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百年送上古老東方的幽歌 從安縵系列談Jaya Ibrahim的設計美學

Nov 1, 2019
瀏覽人次:8018

Jaya Ibrahim的設計,有一種「讓」的謙卑。

 

其實只要喜愛室內設計,或對高級旅店知悉一二,很難略過這個名字。因為他和安縵集團合作,打造出的北京頤和安縵(Aman Summer Palace)和杭州法云安縵(Amanfayun)皆為經典,完全站在最高端的精品旅店設計之列,多一點張揚也不為過。

 

 

但他的設計的確是這樣低調地說話。Jaya Ibrahim出生印尼的名門世家,曾旅居英國二十年。外界常說他融合東西方文化,但更準確一點地說,是歐洲當代設計的洗禮,和原生爪哇家庭背景的薰陶,成就他的獨到眼光。爪哇文化講究禮儀、和諧,溫柔而感性,與傳統中國儒家式的修身和禮敬天地,或日本偏愛侘寂幽闇的性格有著根本的不同。他的「東方美學」,源自富裕背景提供的無憂條件,再加上原生文化內斂而溫婉的屬性,形塑出的一種從容不迫、不搶不求的優雅。這從其個人的氣質,到點石成金造出的兩座安縵系列,都清楚彰現。

 

 

乍看是古色,細瞧才見新意

 

以法云安縵來說,該館位在杭州郊外一彎凹的山谷間。從前這裡是小村落,旁有竹林和茶園,新飯店來了,也不喧鬧,翻修老屋就和原先齊高,而且修舊如舊,黑瓦屋簷與其它村子房舍同調,石磚殘留青苔,時有溪流鳥鳴。安縵向來講究融入在地氛圍,而Jaya Ibrahim更是融得徹底。

 

 

以一個外國人的身份,去詮釋中國底蘊,結果就是讓建築外觀的改變降到最低,一路保持原樣直至室內。但這時他當代的那一面就顯露出來了,特別表現在線條上。窗櫺的線條,燈籠的線條,縱橫為多,少見花俏的弧度。

 

  

跨刀設計的家具更明顯,借來明清圈椅座深而寬的外型,但拿去雕花,拿去扶手末端的外翹,使用的新木材又曖曖含光,讓椅子更有一種簡明的意味。旅人穿越暗巷、幽竹、來到黝黑的屋簷,進門乍見一系列淺色的寢具,在燈籠的照拂下特別明亮,彷彿從漆黑來到光明的境地,心頭一暖,疲憊也跟著釋放了。

 

 

如果法云安縵反映出一種江南隱士的簡樸氣質,那麼頤和安縵基於所在地的歷史血統,便不得不雍容些。的確,倚著頤和園的東宮門,過去曾是覲見慈禧太后的貴賓下榻處,朱艷的門柱,開闊的飛檐,都標註來者的尊貴。

 

 

設計師再次隱身其後,讓建築用它本來該有的姿態面向新時代。至於原先沒有的,也不錦上添花。夜晚降臨,幾盞間接光源照亮前廊,剩下的一切都溶在夜色裡。設計師善用一扇又一扇的屏風和竹簾分隔每一道裡外,增添空間的深度。你像古代親王點評過白瓷盤內的晚膳,壁上的紙雕,和竹林的雪景,最後大步深入旅店最靜謐的房間就寢。偶爾低頭乍見襯托地毯花紋的,是藏著金的褐色。那金若隱若現,像頤和園曾繁華無盡,一下子又埋落在灰僕的時代洪流中。

 

 

越尊貴就越謙卑

 

Jaya Ibrahim的讓,是讓給原本的建築,在地的文化,還有整個時代。他不求表現,不亂用石木以外的現代化建材,不急於把自己的語彙強加給作品。看他說中國,就是沈靜,就是對稱,還有彩度差異不大,沈靜而穩重的配色。是這麼一位用溫柔包容一切的創造者,才能扶穩當地老建物原有的樣子,也才能用最適切的角度,發揮現代的俐落感又修出新意。就像把百年以前遙遠東方的幽靜送到旅人眼前,只是這次時間凍結。他曾敘述自己的設計是:「不為某個朝代或風格而設計,而為找出美麗和寧靜。」這兩座旅店就是了。不喧不噪,最是高貴。

 

Text╱Rosace Yeh

圖片提供╱Amanfayun、Aman Summer Palace、Jaya事務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