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的協力者時代:ASSEMBLE團隊扭轉傳統建築價值

Jul 9, 2015
瀏覽人次:14555

5月中,英國藝術大獎Turner Prize入圍者公布,居然有一組建築團隊Assemble入圍!在其作品中,建築師不再是掌握設計發言權的大明星,而是回歸至在地住民,眾多計畫與在地住民協力,扭轉傳統建築價值。

 

今年英國藝術界最具指標、爭議性的Turner Prize(透納獎)入圍者甫公布,其中一組團隊令眾多藝術界人士跌破眼鏡,那就是以英國利物浦Granby Four Streets街區再造計畫入圍的倫敦工作室團隊Assemble


發掘他們的是Turner Prize的評審Alistair Hudson,面對藝術圈可能的質疑,他單刀直入地回應:「在這個什麼都可以是藝術的時代,為什麼一個城區計畫不能是藝術?」

 

更令人驚訝的,是這組由18位約莫25歲的年輕人所組成的團隊,完全無人具備建築師資格;且成員來自多元領域,除了建築,尚包括英語、歷史、哲學、或是已在工作的建造商或科技從業人員等。成軍僅僅五年、非傳統認知的藝術家身分,究竟是什麼本事讓他們被世界看見?


邀請住民共同參與設計討論跨領域的結合、讓在地住民共同參與建築設計、施作過程,成為建築的協力者,而非主導者,是他們的重要理念。在眾聲喧嘩的現代建築中,建築時而淪為明星建築師的星光大秀。忽略基地、千遍一律的風格設計、與住民需求無關甚至造成使用不便的獵奇建築外形。建築化身美麗的2D照片,卻全然失去了建築的真誠、住居的需求。


Assemble的作品沒有誇張絢麗的建築外型,卻可看見對於社區發展最深的關懷。「Assemble是唯一會坐下來聆聽住民需求,與住民溝通後,才開始畫設計草圖及搭建模型的團隊。」負責Granby FourStreets社區土地信託的主席Erika Rushton這樣說。


1981年利物浦的Toxteth一場因種族及警民對立而生的暴動,燒毀了近700棟建築,全區共約500人被逮捕,這裡從此成為無人踏入、無人投資的邊境世界。因為長期發展停滯,如今在幽冷的200戶住居中,僅剩70位住民,那一場暴動不僅影響了當下,更成為城市命運的喪鐘。


近幾年,位於Toxteth的Granby Four Streets社區成立土地信託(Granby Four Streets Community Land Trust),從「The 10 House Project」開始,邀請Assemble將當地充滿歷史風情卻已廢棄的10棟維多利亞建築,重新打造為住宅空間再出租或售出,一同打造城鎮的未來想像。

 

 

Text / 彭永翔 via / TATE

 

【完整內容請見《LaVie》2015年07月號】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