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專訪/《黑喵知情》幕後創作故事!用「寵物溝通」觸發人生未有過的療癒情感

導演陳保中親揭如何打造以「寵物溝通」為主軸的質感台劇

店貓進財(左)趁簡嫚書演哭戲時,偷吃桌上烤魚

施名帥在《黑喵知情》飾演立委助理

連俞涵在《黑喵知情》與寵物演員有許多對手戲

施名帥與天竺鼠「阿喵」(中)、黃金獵犬「小小」(右)同桌吃飯,因拍戲期間太常與其他萌寵相處,自家愛貓聞到殘留動物味,氣到尿尿抗議。

簡嫚書在《黑喵知情》飾演寵物醫院院長,外表看似冷漠,其實內心溫暖有善心

黃金獵犬「小小」(左)、天竺鼠「阿喵」(右)

施名帥在《黑喵知情》與黃金獵犬「小小」有許多對手戲

戲劇往往在多加了人味、現實感下更容易產生共鳴。尤其讓戲劇本質貼近生活感更能加深了觀眾進入戲劇核心的意願,把既定框架甩開舊套路,所產生的新鮮感與議題操作的故事,在台劇市場中仍是大有可為。 


即將在8月2日於LINE TV上映的新台劇《黑喵知情》,以「寵物溝通」做為戲劇主架構,串聯劇中各個角色,包括施名帥、簡嫚書、連俞涵、王家梁、陳以文、尹昭德、蔡燦得、姚愛甯等,描繪人與動物間的情感。但一開始就要針對寵物溝通題材開發故事,導演陳保中坦承剛接觸時也是滿滿疑惑,甚至以為這東西跟算命差不多。


他與編劇謝宗臣在2018年時開始田調「寵物溝通」題材故事,研究後反而產生很大的興趣,接觸到的案例非常多元,有悲傷、感人、好笑的,「我覺得這內容實在太有戲了,因為這是跟大家距離很近的感情」。但聊起寵物溝通難免會聯想到玄幻,他因此也更想把故事本質貼近生活,就算覺得不可思議,也剛好可以藉此辯證生活中的許多未被觸發的情感。


連俞涵在《黑喵知情》與寵物演員有許多對手戲 (1)


《黑喵知情》發覺寵物溝通重要的不是寵物,是溝通這件事情,「溝通不只是在寵物身上,更多的是跟你愛的人、家人,身邊的人事物的關係。」他認為不是住在一起就是家人,而是相對需要要有同理心及關懷。相對在寵物溝通中也可以從其中獲得另一面的人性思維,「比如動物真的很單純,愛你就是愛你,若不愛你,那個理由也都很單純。可是有些人,包括身邊的朋友,他們跟動物相依為命,有時卻把牠們變成一種寄託了,或是情感的轉借。」他認為回到現實面就可反映人在愛與不愛中時常糾結,怎麼繼續在情感中磨合也將是劇中所放的重點。


黑喵知情

施名帥在《黑喵知情》與黃金獵犬「小小」有許多對手戲


在寵物溝通課中找到生命共感,故事主軸在娛樂與議題性中取平衡

實質的進入故事軸,當為觀眾帶來的不再只是單純娛樂性的調劑,做為第一部寵物溝通台劇如何把觀眾帶入其中將是一大挑戰。陳保中說首要就是先做功課,讓自身進入未知領域。開拍前全體主要工作人員都去上了初階寵物溝通課,為期兩天,第一天是淨化冥想,第二天就立刻試著溝通,大家帶自己家寵物的照片,先跟自己家的動物溝通開始,然後再跟別人交換。「我先跟自己的狗溝通:這兩個食物,你喜歡吃哪個?然後腦海開始有個畫面是狗跑向某個東西。也許是他喜歡這個食物的意思,但我也會懷疑這會不會只是自己腦中的想法。」


《黑喵知情》導演陳保中

《黑喵知情》導演陳保中


不過下一堂課就要跟身旁同學以對方寵物的視角交換溝通,當時身旁的是演員姚愛甯,陳保中請她問自己的狗會不會偶爾想到屋子裡來玩?因為他的家屬於有庭院,所以狗不是養在屋內,「結果姚愛甯把我家的門口完整描述出來,她說:你家是不是綠色紗窗門、有車庫,我一直看到那隻狗盯著裡面看。」這點讓陳保中嚇到,因為他家的狗真的每天都這樣子,「牠就是坐在綠色的紗窗門一直往裡面看。」


或許心中對待事物的視角有新的啟蒙,讓導演更有信心為該劇增添題材的獨特性。同時,拍攝前置期導演也找了許多案例參考,但比較多動物題材皆是電影,「像是可魯這種很悲、可憐的屬於比較人類的單面視角,或是怪醫杜立德那種非常娛樂的,又是把動物當成人類角色。」他期許自我挑戰找到其中平衡,除了有議題,也要有娛樂,企圖與觀眾找到連結共感。


動物魅力無限放大  成就最有愛的劇組

該劇從策劃到執行時應該會預想得到拍攝動物的困難度很高,怎麼會敢做下去?劇組前期就做了大概一年的功課,但因還是沒有這樣拍過,比如該劇在送文化部輔導金補助時,評審也認為要拍動物劇的難度太高。


但機緣下導演認識了一個動物行為訓練師的團隊,由四位動物行為訓練師組成,每位訓練師擅長的項目不太一樣,分別有擅長貓狗或爬蟲類、鳥類的區分。「我找這個團隊聊了很久,他們的訓練模式跟國外一樣,是讓狗和動物在自然和開心的狀態下做表演,完全不強迫他們。」劇組在大隊裡面直接編制了動物組,總共使用了104隻動物,涵蓋狗、天竺鼠、鳥、雞、貓,各式各樣的動物。


黑喵知情

簡嫚書在《黑喵知情》飾演寵物醫院院長,外表看似冷漠,其實內心溫暖有善心


動物拍攝是個大挑戰,卻想不到僅花三個半月即順利殺青。陳保中說「本來覺得動物要花時間,擔心劇組大家會不會耐煩,但拍攝現場真的沒有人生氣,比如貓做個簡單的表演,重來七八次,一位攝助在跟焦時,嘴角卻都一直掛著笑容,當下就覺得這就是動物的魅力。」


《黑喵知情》導演陳保中與男主角施名帥


在開拍不久後,動物演員也給他很大的安全感,陳保中心裡會想「原來真的可以這樣演喔!」因為動物演員常常做了一些比他們預期還要更好的表演,「到後期更是如此,也許是牠們習慣了這樣的環境,習慣做這樣的事情。」導演說常一喊卡,全組都「哇」的讚嘆,因為動物演技太厲害。


動物全台選角 前期作業困難更加乘  

這次劇中動物角色都是寫出角色之後,進行全台進行選角,跟人類選角一樣先看照片,選定外型跟性格之後再來試鏡、訓練。其中劇中的主角狗小小,牠戲份最多,訓練了六個月。陳保中就透露這隻小小其實用了六隻長得差不多的黃金獵犬,「他們長得像但性格各自不同,比如說小小A的性格很穩定,他就負責做專注訓練,拍攝時就專門負責拍表情特寫。小小B比較好動,他就做護衛犬的訓練,他的拍攝就負責走位,每一隻狗都是做自己性格最適合的表演,是這樣接力組合才完成拍攝。」


黃金獵犬「小小」(左)、天竺鼠「阿喵」(右)。

黃金獵犬「小小」(左)、天竺鼠「阿喵」(右)


不過拍攝初期也出乎預料地麻煩,畢竟加入動物後整個劇組的運作跟正常拍戲完全不一樣,「完全要配合動物組的調整,哪一顆鏡頭要先拍是不能照著順序來,要照動物的狀況。」而找場地時若有動物的戲,要至少提前一週確認場地在哪裡、拍到什麼位置,要帶動物提前一週去適應,比如像貓就很敏感,就不能選有飛機航道的空間拍攝。


沒有粉紅泡泡的故事  也能產生生活需要的溫度與愛

從美國念電影回到台灣後,陳保中拍攝的戲劇大多商業台偶像劇,過往較具討論的作品是《獅子王強大》,這回與朋友一起組團隊拍攝這部沒有粉紅泡泡偶像愛情的《黑喵知情》,就是希望在這樣的議題中,加入更多有意思的、可愛的、娛樂的故事線。「像韓劇或之前的日劇,成功營造出來大家對世界的印象。我覺得台劇理論上應該更可以對台灣的觀眾有這樣的效果,因為這是最熟悉的環境。」


戲劇拍攝前期《黑喵知情》在寵物溝通師身上需要有更多故事做功課,期間主創團隊在訪談中獲得不少想像,有些聽來不可思議又可愛的故事就是戲劇中想要保有的,「生活競爭下會讓我們更需要愛,這時候戲劇能產生共感就很重要。」比如這回後製剪接本來是一名剪接師在執行,但他後來每次去都有兩位剪接師在裡面,原來是被劇中動物所圈粉,自願來做這部戲。雖然只是一個小案例,但或許這也正是他想藉由《黑喵知情》帶出觀眾生活中沒有隔閡的感動。




文 / 潘怡豪

圖片提供 / LINE TV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店貓進財(左)趁簡嫚書演哭戲時,偷吃桌上烤魚

photo1 /9

photo2 /9

施名帥在《黑喵知情》飾演立委助理

photo3 /9

連俞涵在《黑喵知情》與寵物演員有許多對手戲

photo4 /9

施名帥與天竺鼠「阿喵」(中)、黃金獵犬「小小」(右)同桌吃飯,因拍戲期間太常與其他萌寵相處,自家愛貓聞到殘留動物味,氣到尿尿抗議。

photo5 /9

簡嫚書在《黑喵知情》飾演寵物醫院院長,外表看似冷漠,其實內心溫暖有善心

photo6 /9

黃金獵犬「小小」(左)、天竺鼠「阿喵」(右)

photo7 /9

施名帥在《黑喵知情》與黃金獵犬「小小」有許多對手戲

photo8 /9

photo9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