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在沙下的納粹地堡博物館、從懸空樓梯通關的古校園?|RIBA 獎全球最佳建築精選 遺產新生篇

Jun 29, 2018
瀏覽人次:4690

英國皇家建築師學會 RIBA 預計今年底公布 2018 年的國際獎得獎名單,而其中國際卓越獎的獲選者已經出爐。RIBA 獎項被譽為英國建築界的奧斯卡,在本屆 60 多件提名作品中,有幾件不是只靠美學、更以背後的社會意義脫穎而出。

 

環境與人貫穿時間的對話──在流沙中靜立的納粹地堡

丹麥 Tirpitz Museum(Tirpitz 博物館)

建築團隊:BIG - Bjarke Ingels Group

 

位於丹麥西岸日德蘭半島 Blåvand,有一座原是 1944 年希特勒為防禦大西洋沿岸所造的地堡(bunker),2012 年政府決定在此建一間新博物館,用以展示維京文化、二戰歷史、丹麥琥珀與其他定期主題。還不用說地堡性質,當地自古時維京人的長屋以來,就有往地下建屋的傳統,埋入地表的房子帶有天然的禦寒效果。但能源消耗並不是 Tirpitz 博物館面對的環境挑戰。

 

Blåvand 所在的瓦登海(Wadden Sea)丹麥沿岸部分在 2014 年被列為世界遺產,而保護它那獨特的淺海濕地生態,在政府嚴格的條款下卻意味著建築團隊不能讓沙丘景觀有一絲改變,除了地堡本身和旁邊的停車場,完全沒有動工空間。然而,他們後來竟突發奇想地突破了盲點……既然能在此蓋出這座地堡,表示當初德國人肯定已經剷除過大片的沙丘——也就是說,現存的沙丘景觀本來就不是天然的——證明了這個推測後,團隊終於獲得增建許可。

 

而最低程度更動景觀的設計,是彷彿在沙丘上輕劃出的四道交錯長痕,讓 Tirpitz 博物館的四個展館恰如其分地嵌入縫中,並組成了高空俯視下形如四葉風車的幾何。展館的落地玻璃牆,則讓這座形同埋在沙地下的建築在白天時能借助自然光照。

 

地堡與博物館在更深的地下樓層相連。白天,灰暗肅殺的納粹地堡和沙丘上栽植的綠草形成對比;一入夜,從沙丘下閃現的暖黃色照明,也和地堡玻璃圓頂內透出的幽藍燈光交相輝映。

 

投機家自由夢與東歐保守政權的交鋒──命運未知的世界遺產校園

匈牙利 Central European University Phase 1(中歐大學第一期工程)

獲獎:RIBA 國際卓越獎 2018

建築團隊:O'Donnell + Tuomey

 

建築團隊要為中歐大學(Central European University)在布達佩斯中心、多瑙河畔,打造包含五座分散各處的歷史建築、兩棟新校舍的完整校園,第一期工程連接了其中一棟屬於世界遺產的石造建築及一幢新大樓。建材不僅依耐久性挑選,更透過與在地建築師、承包商的合作,融入了許多本土建材──有些石塊甚至和城內歷史建築採用的石塊來自同一產地。為體現匈牙利充滿庭院與巷道的城市風貌,建物各部之間避免加蓋,而用有如霍格華茲城堡中的懸空樓梯來連結彼此,完整保留了中庭。

 

中歐大學以「自由」為辦學及社會責任宗旨,創辦不到 20 年就在數個人文社科領域躋身世界前百。本著自由精神,一期工程的入口設計,讓訪客能從一樓就窺探到位於地下室的禮堂,而這間可容納上百人的禮堂,連同附設咖啡廳、會議室及閱讀區等共三層樓的空間,也開放給大眾。

 

然而出於政治立場,匈牙利政府從 2017 年起設法關閉這所由匈裔美籍金融鉅子索羅斯創辦、註冊於紐約的大學,中歐大學目前面臨遷校危機。有鄰居奧地利張開雙手歡迎,學校本身不會有什麼閃失,卻可惜了建築團隊的規劃、校園前途未明。不知道那片橫跨新舊建築、能遠眺多瑙河景致的屋頂花園,未來將對誰開放。

 

往歷史的骨架中灌注新生的願景──為古教堂穿上白瓷新衣

西班牙 Santa María de Vilanova de la Barca(拉巴爾卡新鎮古教堂)

獲獎:RIBA 國際卓越獎 2018

建築團隊:AleaOlea architecture & landscape

 

Vilanova de la Barca 古教堂最初建於 13 世紀,1936 年時在西班牙內戰中遭轟炸損毀。建築團隊必須做出立面及屋頂,在殘留的牆壁基座上重現整座教堂,並恢復其聖殿(basilica)式風采。但同時,他們希望注入嶄新的時代意義──教堂不只是拿來敬拜神祇,也要成為能凝聚現代居民的公共文教空間。因此團隊刻意採用不同於原址的新建材,營造出更平易近人的空間。

 

沿著殘壁混入鋼筋混凝土支架,並搭起鋼槽道網住支架,再以多孔陶土塊填滿其中而完成牆壁內側。外側則鋪上一層光滑的淡奶油色磚塊,磚與磚之間是一前一後、彼此交錯的形式砌成,讓教堂從外部看來有了獨特的格狀紋理。屋頂也是用陶土瓦片以類似的結構橫跨南北牆而建成。工程整體上,彷彿用一層明亮的乳白色陶瓷網,溫柔也堅定地重新架起了古老而恆久的信仰。

 

走過工業革命和歷史瘡疤的歐洲,一向善於讓古典與現代對話,但建築「藝術」放到新興國家,又須擔起什麼樣不同的責任呢?

 新興國家需要建築還是建設?│RIBA 獎全球最佳建築精選(下)社會責任篇

 

Text / Yu-Siou Tu

Photo Credit / RIBAdesignboom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