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大師安藤忠雄的設計思量!從水之教堂、直島地中美術館等大作 看建築如何重塑都市環境

Oct 15, 2019
瀏覽人次:3453

一般人對於安藤忠雄的建築印象,多是混凝土材質、光影和空間留白的運用,然而自許為「都市游擊隊」的他,更是一位積極以設計為環境帶來貢獻的鬥士。今年7月初安藤忠雄在台灣帶來《亞洲是一:安藤忠雄演講》的分享,不只暢談他的生命歷程,也從全球資源分配的角度,闡述他所思考的建築設計!

 

近年較少在公開場合現身的安藤忠雄,出現在忠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主辦的《亞洲是一:安藤忠雄演講》場合時,帶著精神奕奕的笑容,演講過程中還不時穿插著安藤式幽默,讓人看不出他曾奮力對抗病魔,並持續不懈地進行各地的建築設計。

 

演講上安藤忠雄首先以個人經歷分享,未曾讀過大學的他,進入建築領域後,在六○年代展開全日本、甚至是環繞歐洲的旅程,過程中他不僅去拜訪建築大師如丹下健三的設計,也造訪奈良、羅馬等地欣賞古典建築、歷史遺跡,「我當年是一個既沒有背景,也沒有學歷的人,但我懷抱著夢想去實踐一些事,其實還是可以成就某些作為的。」安藤忠雄說道。談到建築設計,他至今仍不斷思考如何打造人們需要的建築,他更認為把劣勢當作轉捩點,一樣也能完成目標。此次,他特別從全球資源分配不均的問題切入,從自己的建築案例分享建築設計應該如何因應大環境的變遷。

 

綠化環境 建築設計的神奇要素

過去安藤忠雄在著作《建築家安藤忠雄》、《安藤忠雄:我的人生履歷書》中,他認為自己是「都市的游擊隊」,更屢屢提及建築該如何為環境、社會帶來貢獻,甚至在回顧日本災後重建時,思考到建築師該如何在資源、糧食和災害等議題上提出對策。至今仍持續挑戰複雜設計案的他,認為「不論做什麼事情都須想著下一步。」而他的諸多建築設計也是如此。

 

 

在安藤忠雄的設計中,令人們印象最深刻的多是運用清水模材質、光影設計打造出簡約、素樸的建築,例如光之教堂、水之教堂和沃斯堡現代美術館(Modern Art Museum of Fort Worth)等。然而他也有不少設計,著重在將建築融入自然環境,甚至以綠化重塑一地景觀。以位於直島的地中美術館(Chichu Art Museum)為例,這裡原本因工廠排放二氧化碳而失去綠意,在企業家福武總一郎先生的邀請下,由安藤忠雄進行規畫,希望能在此打造一座前所未見的藝術之島。「這裡因為要換幾次車、還要搭船才能抵達,當時我告訴福武先生請他打消主意。」安藤忠雄說,但後來他受福武先生的感召,先在直島進行植樹計畫,接著設計了一座幾乎全在地下的美術館,這樣的設計不僅可避免地上建築影響直島的美麗風光,館內因為巧妙的開窗設計,也讓自然光為美術館帶來有趣的光影變化。

 

 

同樣在這座島上的美術館Benesse House Museum,是一座結合旅宿的藝文場域,建築的最大特色就是座落在直島南邊的高台上,能俯瞰瀨戶內海美麗的景致,其中住宿建築Benesse House Oval區更因安藤忠雄設計了大型的卵形天井,讓自然光、天空景觀能成為此建築裡最美麗的風景。目前直島因為綠化而重獲生機,每年更吸引著大量旅客前來感受藝術與自然氣息。

 

 

同樣是以植物重塑一地自然景觀,淡路夢舞台園區(AwajiYumebutai)也是安藤忠雄另一個重要的綠化設計。淡路夢舞台位於淡路島的斜坡上,過去原本是花卉的重要種植地,後來成為關西機場的採砂場後,土地開始變得荒蕪。安藤忠雄有感於故鄉大阪的土地正逐漸失去生機,於是他回到這裡,在淡路園區預定地種下約300萬棵樹,期間雖遭逢阪神大地震而須重啟興建計畫,但後來園區仍順利完成興建工作,其中花園「百段苑」更在山坡斜面上排列了100個花壇,四季皆呈現不同的花卉景觀。

 


安藤忠雄綠化環境的理念,早在1995年阪神大地震後加入「兵庫綠色帶」的植樹計畫中,即能看到他綠化環境的執行力。當時他與市民在重創的兵庫縣種下超過30萬棵樹,象徵城市的重生。2000年他有感於瀨戶內海周邊山地受工業化影響成為荒地,因而成立「瀨戶內海橄欖樹基金會」,運用募款在綠意消失的山上種植樹木。而後安藤忠雄觀察到東京因為預備作為2020年奧運候選城市,在都市開發過程中,為東京灣的垃圾掩埋場帶來更多廢棄物,於是他與當地政府合作並向民眾募款,最後在東京灣垃圾掩埋場上種下100萬棵樹,期望打造一座「海上的森林」。透過積極的行動,安藤忠雄不僅讓災民能從改善環境感受到安慰,也讓更多人認識環境變化帶來的影響。

 

建築重生 創造傳統與現代的平衡

除了透過綠化保護環境,安藤忠雄也不斷透過建築設計與歷史對話。他在直島上的其中一個設計─安藤忠雄美術館(Ando Museum),原先是一座百年木造民宅,由於沒有營運費用,因此也無法供水及供電,「於是我在民宅裡運用混凝土牆製造冬暖夏涼的設計。」安藤忠雄說。目前這座美術館裡面展出安藤忠雄的作品、與直島歷史相關的照片等,這座百年民宅,也因為在大師手中重生成為當地的大型藝術品。

 

另外,過去他在威尼斯海關大樓博物館(Punta Della Dogana)的設計,也展現了留存傳統、融入現代的設計思量。海關大樓興建於17世紀,因為不能大規模地改變周圍環境和現有建材,因此成為安藤忠雄設計過程中的一大挑戰。他在保留建築原有樣貌的條件下,將一個由四面清水混凝土牆組成的四方體結構放進建築中,「外觀雖然看起來是兩個部分,但其實古蹟立面完全沒有被影響。」安藤忠雄分享。

 

 

而目前他在巴黎進行的歷史證券交易所整修案,委託者是擁有Yves Saint Laurent、GUCCI等時尚品牌的集團François Pinault創辦人。為了將這座古蹟改造為Pinault的私人博物館,他在建築中心加入一個環柱體,為室內創造出新的展示空間,讓歷史建築與現代設計維持了絕佳的平衡。這個原本被他視為不可能完成的設計案,如今將在今年12月完成,並在明年對外開放。對安藤忠雄而言,歷史建築的重生一直是充滿挑戰性的工作,「古蹟就像人一樣,我們會珍惜家中的爺爺奶奶,所以古蹟也不能隨便拆遷。」而在歷史建築的再生中,他認為還必須創造新舊對話、連結起過去和未來,甚至為當地帶來新的生機。

 

 

目前安藤忠雄在35個國家仍有進行中的建築合作案,在亞洲地區更已設計了不少建築,包含台灣亞洲大學現代美術館、上海保利大劇院等,向來喜歡著手高困難度、有挑戰性案子的他,認為這些複雜的設計只靠一個人是無法完成的,還需有當地專業的團隊合作才能順利完工,而這些力量正是當今不可小覷的亞洲爆發力。

 

回顧自己的生命歷程、建築之路,安藤忠雄在演講過程中,幽默地播放出一張「青蘋果」照片,他期許大家都能如「青蘋果」一般保持好奇心,並且不斷的學習、成長,而且不要忘記追逐夢想。「亞洲是一,地球也是一,到現在我也希望無論在哪裡都能繼續創造出讓大家能有感動、啟發的作品。為了要達到這樣的結果,我們要非常認真的面對我們的工作,我們要活到100歲,要努力到100歲,我也願意為地球、亞洲努力下去。」安藤忠雄開心地說道。

 

安藤忠雄

1941年出生於日本大阪,1962-1969年間,他在美國、歐洲和非洲旅行並自學建築學,並於1969年成立安藤忠雄建築師事務所。其建築作品遍佈全球,著名的清水模設計美學讓他的建築饒富韻味,清靜幽雅的風格舉世聞名,在國際間獲獎無數,更在1995年榮獲有建築界的諾貝爾獎美譽的普利茲克建築獎,為日本近代,乃至全世界的範疇中,都極具代表性的建築大師。

 

文 陳岱華 

圖片提供 忠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淡路夢舞台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