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台灣舊車站改頭換面!台東「瑞源車站」常式建築讓小鎮驛站化身居民回家的客廳

La Vie 2020/5月號《共同生活的可能》

本文摘錄La Vie雜誌2020/5月號《共同生活的可能


除了迎送家人、友人和情人,你還會在車站逗留嗎?拿放大鏡檢視車站時,會發現整座城市的樣貌都隱藏其中;原來,車站是一個在運輸之外,不僅是象徵歷史與人文的微城市,更是連結人們共同生活的大平台。


「火車站的角色其實一直在改變,或應該說,現在被賦予更多任務。」當我們談起車站公共性時,國立交通大學建築研究所教授龔書章這麼說,車站除了承擔交通連結責任,也替市民保存公共記憶;並各自被賦予不同的門面意義,妝點城市意象。而當代車站還多了一項功能:「以前車站叫Station、現在叫Platform,開始服務城市生活的不同面向。」連結商業活動、生態系統,創造你我「公共生活」的大平台。


鄉村型車站 成為小鎮居民回家的客廳

廣納生活機能的都市型車站和居民的日常熱鬧交鋒,但也有另一種車站,它在鄉野間安靜地陪伴著小鎮居民生活,例如出自常式建築之手的台東鹿野鄉瑞源車站。「做一個鄉村的小車站,你必須對於歷史紋理、自然地景關係、當地產業有絕對的投入,才有辦法做得好。」龔書章補充,鄉村車站是當地居民對家鄉情感的投射,對於離鄉背井的人,車站所賦予的「離開」和「抵達」別具意義,因此車站能否塑造「回到家的感覺」便很重要,「大都會車站和鄉村車站所擔負的任務是不一樣的。」


共同生活的可能


「時間在那邊好像都是靜止的。」瑞源車站位處花東縱谷一帶,鐵路沿線都是稻田聚落,「神奇的是,鐵路在抵達瑞源前岔開了。」因此,大部分的人並不曉得瑞源的存在,使得這座車站遺世獨立;而正因明白地域特性,常式建築刻意保留原有的寂寥感,「如果讓這裡變得非常喧嘩反而不道德。」常式建築主持建築師張正瑜觀察到,瑞源居民對參與公共事務並沒有太大興趣,而瑞源也正缺乏「大家可以一起做些什麼事」的地方,因此決定將車站設計為「聚落的客廳」,希望能強化居民之間的連結;畢竟,以區間車為主的瑞源車站,一天只運行兩班莒光號,每天載運量只有十幾人,「運輸功能已經退位。」


共同生活的可能


張正瑜認為,車站具備保存當代記憶的功能,這也是除了凝聚居民外,車站公共性意義的所在。建造瑞源車站時,對東部營建水平有很深的感觸,施工的不完美,卻恰恰標記了當代的真實狀態,「無關乎美醜,現實條件的反應才是最值得紀錄的。」希望營建痕跡都能轉化成被述說的故事,最終寫入東部歷史。


文|曾智怡

圖片提供|Mecanoo、常式建築

完整內容以及欲知更多公共場域的意義,請見La Vie 2020年5月號《共同生活的可能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photo1 /3

photo2 /3

photo3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