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疫情之下,我們的城市失敗了嗎?忠泰美術館《殘山剩水》當代藝術展揭示時代的複雜面貌

《殘山剩水—我們的城市失敗了嗎?》

廖建忠首度亮相的新作《3/2》透過擬真手法,打造出忠泰美術館2F展場通往3F虛空的樓梯等偽日常物件。

忠泰美術館 2F展間(畫面中左為徐道獲、右為豬股亞希作品)。

忠泰美術館 2F展間(畫面中為袁廣鳴作品)。

忠泰美術館 2F展間(畫面中左為賈茜茹、右為Andreas Gursky作品)。

忠泰美術館2F走廊(畫面中為吳燦政作品)。

藝術家張立人的《戰鬥之城第一部:臺灣之光》藉虛構的動畫與模型城市,展現具有臺灣視野與特殊性的微型政治學(1F模型)。

藝術家張立人的《戰鬥之城第一部:臺灣之光》藉虛構的動畫與模型城市,展現具有臺灣視野與特殊性的微型政治學(2F動畫)。

石孟鑫現地製作新作《T》。

臺灣藝術家何孟娟作品《魏斯貝絲計畫》以影像紀錄藝術家公寓裡的年邁藝術家及其生命故事。

藝術家何孟娟作品《魏斯貝絲計畫》於展場中設置輪椅,再現影像中的公寓空間,邀請觀眾體驗中老年藝術家的觀察視角。

吳燦政作品《漫遊者004》利用梯廳場域召喚城市記憶的日常聲景,擴大觀者視聽體驗。

藝術家賈茜茹的《物品命名計畫》透過提取日常物件,與觀眾交換影像和名字,將現成物件轉換為另一種展示方式。

藝術家賈茜茹的《物品命名計畫》透過提取日常物件,與觀眾交換影像和名字,將現成物件轉換為另一種展示方式。

藝術家賈茜茹的《物品命名計畫》希望透過互動,引發觀眾省思「之前」與「之後」,體驗「離開/逃離」與「回歸/入侵」兩種身體感受。

藝術家廖建忠於天花格柵處懸掛著一團不明物體《離群物》,如同管線,讓人難以分辨究竟是作品,抑或是待維修的損壞之物。

日本藝術家豬股亞希《為何不給寄居蟹一個避風港呢?》系列作品,隱喻因國際衝突、環境變遷等因素,產生被迫流離遷徙的移民以及難民問題。

日本藝術家豬股亞希《為何不給寄居蟹一個避風港呢?》系列作品,隱喻因國際衝突、環境變遷等因素,產生被迫流離遷徙的移民以及難民問題。

日本藝術家豬股亞希作品《為何不給寄居蟹一個避風港呢?-東京-》以城市的樣貌替寄居蟹訂製了透明之殻。

加拿大藝術家Liam Morgan的作品《紀念碑》,以未經許可的游擊快閃式紅色燈光,投射在曼谷曾代表權力奢華的廢棄大樓。

Liam Morgan《紀念碑》攝影作品。

《羅賓漢花園,伍爾莫爾街,倫敦E14 0HG》影像截圖。

《羅賓漢花園,伍爾莫爾街,倫敦E14 0HG》影像截圖。

藝術家陳界仁的《中空之地》表達在當今「全球監禁、在地流放」的泛派遣工,試圖讓觀者反思人們在權力、監控宰制下的生存狀態。

藝術家陳界仁的《中空之地》表達在當今「全球監禁、在地流放」的泛派遣工,試圖讓觀者反思人們在權力、監控宰制下的生存狀態。

宏觀敘述者-德國攝影藝術家Andreas Gursky鏡頭下的《東京》。

德國攝影藝術家Andreas Gursky透過不斷搭乘從東京出發的列車,捕捉快速經過的城市景象。

《日常演習》錄像截圖其中一幕- 仁愛圓環。

忠泰美術館在2021年全球處於疫情時代之時,推出最新當代藝術展《殘山剩水—我們的城市失敗了嗎?》(Broken Landscapes: Have Our Cities Failed?),由胡氏藝術執行長-胡朝聖擔任策展人,邀請臺灣、德國、韓國、加拿大以及日本等國,包括石孟鑫、吳燦政、何孟娟、安德列亞.格爾斯基(Andreas Gursky)、徐道獲(Suh Do-Ho)、袁廣鳴、陳界仁、張立人、賈茜茹、廖建忠、利安.摩根(Liam Morgan)、豬股亞希(Aki Inomata)共12位藝術家,從五個子題回應在疫情時代下,因國際地緣政治、經濟對抗、族群衝突以及氣候變遷下的城市樣態。展覽從1月9日開始至4月18日止,邀請觀者共同深思「我們的城市失敗了嗎?」。




打破樂觀主義 從五個子題探問人與城市的未來可能性

「城市」作為政治、經濟和文化的相遇之所,一個多重的敘述之地,在彰顯主流價值的同時,卻也同樣壓抑著其他相異群體的都市體驗和生活現實。《殘山剩水—我們的城市失敗了嗎?》分別從「消失以及不可見的存在」、「破壞與重生的極致風景」、「囚禁所和寄生之處」、「他者戰場」、「明日預言的應許之地」等五個子題探討人與城市的未來可能性。透過藝術家的現地製作裝置、情境互動設計、錄像與攝影紀錄創作等多元詮釋,藉由提問打破現代性進程裡的樂觀主義,思考城市在這個高速發展的時代中所面臨的複雜處境。




策展人胡朝聖表示:「當人們置身於無常變動的生命狀態當中,如何掌握時機並回應當下的處境,正是《殘山剩水》一展試圖藉著藝術家們的敏鋭感受和直覺般的預言所欲表達的核心概念。展名從問句破題,或是提問,或是對未來的警醒,但不論如何,我們不能對這些城市的現實面視而不見。城市的成敗與否,正反映著人類文明的未來可能,而這全端看我們自己的所作所為。」


殘山剩水──投射當今人類文明最真實的處境

資本主義不斷擴張下,原本存在於城市中的歷史、自然生態和文化傳統逐步消失,在子題「消失以及不可見的存在」中,藝術家吳燦政的作品《漫遊者004》透過記錄臺灣環境聲,召喚城市記憶的日常聲景,利用梯廳場域,擴大觀者視聽體驗。而石孟鑫的作品《T》則巧妙地運用館內樓梯下方的傾斜壁面,以我們熟悉的工業化日常現成物,測量樓梯下方畸零且壓迫的空間,呈現城市中的可見與不可見。




建設與破壞被視為一體兩面的關係,而城市開發帶來的巨大利潤,讓都會景觀在人們眼前像是大型賣場和電腦影像般的快速幻化,子題「破壞與重生的極致風景」中,特別邀請到三件第一次在臺灣亮相的國外藝術家作品。被譽為宏觀敘述者的德國攝影藝術家Andreas Gursky鏡頭下的《東京》和記錄下羅賓漢花園社區都更前最後景象的韓國藝術家徐道獲作品《羅賓漢花園,伍爾莫爾街,倫敦E14 0HG》,都呈現著人類進入到二十世紀全球化及都市化下,城市的空間不斷地被破壞以及重生的命運。加拿大藝術家Liam Morgan的作品《紀念碑》,以未經許可的游擊快閃式紅色燈光,投射在曼谷曾代表權力奢華的廢棄大樓,突顯出資本與權力共謀下的時代證據。






同一子題中,臺灣藝術家廖建忠首度亮相的新作,《離群物》與《3/2》兩件裝置作品,透過擬真手法打造出忠泰美術館2F展場通往3F虛空的樓梯等偽日常物件,再現城市中失能建物頑強佔據著人們的生活領域,成為失敗計畫下的城市傷疤。




城市──人類生活的囚禁之所與階級戰場

戰爭引發的流離、環境變遷與城市空間商品化等,為這個世界製造了更多新的弱勢階級與延伸的居住問題,城市成為了政治和經濟難民的囚禁之所,子題「囚禁所和寄生之處」中,日本藝術家豬股亞希《為何不給寄居蟹一個避風港呢?》系列作品中,以不同城市的樣貌替寄居蟹訂製了透明之殻,隱喻當今在世界各地,因國際衝突、環境變遷等因素,產生被迫流離遷徙的移民以及難民問題。而空間商品化帶來的居住正義課題,臺灣藝術家何孟娟作品《魏斯貝絲計畫》則以影像紀錄紐約魏斯貝絲藝術家公寓裡的年邁藝術家及其生命故事來回應,展場中設置輪椅,再現影像中的公寓空間,邀請觀眾體驗中老年藝術家的觀察視角。






子題「他者戰場」中探討,隨著科技與金融資本的蓬勃,其對空間的操控更甚過往任何的治理模式,以資本劃分的城市逐漸成為階級的競技場。藝術家陳界仁的《中空之地》表達在當今「全球監禁、在地流放」的泛派遣工,勞動者們如行屍走肉般地行走,前進的方向究竟是起點還是終點卻不得而知,彷彿處在一個不上不下且沒有出口的中陰之所,試圖讓觀者反思人們在權力、監控宰制下的生存狀態。而藝術家張立人的《戰鬥之城第一部:臺灣之光》則藉虛構的動畫與模型城市,演繹社會集體追求成功與優越的欲望投射,與坐困愁城的無能為力感,展現具有臺灣視野與特殊性的微型政治學。




明日未來──另一種想像與預言

最後一道子題「明日預言的應許之地」,當人類在經歷過新冠疫情肆虐、天災人禍叢生的2020年後,必須重新適應新的空間密度、距離感受、消費模式以及人際關係,人類與城市的未來,到底有哪些可能性?藝術家賈茜茹的《物品命名計畫》透過提取日常物件,與觀眾交換影像和名字,將現成物件轉換為另一種展示方式,引發觀眾省思「之前」與「之後」,體驗「離開/逃離」與「回歸/入侵」兩種身體感受。藝術家袁廣鳴的《日常演習》以俯瞰的空拍鏡頭拍攝臺北萬安演習當日空無一人的城市街頭,掃描、監視器般的視角,隱喻戰爭威脅的日常化,也讓人反思,這是否預言了人類未來文明社會的全新可能,亦或是全面終結?






忠泰美術館長期聚焦未來與城市議題 喚起大眾對生活的反思與想像

忠泰美術館長期聚焦「未來」與「城市」議題,自2016年開館以來,陸續舉辦《不存在的地方》、《逆旅之域》及《失樂園-當代城市文明的凝視與寓意》等展覽,試圖透過多元的作品類型與觀點,思考當代的城市、居住空間,以及人類與城市文明之間的關係,《殘山剩水—我們的城市失敗了嗎?》承繼過往展覽,以當代藝術視角,探索及回應多變城市中的多重社會現象及樣貌。忠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執行長李彥良表示:「我們期許忠泰美術館能持續作為一個平台,透過實際的展演活動與長期的探問行動,提供人們一個超越往常觀看經驗的場域,觸發更多對未來生活的思考及想像。」



《殘山剩水—我們的城市失敗了嗎?》

展覽地點|忠泰美術館(臺北市大安區市民大道三段178號)

展覽時間|2021/1/9 – 2021/4/18

開放時間|週二至週日10:00-18:00(週一休館)

展覽官網|http://jam.jutfoundation.org.tw/exhibition/2763


資料提供|忠泰美術館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廖建忠首度亮相的新作《3/2》透過擬真手法,打造出忠泰美術館2F展場通往3F虛空的樓梯等偽日常物件。

photo1 /27

忠泰美術館 2F展間(畫面中左為徐道獲、右為豬股亞希作品)。

photo2 /27

忠泰美術館 2F展間(畫面中為袁廣鳴作品)。

photo3 /27

忠泰美術館 2F展間(畫面中左為賈茜茹、右為Andreas Gursky作品)。

photo4 /27

忠泰美術館2F走廊(畫面中為吳燦政作品)。

photo5 /27

藝術家張立人的《戰鬥之城第一部:臺灣之光》藉虛構的動畫與模型城市,展現具有臺灣視野與特殊性的微型政治學(1F模型)。

photo6 /27

藝術家張立人的《戰鬥之城第一部:臺灣之光》藉虛構的動畫與模型城市,展現具有臺灣視野與特殊性的微型政治學(2F動畫)。

photo7 /27

石孟鑫現地製作新作《T》。

photo8 /27

臺灣藝術家何孟娟作品《魏斯貝絲計畫》以影像紀錄藝術家公寓裡的年邁藝術家及其生命故事。

photo9 /27

藝術家何孟娟作品《魏斯貝絲計畫》於展場中設置輪椅,再現影像中的公寓空間,邀請觀眾體驗中老年藝術家的觀察視角。

photo10 /27

吳燦政作品《漫遊者004》利用梯廳場域召喚城市記憶的日常聲景,擴大觀者視聽體驗。

photo11 /27

藝術家賈茜茹的《物品命名計畫》透過提取日常物件,與觀眾交換影像和名字,將現成物件轉換為另一種展示方式。

photo12 /27

藝術家賈茜茹的《物品命名計畫》透過提取日常物件,與觀眾交換影像和名字,將現成物件轉換為另一種展示方式。

photo13 /27

藝術家賈茜茹的《物品命名計畫》希望透過互動,引發觀眾省思「之前」與「之後」,體驗「離開/逃離」與「回歸/入侵」兩種身體感受。

photo14 /27

藝術家廖建忠於天花格柵處懸掛著一團不明物體《離群物》,如同管線,讓人難以分辨究竟是作品,抑或是待維修的損壞之物。

photo15 /27

日本藝術家豬股亞希《為何不給寄居蟹一個避風港呢?》系列作品,隱喻因國際衝突、環境變遷等因素,產生被迫流離遷徙的移民以及難民問題。

photo16 /27

日本藝術家豬股亞希《為何不給寄居蟹一個避風港呢?》系列作品,隱喻因國際衝突、環境變遷等因素,產生被迫流離遷徙的移民以及難民問題。

photo17 /27

日本藝術家豬股亞希作品《為何不給寄居蟹一個避風港呢?-東京-》以城市的樣貌替寄居蟹訂製了透明之殻。

photo18 /27

加拿大藝術家Liam Morgan的作品《紀念碑》,以未經許可的游擊快閃式紅色燈光,投射在曼谷曾代表權力奢華的廢棄大樓。

photo19 /27

Liam Morgan《紀念碑》攝影作品。

photo20 /27

《羅賓漢花園,伍爾莫爾街,倫敦E14 0HG》影像截圖。

photo21 /27

《羅賓漢花園,伍爾莫爾街,倫敦E14 0HG》影像截圖。

photo22 /27

藝術家陳界仁的《中空之地》表達在當今「全球監禁、在地流放」的泛派遣工,試圖讓觀者反思人們在權力、監控宰制下的生存狀態。

photo23 /27

藝術家陳界仁的《中空之地》表達在當今「全球監禁、在地流放」的泛派遣工,試圖讓觀者反思人們在權力、監控宰制下的生存狀態。

photo24 /27

宏觀敘述者-德國攝影藝術家Andreas Gursky鏡頭下的《東京》。

photo25 /27

德國攝影藝術家Andreas Gursky透過不斷搭乘從東京出發的列車,捕捉快速經過的城市景象。

photo26 /27

《日常演習》錄像截圖其中一幕- 仁愛圓環。

photo27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