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簽收全蘭嶼的可愛浪漫!從素人郵差簡偉駿的視角看見最真實島上日常

La Vie 2020/8月號 島嶼的想像

在蘭嶼當郵差,幾乎全島的人都認識簡偉駿,他都介紹自己是東清的女婿,大家也都很疼他。

從野銀往紅頭的中橫山路,是簡偉駿最喜歡的路段,有一次還在路上遇到他的大伯,拉著他一起欣賞東清灣。

蘭嶼沒有紅綠燈,路上的動物就是天然的減速號誌。

簡偉駿來到蘭嶼的第一年,賣了一個夏天的咖啡,也愛上和人交流的工作。

有戶人家用洗衣機代替信箱,簡偉駿送完信特地拍照存證。

送信途中,簡偉駿常常收到居民的食物款待。

簡偉駿在冬天準備發車送信時,在車底下發現前來取暖的小豬。

簡偉駿是來自屏東的排灣族,跨海向達悟族的太太提親。

野銀的地下屋是蘭嶼的老部落,簡偉駿遇到長輩,第一句一定會用族語問候。

本文選自La Vie雜誌2020/8月號《島嶼的想像》


蘭嶼已經夠有趣了,從郵差簡偉駿眼中看出去的蘭嶼,竟還能更有趣。在車子底下發現躲著取暖的小豬,送信途中不時有居民贈送食物,還有人用洗衣機代替信箱。他送信給島上的每一個人,也一路簽收每一個好笑好氣好愛的蘭嶼故事。


我是來自屏東的排灣族,在大學參加原住民文化研習社認識了我現在的老婆,她是蘭嶼達悟族人,我們在一起2、3年後,她就帶我回家鄉看看,那也是我第一次來到蘭嶼。從飛機上往下看,藍藍的海洋、小小的村落,覺得整座島嶼都在迎接我。2017年她考上蘭嶼的公幼教保員,我也跟著來到這裡定居,因為蘭嶼的孩子在高中後多半是外宿,跟父母相處的時間很少,我想陪她一起回家。


島嶼的想像


來到蘭嶼的第一年,我賣了一個夏天的咖啡,因為以前是咖啡師,就在東清開了一間只有3個座位的精品咖啡店。我很喜歡和客人互動,常常開玩笑說,今天又客滿了怎麼辦?但也不過就3個人而已,哈哈。之後碰上冬天的旅遊淡季,我每天在家讀書準備郵差招考,因為就像我喜歡服務客人一樣,我想從事和人有交流的工作,跑遍大街小巷。2018年夏天我考上東部榜首,自願分發到蘭嶼服務。


島嶼的想像


送信有科學 門牌無邏輯

一開始學長常虧我,在蘭嶼郵差沒做滿一年,路是記不起來的啦。我就不相信,放假的時候帶著老婆去各部落,自己畫路線圖,很多地方連她都沒去過。一路上也跟居民們說,我是新來的郵差,以後多多照顧。蘭嶼的門牌常常亂跳號,不像台灣一邊是單號、一邊是雙號。像是野銀部落的地下屋,要不是有人帶我,我原本都不知道這邊有哪幾戶人家。我不曉得是老人家很心疼門牌掛外面會吹風淋雨還是怎麼樣,地下屋的門牌是掛在家裡面的。我剛開始送信的時候,都要彎著身體爬到屋內看,或者問屋主你們家是幾號?不只地下屋的門牌很難找,還有人會把門牌掛在很奇怪的位置,不掛正門,掛在側邊;更誇張的是,有人家裡的信箱是洗衣機,他就留一張紙說,有信就直接丟這邊。我放完信就拍照存證,是你叫我丟的喔!


島嶼的想像


結果我半年就學會認路了,我現在還發現,送信是有科學邏輯的,東北季風的時候,絕對不可以從紅頭往東清送,因為椰油往朗島部落的洞口風速很強,我常常看到一堆遊客在那裡拍照,很危險欸,東北季風超猛的,落石會打死人。所以上班前一定要看風向和風速,嗯,今天風很大,要「倒著送」,先騎到最遠的野銀,再回來郵局所在地紅頭。


島嶼的想像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很多人寄信來蘭嶼都只寫「蘭嶼+姓名」,夠狠的連電話都不留,本地人跟外地人都會這樣。上禮拜我就遇到一個寫著「蘭嶼163號」的包裹,名字我也沒看過,這時就要推估,哪幾個部落有163號?再一個一個去問。還有些人會亂寫地址,前幾天送一個現金袋,我一看姓名和地址,想說奇怪,這個人不是明明住156號嗎?後來我找到他,告訴他住址寫錯了啦,他說沒有啊,他寫的是他表妹的家。還有一種很常發生的,很多人在舊部落與國宅各有一間房子,假設他平常住在國宅,就偏偏寫舊部落的地址,是要告訴我他房子很多嗎?哈哈。我都會跟他們說地址要怎麼寫,我會比較好送到,他們也都會聽,但有人會說:「可是我就夏天住這邊、冬天住那邊啊!」確實是這樣,很多人夏天開民宿,冬天就回部落,真的是夏天和冬天住址不一樣。


島嶼的想像


在蘭嶼最忙的是夏天,我們冬天有2個郵差,夏天則有3個。很多人會說現在都用網路,誰還要寄信?但這邊很多老人家不會使用網路繳費,電話費、網路費的繳費單超級重要,他們會很生氣捏,問我帳單怎麼還不送來?所以我在送信都會特別注意要繳費的東西,不要讓人家沒有電話可打。我也發現,蘭嶼老人家真的對在台灣讀書或工作的孩子非常好,台灣就買得到水果,老人家還是會特別寄,還寄快捷。假設那天天氣不好飛機停飛,水果就會放在郵局,但常常遇到一個禮拜都沒有飛,香蕉都催熟了,他就說要拿回他的香蕉。我常常幫忙寄芋頭、香蕉,甚至一夜干,覺得這邊的老人家真的很疼孩子。


工作要看人也要看天

在蘭嶼當郵差,文化尊重很重要。在飛魚季的時候,馬路上看到很多曬飛魚的架子,是不可以騎車穿過去的,這是在飛魚季的禁忌。我就直接走路進去,有包裹也是用推車推進去。還有像是這裡的喪家,會從家裡排木頭、線或任何東西,一路排到墳場,如果有這一家人的信,我就不會刻意跑到他們家送信,我會跟旁邊的人講,這一戶有東西,請他們來領。因為我已經結婚了,我岳母會很忌諱我把穢氣帶回家。


1J6A2743


能夠跟他們講族語,akey kong(阿公好)、maran kong(叔叔好),他們會覺得你這個郵差有在學習這邊的文化,第一印象會認同你這個人。但常常我講了第一句族語後,接下來的對話全部變成族語,我只好說,我不會聽這個耶,我是排灣族的,他們就笑說,早講嘛!除了人,天氣也要看,總不能下雨但是不穿雨衣吧?但我常常穿了雨衣但沒下雨,哈哈。這裡天氣變化很瞬間,好幾次脫雨衣脫到不想脫了。但我蠻喜歡在雨天送信,不覺得超浪漫的嗎?戴著安全帽,慢慢把信拿出來,丟到信箱裡!這時就會有一種安全感,我的信被我保護得很好。然後跑去給人家簽名,我就躲在屋簷下,看著大雨,哇,浪漫!然後發現衣服都濕了,哈哈,但其實有一部分也是流汗弄濕的。


島上的人真的好有趣

我常常跟我老婆說,自從我當了郵差之後,大家都對我很好奇耶,一直問我有沒有他的東西?所以我下班都不敢穿制服回部落,哈哈。上次申請紓困,還有老人家追到我家來,問我他的東西來了沒?但也因為這樣,幾乎全蘭嶼都認識我了。我最喜歡從野銀往紅頭這段中橫山路,我在這裡遇過野豬、山羊、蛇、蝴蝶、狐狸,秋天滿滿落葉,冬天整片都是芒草,島上的季節變化超大,今天的海跟昨天的海就是不一樣,你會感覺整個島是活的。記得一開始當郵差的時候,很多人看到我都說,欸奇怪你不是賣咖啡的嗎?我就開玩笑說,倒店啊。更好笑的是,他們會說,很想念你的咖啡捏,但通常這些人都沒有買過我的咖啡,哈哈哈。在蘭嶼工作就是這樣啊,很好玩,這邊的人真的好有趣,一直吸引我想要在這裡服務。


島嶼的想像
送信途中,簡偉駿常常收到居民的食物款待。



採訪整理|張以潔 

攝影|蔡耀徵   圖片提供|簡偉駿

完整內容以及欲知更多島嶼敘事,請見La Vie2020年8月號島嶼的想像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在蘭嶼當郵差,幾乎全島的人都認識簡偉駿,他都介紹自己是東清的女婿,大家也都很疼他。

photo1 /9

從野銀往紅頭的中橫山路,是簡偉駿最喜歡的路段,有一次還在路上遇到他的大伯,拉著他一起欣賞東清灣。

photo2 /9

蘭嶼沒有紅綠燈,路上的動物就是天然的減速號誌。

photo3 /9

簡偉駿來到蘭嶼的第一年,賣了一個夏天的咖啡,也愛上和人交流的工作。

photo4 /9

有戶人家用洗衣機代替信箱,簡偉駿送完信特地拍照存證。

photo5 /9

送信途中,簡偉駿常常收到居民的食物款待。

photo6 /9

簡偉駿在冬天準備發車送信時,在車底下發現前來取暖的小豬。

photo7 /9

簡偉駿是來自屏東的排灣族,跨海向達悟族的太太提親。

photo8 /9

野銀的地下屋是蘭嶼的老部落,簡偉駿遇到長輩,第一句一定會用族語問候。

photo9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