專輯《屁文觀止》設計如同國文課本,從內容、形式上顛覆傳統。

photo3 /5

謝東霖用插畫反諷現實,圖中為描繪"意見領袖"。

photo4 /5

屁孩說,看到媽媽帶著小孩來聽現場,他會提醒媽媽們「酌量使用」。

photo5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