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什麼是推測設計?專訪《推測設計》概念設計研究者Dunne & Raby的思維大哉問!

La Vie 2020/6月號 推測未來的設計

Dunne & Raby於2013年設計的〈Digicars with Rock〉,選自〈United Micro Kingdoms〉設計案,想像英國發展成四大區塊,分別住了數位極權派、生物自由主義者、無政府演化論者、和共產擁核人士。

Dunne & Raby於2009∼2010年間創作的〈採食者〉(Foragers)系列作品,以其他哺乳類、鳥類、魚類和昆蟲的消化系統為靈感,設計出在未來缺糧世界中,可以消化更多元植物的體外消化義肢結構。

Dunne & Raby於2009∼2010年間創作的〈採食者〉(Foragers)系列作品,以其他哺乳類、鳥類、魚類和昆蟲的消化系統為靈感,設計出在未來缺糧世界中,可以消化更多元植物的體外消化義肢結構。

Dunne & Raby於2009∼2010年間創作的〈採食者〉(Foragers)系列作品,以其他哺乳類、鳥類、魚類和昆蟲的消化系統為靈感,設計出在未來缺糧世界中,可以消化更多元植物的體外消化義肢結構。

Dunne & Raby於2015年創作的Meinong's Taxonomy of Objects(Meinong's Jungle)系列作品,以奧地利哲學家Alexius Meinong的理論為出發點,探索虛構與想像物體新的美學可能性。

Dunne & Raby於2015年創作的Meinong's Taxonomy of Objects(Meinong's Jungle)系列作品,以奧地利哲學家Alexius Meinong的理論為出發點,探索虛構與想像物體新的美學可能性。

本文選自La Vie雜誌 2020/6月號《推測未來的設計


推測設計思維從2005年英國皇家藝術學院設計互動系(Royal College of Art, Design Interactions)開始慢慢萌芽,經過十幾年催化,近年在西方的設計、藝術、文化領域,引起了廣大的影響與辯論,在東方,這股氛圍也緩緩升起中,而《推測設計》一書作者Anthony Dunne & Fiona Raby就是這股思維的開端。


「我們與菲利普.狄克(Philip K. Dick)*一樣相信,世上不只有一種現實,而是有70億種不同的現實。」Dunne & Raby在《推測設計》裡說到。「你可以重新想像一個世界觀去發展你的概念,便不會被現實的因素所侷限。」在英國皇家藝術學院任教期間,他們也曾對當時就讀研究所、如今身為推測設計師的宮保睿如此分享,讓設計師們跳脫現實世界的框架,跨越現實與非現實之間的世界。


這次我們特別邀請到曾就讀英國皇家藝術學院設計互動系的推測設計師宮保睿,與他的老師們Dunne & Raby進行一場跨海專訪。了解Dunne & Raby在2015年離開英國皇家藝術學院到了紐約新學院(The New School)之後,如何延續展開設計思想實驗?而他們又是如何打開設計的可能性?希望透過以下宮保睿與Dunne & Raby的專訪,一窺兩人腦中的設計、想像與社會夢想。


Q1 我很好奇兩位為什麼會提出「推測設計」這個概念,是基於在設計領域的哪些經歷和體驗呢?

我們從英國皇家藝術學院畢業後,搬去日本待了許多年,沉浸在一個與1980年代後期英國相比,科技扮演很不一樣角色的環境之中。那時我們在兩個截然不同的環境下工作,Fiona進入Kei'ichi Irie工作,而Anthony在Sony任職 。在Sony期間,Anthony體驗到那裡每個人都非常地溫暖與慷慨,同時也見識到大量生產設計的侷限性,所以每個下班後的夜晚,都會跑去Kei'ichi Irie的事務所與Fiona一起做建築競賽的案子。Kei'ichi Irie從事設計工業房屋、私人住宅、照明設備、展覽的概念計畫、教書並撰寫有關他建築與電腦理論的文章,Kei'ichi Irie經營事務所的方式影響我們很深,我們喜愛這樣跨領域的工作方式並讓不同領域間相輔相成。


經濟蕭條的1990年代早期,我們回到倫敦並開始在建築與設計學校兼職教書,也回到英國皇家藝術學院分別攻讀哲學博士與碩士,同時在1994年創立了 Dunne & Raby。對我們來說Dunne & Raby是個多元與並存的存在,它是一個研究單位、一個共同創新實踐的名字、也是一個與產業客戶合作的公司。


Dunne & Raby於2009∼2010年間創作的〈採食者〉(Foragers)系列作品,以其他哺乳類、鳥類、魚類和昆蟲的消化系統為靈感,設計出在未來缺糧世界中,可以消化更多元植物的體外消化義肢結構。


有個問題從以前便影響著我們的作品,尤其在最初的時候:設計(特別是工業設計與互動設計),可否從嚴峻的商業脈絡中脫離出來,並轉移到藝術與設計學校的學術環境之中?批判設計概念來自於以下提問:設計可否作為一種批判性實踐的形式,挑戰我們對日常生活中科技產品與系統上的狹隘假設與成見?而推測設計的概念,則是起於使用假設性產品提案時,它是否能讓像是生物科技與人工智慧領域研究所延伸出的社會、文化、甚至是倫理意涵,可以被非專業的大眾具體化理解與閱讀?


從一開始,我們就透過與不同行業和文化組織合作計畫,呈現教學和學術研究。作為學者,我們很早就決定將重點放在展覽上,而不是學術論文,這是我們共享工作與計畫的一種方式,也可以藉此與各種實踐者以及其他學者建立聯繫。


Q2 你們如何定義設計與設計師的角色?

哈!這是一個看似簡單卻難以回答的問題。在現在,設計意味著很多事,也有許多傳統像是:斯堪地那維亞參與式設計、義大利激進設計、德國工業設計、英國藝術與工藝等,而這些還只是在歐洲。所以根據你是遵循藝術學校路線、工程、還是商業路線,設計可以意味著更多不同的事物。對我們來說,設計是透過日常事物的設計,從物質中啟發意義,使想法具體成形的過程。這些想法可以是態度、價值觀、信仰與意識型態等,都是看待世界的一種方式。設計師必須意識到他們是透過作品幫助想法成為有形的狀態,或是以作品去批判、去開發不同對立面。在我們看來,這還是不夠的,設計在某種程度上被視為中性,但它應具體化成一種特定的方式去看待這個世界。


Dunne & Raby於2009∼2010年間創作的〈採食者〉(Foragers)系列作品,以其他哺乳類、鳥類、魚類和昆蟲的消化系統為靈感,設計出在未來缺糧世界中,可以消化更多元植物的體外消化義肢結構。


Q3 批判設計(Critical Design)與推測設計(Speculative Design)這兩種概念都是由你們提出,這兩者之間的差別為何?是否有任何重疊之處?

它們只是用不同的方式來做設計。一個專注於用設計去批判各種主題,而另一個著重於策略,透過虛構跳脫出現下。批判設計可有推測性,而推測設計可有批判性。但最好不要太專注於這些標籤,有許多方式可以使設計有批判性,也有許多方式可以透過設計表達推測性思維。


Q4我非常榮幸可以成為你們在英國皇家藝術學院設計互動系的學生。這次也想請你們分享如何透過思想實驗的方式來啟發學生?

在紐約新學院我們共同主持Designed Realities Studio,我們進行了一個實驗,嘗試用設計去串聯學校內的其他科系與領域,主要以實踐導向的研究與作品導向的教學進行,目的是整合理論與實踐,對於被政治與科技交織而成的現今社會,做出具體化的回應。


目前我們專注於與社會研究新學院(NSSR)的社會科學系師生合作,發現實踐與思考的推測形式與他們的領域有很好的共鳴。我們一直與人類學、社會學、哲學和政治學領域的碩士與博士學生合作,探索「推測」如何影響他們正在進行的研究。同時,我們班上設計專業的學生正在擺脫舊有解決問題為導向的方法,開始嘗試新設計性的調查形式。現在仍處於起步階段,但交叉影響已經開始萌芽,是非常有前景的。


Dunne & Raby於2015年創作的Meinong
Dunne & Raby於2015年創作的Meinong



以下是我們現在的教學方式

其他的現實

我們鼓勵學生從普遍價值觀與思維方式躍入一個平行領域,在平行領域中的價值觀是一種信念,而且彼此之間、甚至在我們的世界/現實中可能是沒有意義的。這真的很難做到,它就像跨越障礙或從高處跳水一樣。作為老師,我們協助建構一個讓學生從這個世界進入那平行世界的入口。


被理性所驅使的直覺

你必須建立對直覺的信任,讓直覺在即刻產生,才能避免想太多。在這類工作中,直覺和本能很重要。當學生完成思維觀念的轉換,他們也需要對既存世界有所了解,但不用太多,恰好能讓這世界稍微轉換即可, 否則這世界將會變成一個過度設計的幻想世界,或是落入為建造而建造的狀態。


以虛構進行的思想實驗

這個想法是利用想像的世界來發展與現實的對立面,使學生能夠以不同的視角進行設計、質疑假設,開拓新的可能性並釐清他們對特定問題的看法。這些都是思想實驗,利用虛構的方式幫助人們思考事物。以虛構進行的思想實驗,不是想像這個現實世界的未來,而是推斷一個跟現實世界緊密相連的虛構版本,但也因為合理性的需求,還是受到了限制。


美學與疏離

未來有其特定的美學規則,這句話已成為陳腔濫調。但思想實驗有著自己的美學,它可透過疏離、輕度荒謬與抽象去讓我們相信這些虛構世界不是「現實的」,以激發觀者的想像力,企圖引起人們思考,並且作為一種催化劑激發人們進一步的想像。


Q5 我非常好奇身在紐約新學院裡Designed Realities Studio的現況?以及你們正在進行的相關計畫?

目前我們正在進行一個名為「Realists of a Larger Reality」的計畫,這段話是從美國重要奇幻科幻文學作家娥蘇拉.勒瑰恩(Ursula Le Guin)挪用而來。此計畫包括許多新的文本與設計作品,而它們都是著重於以「不可能」作為一種思考方式, 去探索我們集體的想像之中如何創造對於「何謂可能」的限制。


我們最近為這個計畫設計了一系列想像行星的地球儀。每個地球儀都代表著不同種類的想像力去思考世界與現實本身。概念有些來自文學小說、有些來自科學理解的邊緣、一些來自業餘思想實驗、一個是來自陰謀論。它們共同提出了一個擴大的現實,在這個現實中他們可以共存──成為多元世界的地球儀與多變的世界。


這系列是由在德國Haus Lange Haus Esters舉辦的紀念100年包浩斯展覽所委託創作。我們被要求設計一種日常生活用品,它需要暗示日常生活的另一種可能性,所以我們選擇了地球儀。如今,作為一種居家生活的物品,地球儀幾乎已成為一種庸俗的形式,但我們發現地球儀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概念模型之一,其物理性令人著迷。這使我們能夠以不同觀看與理解世界的方式帶入家庭環境之中。


Q6 你們想對推測設計感興趣的台灣學生或設計師們說些什麼?

保持批判與質疑,這樣才能找到自己的路且尋見自己的聲音。設計是一個年輕的領域,即使是學生,你也可以為該領域做出貢獻並推動事物向前發展。嘗試釐清可透過設計來解決的議題與問題,而這些最好是透過我們身為公民的角色或是政治、法律、激進主義等領域來著手。


Dunne & Raby

Anthony Dunne與Fiona Raby 為紐約新學院設計及社會調查教授與Designed Realities Studio共同主持人。2005∼ 2015年Dunne與Raby曾於RCA設計互動系任教。他們是多本書籍的作者,其中包括《推測設計》。作品展覽於MoMA、巴黎龐畢度藝術中心與倫敦設計博物館,也被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V&A美術館、奧地利應用藝術博物館(MAK)永久收藏與多個私人收藏。2015年獲初創的MIT媒體實驗室獎。


採訪整理|宮保睿

圖片提供|Dunne & Raby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La Vie雜誌 2020/6月號《推測未來的設計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Dunne & Raby於2013年設計的〈Digicars with Rock〉,選自〈United Micro Kingdoms〉設計案,想像英國發展成四大區塊,分別住了數位極權派、生物自由主義者、無政府演化論者、和共產擁核人士。

photo1 /6

Dunne & Raby於2009∼2010年間創作的〈採食者〉(Foragers)系列作品,以其他哺乳類、鳥類、魚類和昆蟲的消化系統為靈感,設計出在未來缺糧世界中,可以消化更多元植物的體外消化義肢結構。

photo2 /6

Dunne & Raby於2009∼2010年間創作的〈採食者〉(Foragers)系列作品,以其他哺乳類、鳥類、魚類和昆蟲的消化系統為靈感,設計出在未來缺糧世界中,可以消化更多元植物的體外消化義肢結構。

photo3 /6

Dunne & Raby於2009∼2010年間創作的〈採食者〉(Foragers)系列作品,以其他哺乳類、鳥類、魚類和昆蟲的消化系統為靈感,設計出在未來缺糧世界中,可以消化更多元植物的體外消化義肢結構。

photo4 /6

Dunne & Raby於2015年創作的Meinong's Taxonomy of Objects(Meinong's Jungle)系列作品,以奧地利哲學家Alexius Meinong的理論為出發點,探索虛構與想像物體新的美學可能性。

photo5 /6

Dunne & Raby於2015年創作的Meinong's Taxonomy of Objects(Meinong's Jungle)系列作品,以奧地利哲學家Alexius Meinong的理論為出發點,探索虛構與想像物體新的美學可能性。

photo6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