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北美館《未完成,黃華成》亮點!窺探台灣前衛藝術家300本書封設計、手稿等創作

1960年代即顛覆台灣藝術文化想像的設計先鋒

《未完成,黃華成》「大句點」展場照,2020,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張照堂,《藝術家・黃華成・野柳》,雷射輸出銀鹽相紙,103 x 69 公分,1978,臺北市立美術館典藏。

《未完成,黃華成》「大台北畫派一九六六秋展」展場照,2020,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未完成,黃華成》蘇育賢《先知》,2020,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未完成,黃華成》「《劇場》的劇場」,2020,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未完成,黃華成》「電影實驗的未竟想像」展場照,2020,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未完成,黃華成》「六〇年代的藝文擾動」還原1966年台大校園裡現代詩展的場景 ,2020,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黃華成,海報設計《給杜老頭五個銅板》,1976, 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黃華成,《靜物》油彩,51x61公分,約1958,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典藏,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黃華成,《先知》劇照,1965,©莊靈,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黃華成,實驗電影《實驗002》劇照,1967,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黃華成,告別式設計草圖,1996,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黃華成,「大台北畫派1966秋展」請柬信封,1966,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黃華成,「現代詩展」《洗手》作品照,1966,©龍思良,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臺北市立美術館(簡稱北美館)藝術家研究大展《未完成,黃華成》正式開展,從5月9日至11月8日半年時光,讓台灣人得以一窺這位藝文及設計界的前衛先鋒。 本次大展邀請客座策展人張世倫擘劃,並徵得資深藝術家張照堂擔綱歷史諮詢與史料提供的重任,重現藝術家黃華成生前重要展覽事件中發表的「作品」、「行動」及相關文獻。本展涵蓋其繪畫創作、300本書封設計及手稿、影片和舞台裝置,呈現藝術家在跨領域創作所引領的多方概念思維。


「未完成,黃華成」展場照,2020,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台灣前衛藝術設計先驅

黃華成於1954年進入台灣師範大學藝術系,在學期間展現獨樹一格的藝術觀念,1958年自師大藝術系畢業後,旋即踏入現代藝術創作,1960年代起實踐橫跨多種領域,舉凡繪畫、文學、廣告、設計、現成物、裝置、觀念藝術、劇場、實驗電影等等皆有涉獵,除了是《劇場》季刊核心份子,並曾創立成員僅有一人的「大台北畫派」,所展現的創新概念與不妥協態度,讓他成為台灣戰後前衛藝術的先鋒。1970年代黃華成專注書封設計,開創運用現成物拼貼、攝影手法表達書籍的意象與概念,以大膽新穎的風格為台灣書封設計開闢新方向。


張照堂,《藝術家・黃華成・野柳》,雷射輸出銀鹽相紙,103 x 69 公分,1978,臺北市立美術館典藏。黃華成,「現代詩展」《洗手》作品照,1966,©龍思良,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黃華成生前曾換過30幾次工作,活躍時期使用諸多化名發表作品並參與展覽活動。誠如藝術家所示:「介入每一行業,替他們作改革計畫」(節錄自《大台北畫派宣言》第三條),他超越當時創作的環境限制,於1960年代起不斷激盪、導引一股新的社會文化革新運動。然而隨著黃華成的早逝、壯志未酬,及缺乏後續研究,許多作品佚失不存,為台灣現代藝術史留下許多未解之謎。


黃華成曾言:「藝術是會腐朽的,而且立即腐朽,新的總比舊的好。」但然而這位藝術先驅即便已離世近25年,其獨樹一幟的設計概念,仍舊持續影響著新一代各領域創作者。本次特展以黃華成遺留手稿、工作文件與史料研究為主軸,試圖追尋其創作生涯中的重要軌跡。策展人張世倫在缺乏足夠藝術家「真跡」的限制下,以僅存、保留於臺師大的三件原作為起點:一方面「以黃華成為線索」,將其參與的各類活動為史料支點,探索當年文藝青年在現代主義氣氛下嘗試創作的集體實踐;二方面嘗試彰顯黃華成個人突出破格、持續翻新、顛覆擾動、實驗辯證的前衛精神。在原件匱乏的情況下,攝影家張照堂曾為黃華成摯友的情誼與時代見證的角色,以及其珍藏的檔案文獻,至為關鍵,得以還原藝術家在歷史情境中的真實面貌。


「六〇年代的藝文擾動」展場照,2020,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未完成,黃華成」「電影實驗的未竟想像」展場照,2020,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大台北畫派

1966年黃華成發表《大台北畫派宣言》共81條宣言,打破當時人們對於神聖藝術展覽的想像界線,其《大台北畫派一九六六秋展》更將觀念藝術、現成物、裝置藝術置入其中,擱在入口的是一塊木板,被策展人從畫冊上東撕西扯下來的名畫包覆著,而想進一步觀看那沒有畫作的展覽,你得先踩著那塊彷彿承載滿滿藝術能量的地毯當踏板,就當時而言,幾乎像是褻瀆了藝術領域。


未完成,黃華成「大句點」展場照,2020,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板凳、沙發、鍋碗瓢盆、畫框等日常之物散放於展中,就是不見任何畫作,然而回過頭看,這正是現今大眾再熟悉不過的裝置展,有如走進創作者最真實的想像世界,而黃華成無疑是台灣裝置與複合藝術的先驅。


未完成,黃華成」「大台北畫派一九六六秋展」展場照,2020,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台灣前衛藝術設計先驅!走進黃華成神祕的《未完成》創作世界


300本以上書封設計展出

「好的封面設計是這本書的第一次書評。」黃華成說道。隨著1970年代台灣出版業逐漸企業化,中小型出版社對於裝幀設計的需求逐漸增加,當時黃華成至少設計出300多本書封,每個月甚至高達20多本,而水準最齊的莫過於在遠景出版社時期(遠流前身)。像七等生的著作《我愛黑眼珠》封面,他找來莊靈老師的女兒擔任女主角,手拿剪刀、眼矇布巾、布巾上還畫眼珠,引起轟動和批評,說這設計太聳動和小說精神不符,但黃華成根本不會在意這些。」


「未完成,黃華成」「書封設計的一代名家」展場照,2020,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失傳影片再現

2017年藝術家蘇育賢曾以《石膏鑼》重新演示黃華成重要劇作《先知》(1965)向其致敬,亦在本展呈現,引領觀眾穿越時空理解黃華成對於前衛的詮釋。展覽亦擇選復刻黃華成臨終前所作「大台北畫派三十年」發表會現場,聚焦在藝術家凝視生命盡頭的重要時刻。值得一提的是,原片已佚失的黃華成實驗電影作品《生之美妙》(1967),這部與劇作《先知》互為表裡地象徵六〇年代文藝青年精神狀態與心靈世界的實驗電影,亦在籌展期間時重新尋獲,將於本展進行睽違半世紀的特別放映。


黃華成,《先知》劇照,1965,©莊靈,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黃華成,《先知》劇照,1965,©莊靈,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北美館林平館長表示:「本次啟動多年來近乎不可能的展覽企劃,透過難能可貴的史料集結,除試圖呈現黃華成創作研究的整體觀,更藉由其藝術行動檔案化的歷程,引領觀眾召喚更多樣的文化記憶,深具有補綴台灣現代藝術史空缺的積極意義。」本展展出歷時6個月,專輯預計於8月底出版,一套三冊分別以專文論述、手稿文字、作品圖像的方式,收錄藝術家言語、策展及專家觀點,亦難能可貴納入策展顧問張照堂對黃華成的觀察與回顧,希望為台灣前衛藝術先鋒黃華成留下跨時代研究的印記。


《未完成,黃華成 》(An Open Ending: Huang Hua-cheng)

展覽日期|2020/05/09 (六)- 2020/11/08 (日)

展覽時間|週二至週日 9:30-17:30,週六 9:30-20:30,週一 休館 

展覽地點|臺北市立美術館 3樓 3B展覽室(臺北市中山區中山北路三段181號)

*即日起須配戴口罩且額溫未超過37.5度者,始得入館,並於入館時實名制登記聯絡資料。


via 北美館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未完成,黃華成》「大句點」展場照,2020,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photo1 /14

張照堂,《藝術家・黃華成・野柳》,雷射輸出銀鹽相紙,103 x 69 公分,1978,臺北市立美術館典藏。

photo2 /14

《未完成,黃華成》「大台北畫派一九六六秋展」展場照,2020,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photo3 /14

《未完成,黃華成》蘇育賢《先知》,2020,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photo4 /14

《未完成,黃華成》「《劇場》的劇場」,2020,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photo5 /14

《未完成,黃華成》「電影實驗的未竟想像」展場照,2020,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photo6 /14

《未完成,黃華成》「六〇年代的藝文擾動」還原1966年台大校園裡現代詩展的場景 ,2020,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photo7 /14

黃華成,海報設計《給杜老頭五個銅板》,1976, 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photo8 /14

黃華成,《靜物》油彩,51x61公分,約1958,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典藏,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photo9 /14

黃華成,《先知》劇照,1965,©莊靈,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photo10 /14

黃華成,實驗電影《實驗002》劇照,1967,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photo11 /14

黃華成,告別式設計草圖,1996,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photo12 /14

黃華成,「大台北畫派1966秋展」請柬信封,1966,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photo13 /14

黃華成,「現代詩展」《洗手》作品照,1966,©龍思良,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photo14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