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跨越時空與藝術的倫敦仙境

呼應著泰晤士河南岸的Tate Museum,位於北岸的「The Wapping -Project」前身同樣是發電廠,然而在藝術先鋒Jules Wright的手中,搖身一變成為現在倫敦超前衛的複合美食與藝術實驗殿堂。想要體驗在暗黑的空間中划船看Yohji Yamamoto巨大禮服從空中懸吊而下的感覺?全世界只在「The Wapping Project」!

 

從倫敦市中心沿泰晤士河北岸往東走,經過充滿血腥歷史的倫敦塔,寧靜美麗的聖凱瑟琳港口,你將來到著名的維平區(Wapping),這個在上個世紀著名的貨船停靠腹地。維平區高大建築物不平衡地對稱著狹小的街道,常讓遊人不明就裡,孰不知這些一百年前建造的巨大磚樓並不是為了讓人居住,而是讓巨大貨輪停靠,用以進行保養整修。一百年後的今天,維平區早已不再是貨輪停靠的港口,卻因為獨特的建築風格和挑高的寬敞空間,早在20年前從一個治安不佳的邊陲地區搖身一變成為富人和銀行家的最愛;精緻優雅的餐廳和畫廊錯落在維平區的小巷中,雖然沒有特別出名的景點而不曾在台灣的旅遊書裡被提及,這裡卻是倫敦人最趨之若鶩的風雅地區。其中最負傳奇性,被票選為英國最酷品牌之一的「The Wapping Project」,就像一個遺世獨立的秘密花園,以維平區做出發點,用她獨特的光芒,震撼來自全世界人們的心。

 

 

百年水力發電廠變身
「The Wapping Project」的前身是坐落在維平區河岸邊的水力發電廠,於1890年營運,供給整個東倫敦所有碼頭和泰晤士河周邊的電力;1977年因改用火力發電而關閉,從此這座近百年的古老建築就這樣被世界遺忘,直到16年後才又被Wright喚醒。談到第一次和「The Wapping Project」相遇的情景,Wright的表情像是回憶一位舊情人般認真,她說當時她正試圖尋找一個合適的表演場所,經朋友介紹來到這棟被棄置的水力發電廠。她還記得當時幫她開門的守門老伯拿著一大串鑰匙,試了二十幾次仍無法把門上的大鎖打開,老伯不好意思的說,這扇門已經有16年不曾開啟,也許鎖孔早已經被鏽蝕變形。當那扇門終於被打開的時候,Wright形容自己好像置身於仙境當中,眼前的一切都被厚厚的苔蘚覆蓋,陽光透過屋頂上的大洞神奇地在偌大的空間裡跳躍著,地上有許多鋼製的水杯,那是一百年前工人們工作時使用的古老鋼杯,這些鋼杯被隨意地棄置在地上,杯口長出大朵蘑菇,帶著一種詭異錯亂的美。
 

 

 

Wright從那一刻起愛上這座廢墟,愛上這裡不可思議的衝突和可能性,整座建築物彷彿一個神奇的混合物,擁有自己的奧秘與生命。那之後Wright決心要買下這塊土地,她要在這裡打造屬於她自己的藝術國度。Wright在1998年取得土地所有權,歷時兩年、投入四百萬英鎊,打造出這座結合了當代藝術、表演和美食的藝術殿堂。Wright幫她取了一個新的名字──「TheWapping Project」。

 

 

無菜單、有機、無限創意
「The Wapping Project」於2000年10月開幕,Wright將1890年時水力發電廠裡的構造完全保留,只做了清理和修補,然後置入餐廳所需要的桌椅。就像Wright獨樹一格的表演藝術形式,「The Wapping Project」裡的餐廳也相當與眾不同。首先這是一間沒有固定菜單的餐廳,廚師每天清晨和傍晚會和固定合作的供應商通電話,訂購當天最新鮮的食材用以入菜;為了確保食材的新鮮度,每樣食材均小量進貨,僅供20到30人份的餐點。通常晚上進貨的食材會成為隔天中午的菜單,而早上進貨的食材會成為當天晚上的菜單,所有食材在廚房裡待的時間均不會超過20小時。除了強調當季新鮮食材之外,為了把關肉品,「The Wapping Project」還擁有自己的屠宰室,所有動物從農場送來以後都是由廚師親自宰殺後再進行烹調。另外一個特點則是「The Wapping Project」只供應澳洲酒,這對餐飲的經營來說是個相當大膽的行為,因為整個歐洲對於澳洲酒的評價並不好,一般餐廳供應的澳洲酒品質也都差強人意,但是身為澳洲籍的Wright卻一心一意要為澳洲酒平反,她強調她在澳洲的時候常常享用到品質很好的澳洲酒,但不知道為什麼進口至歐洲的澳洲酒卻都不甚理想,讓人誤以為澳洲酒就是劣等貨的代表。Wright決定扭轉這個錯誤的想法,引進品質優良的澳洲酒,也堅持餐廳裡只供應澳洲酒;這種作法當然會引起某些客人的反對,曾經有一位到餐廳用餐的義大利客人,當他發現酒單上除了澳洲酒之外沒有其他選擇的時候,怒斥這是一間沒有水準的餐廳,憤而離去。談起這件事時Wright臉上沒有一絲可惜,她充滿自信的說那個難纏的人留在餐廳裡也是令人生厭,走了反倒讓大家鬆一口氣。

 

 

超前衛的藝術場域
《Yohji Making Waves》的展場空間非常獨特,「The Wapping Project」為了這個概念展特別依鍋爐室場地大小打造了一個相同尺寸、可以盛水的鋼板容器,灌入五噸的水將爐鍋室變成一個水池。這個展場的設計師正是傳奇鬼才Wright本人,搭配日本知名燈光設計師Masao Nihei所營造的燈光,每位一腳踏進展場的人都會在瞬間被裡面的黑暗和寧靜所吞蝕;平靜無波的水面上,一件巨大的結婚禮服,頭朝下、腳朝上地懸吊在原是鍋爐房的鋼樑上,以下墜的姿態朝著那看似深不可測的水池墜落,像個幽靈似的墜落,卻又被凝固在一個暫停的動作當中,彷彿一個永無止盡的夢境。整個展場空間雖暗,但倒映在水面上的微弱燈光卻產生一種異樣的流光,每十分鐘就自動產生的震動為原本平靜的水面創造出波紋,讓倒映在水面上的巨大禮服產生一種奇異的變形扭曲,Wright用這樣的手法比喻Yohji Yamamoto這位天才設計師對西方近代服裝產業所產生的巨大撼動。

這件超大的傳奇性白色絲質禮服來自Yohji Yamamoto於1998年的設計,禮服的裙架是用竹子做成的,最初的設計還包括了一件巨大的白帽,但在這次展出因和展場設計理念不符而被Wright省去。走下看台階梯,臨水邊有穿著古代船伕制服的工作人員,如果想用另一種角度觀看這件禮服,可以付錢(每人五英鎊,一次限載三人)請船伕划著木製小船到湖心,貼近觀賞這件禮服的精緻細節。坐船的體驗和在看台上觀賞截然不同,因為船槳滑動而創造出來的細小水紋,加上空間裡平靜的樂聲,微弱的燈光溫柔地照亮在船伕和觀賞者身上,創造出一種充滿戲劇性的絕妙氣氛。現在「The Wapping Project」有很多暱稱,有人稱她為baby Tate(取自Tate Museum,位於泰晤士河南岸的Tate Museum前身是火力發電廠),也有人稱她為pump house(抽水屋),不論如何,這座磚紅色的傳奇建築代表了倫敦這一百多年來的歷史演變,也精彩地將空間與藝術推向另一個巔峰。翠綠的常春藤爬過古老建築,幾乎就要將「The Wapping Project」層層包裹。Wright笑著說,也許有那麼一天當我們都不在了,當這些人類創造出來的經典都變成回憶的時候,pump house又會回到大自然的手中。


文章來源:LaVie雜誌第89期
文、攝影|連美恩  圖片提供|The Wapping Project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photo1 /6

photo2 /6

photo3 /6

photo4 /6

photo5 /6

photo6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