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天能》諾蘭大玩逆轉時間!主角沒有名字、逆流攝影、史詩爆炸場面等五大看點

別試著理解它,感受它。 

Don't try to understand it. Feel it. 


這大概是觀賞《天能》(TENET)的最佳註解!作為今年備受期待的大片,英國導演克里斯多福諾蘭(Christopher Nolan) 再度翻玩時間,甚至帶到另一層境界,若以風格來說,《天能》大概能稱得上是諾蘭版的《007》系列諜報片,裡頭無不充斥著新穎科技、異國景致和善惡分明角色,從第一顆鏡頭開始就節奏快速,而隨著人物角色越多,也讓電影更像是一團迷霧,究竟天能是什麼?時間順序轉化了嗎?


天能劇照


TENET 這個英文字,被認為出自龐貝古城遺址中所發現,稱之為薩托方塊 (SATOR SQUARE) 的石板,極為對稱的迴文體,恰巧也能對應到劇中情節,但它又不像是走進一道旋轉門,只是發現另一個平行時空存在般那樣簡單,以及不時出現的熵定律、祖父悖論等,《天能》像是上了一堂燒腦學分課程,縱使會產生錯亂,卻又無從抗拒眼前那華麗視覺衝擊 ,進而沉浸於其中,正如同台詞所述「別試著理解它,感受它。 」!


以下含部分劇情雷 請斟酌閱覽

主角沒有名字之謎

首度與諾蘭合作即出任主角重擔的約翰大衛華盛頓(John David Washington ),身為男主角卻在片中隻字不提其姓名,對此諾蘭表示其實此舉是向經典電影致敬,「老式諜報片裡有些很經典的角色,導演不會給他一個名字,像是在某些德國戰爭片裡面的,像是罪犯的角色,他都不會有名字,但那個人也是非常強大的存在,我想要我的主人翁沒有名字,是因為我想要他有那種非常崇高的地位,也就是遵循那些經典片的傳統,不要用名字或符號去侷限他,不要有那種結構或框架,我更希望他能夠活在當下。」所以電影讓約翰大衛他自己去描繪這個角色,和創建他的背景故事。


03【TENET天能】


熵是什麼?逆轉時間如何拍?

《天能》挑戰了大部分人對時間的認知,與逆轉時序有關的影視作品不下少數,但在諾蘭手上,時間則又昇華至另一境界,他創作裡的時間能夠彎曲、扭轉、平行發展,甚至逆轉,「故事關於時間的概念,我們如何經歷時間,並將這個科幻電影元素結合到經典的間諜電影橋段當中。」諾蘭說道。


天能


試著想想逆轉時間它會怎麼運作?諾蘭在電影裡施展了大銀幕魔法,不過他所想像的逆轉時間並沒有脫離現代物理學的可能性,並與熱力學第二定律(the law of entropy)有關;簡單來說這是事物總是朝著最大亂度的方向進行。諾蘭解釋:「每一個物理定律都是對稱的,不論時間向前或向後推移,結果都會一樣,除了熱力學第二定律。這個定律表示如果能逆轉系統的熵(entropy)流向,就可以逆轉那系統的時間流向,所以這個故事是根據可靠的物理。我也將劇本交給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基普索恩(Kip Thorne)過目,他幫助我完善了一些構思,縱使我們並非要創造出完全合乎科學準確性的情節,但劇情大概程度上仍根據真實科學。」


01【天能】


當然,運用拍攝技巧得以用超現實的視覺畫面補足想像,不過單靠攝影機去描繪時間變異,或是簡單倒置攝影,這些對諾蘭而言顯然是不夠的,他解釋:「時間的方向和我們身處的環境要有互動,例如物件如何在我們身邊移動,甚至我們呼吸的空氣。逆轉概念是不對稱的,所以這套規則頗複雜,並以更複雜的方法呈現出來。這意味著要用上多種技術,從演員到動作技術指導要能夠在不同方向應付動作場面,奔跑和行走;汽車可以在不同地形向前向後行駛,於是我們能夠在每個鏡頭改變我們慣用的技術,創造出那個特定的畫面。根據我們過去的經驗,如果我們能夠運用上大量不同技術,好讓我們在鏡頭與鏡頭之間能夠不斷轉換花樣,場面會更為擬幻似真。」因此在長期合作夥伴攝影指導伊特范霍伊特瑪 (Hoyte van Hoytema)掌鏡下,同時結合IMAX®超大規格底片和70釐米底片拍攝。,才足以創造出磅礡鏡頭效果。


走訪七國構築天能世界觀

該怎麼構築《天能》的世界觀?諾蘭認為電影所講述的是一個針對全世界的恐怖威脅,並且危及全人類的存亡,這麼重大的威脅是全片高潮迭起的故事核心,所以這部電影橫跨全球各地的場景對於營造整部電影的節奏和呈現龐大的規模至關重要,也助長了該片的格局,帶領觀眾走遍世界各地,拍攝橫跨七國包含愛沙尼亞、義大利阿瑪菲、印度、丹麥、挪威、英國和美國。製片艾瑪湯瑪斯(Emma Thomas)更表示她最希望能讓觀眾擁有一種逃離現實的體驗,讓他們被這個故事帶到另一個世界。


03【天能】


全片最具挑戰性和最驚險刺激的其中一場戲份,絕對是在塔林市中心一條繁忙的高速公路蘭納公路上展開的飛車追逐戲份,影迷能看到由肯尼斯布萊納(Kenneth Branagh )飾演的反派安德烈薩托(Andrei Sator)與主角一行人身處同一條公路,車輛卻同時順著時間向前行駛和逆轉時間倒退行駛。劇組取得當地政府的拍片許可,封鎖了八公里長的高速公路暫停通車三週。飾演尼爾的羅伯派汀森(Robert Pattinson )也獲得允許,親自上陣演出一小段特技飆車動作,艾瑪湯瑪斯表示當特技動作團隊評估羅伯派汀森的開車技術後,他們都很佩服他,於是就讓他親自上陣,演出許多特技飆車的高難度動作。



《天能》裡的史詩畫面

在預告中有出現的飛機撞擊橋段,事實上,它是真實發生的。劇組選在加州維克多維爾(Victorville)一個廢棄飛機場取景。聽起來十足瘋狂,但諾蘭確實用了一台貨真價時的飛機來拍攝,然後將其摧毀。


作為電影裡充滿震撼力的一幕,其實一開始規劃是用模型和特效完成,不過在經過仔細計算後,「我們發現買一架退役的真飛機較製作飛機模型和機艙便宜。」製片艾瑪湯瑪斯說。團隊挑選了一架退役波音747客機,而有趣的是,要撞毀這架飛機前,首要工作是要先維修它,補其已遺失和不堪用的零件。


解決了飛機,接著則是要找適合拍攝的場景,執行監製Thomas Hayslip表示:「由於這場戲飛機會輾過車輛,撞倒燈柱,最後撞向大樓,然後起火。這一系列都是機場不希望發生的事情,但我們全都做了。得到拍攝准許後,也邀請了波音前來,證明我們不會破壞他們的飛機庫或是停泊在內的飛機。我們請了物理學家去計算那場動作戲,這個重量的飛機,以這樣的煞機衝力,滑行速度會有多快,可以在多少時間內煞停,與及會停在哪裡。我們將結果給了波音,告訴他們如果在此時煞掣,飛機會滑行23呎並停在那裡。」為了安全並掌握控制,飛機不能以自己動能滑行,於是特效演員Jim Wilkey特地考取執照,親自開著拖車在跑道拉動飛機,而飛機偏離跑道後就交由滑輪系統去引導撞擊場面發生。而機師於機尾靠近輪艙的駕駛艙內駕駛,盡量遠離受撞擊及煙火效果的部分。



諾蘭的時間概念

我對時間的興趣是因為我們都生活在時間之中,我對時間的興趣也是因為我們用第一人稱的角度去客觀看待時間,然後觀眾去電影院會花上一段長短不等的時間看電影,我想要去檢視在我的作品中時間在大家眼中是什麼樣的。大家都在時間中生活,但時間也是非常抽象的,我們無法觸摸或品嚐,然後電影是用攝影機拍下來,攝影機的畫面會有時間碼,因此可以藉由線性剪接來呈現時間,我想用這個方式去探索,然後來解讀時間這個概念,對我來說,這就是一個拍攝電影非常好的題材。


天能劇照3


via 華納兄弟影業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photo1 /6

photo2 /6

photo3 /6

photo4 /6

photo5 /6

photo6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