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他不是小黃司機,而是人生的轉運手-康世能

May 13, 2015
瀏覽人次:2507

在東京,司機是來去如風的城市運轉手;在倫敦,司機是抬頭挺胸的彬彬紳士。反觀台灣,計程車產業被視為藏污納垢,低階的工作場域,沒有人從小天生立志當計程車司機,只有搆不上成功的人,才去開車當司機。
 
每次上田野調查課,我都會拿這張照片開場問學生,「你看見什麼?」
 
這張照片要敍說一個司機改變了司機的故事。男主角坐在照片的正中央,手靠著下巴,他是台灣大車隊司機康世能,人稱「康大哥」。
 
第一次見到康大哥,是在台北市瑞安街的「別緻咖啡坊」,當時勝宗學長(編按,現為逢甲科技管理所副教授)帶我去做企管碩士論文的田野調查,這是他鑽研計程車議題多年後,挖到的一塊寶藏,「這裡你會看到一群很不一樣的司機。
 
我心想,「計程車司機台北滿街都是,能有多不一樣?」結果,我錯了。

 

在街頭,策略派不上用場

在東京,司機是來去如風的城市運轉手;在倫敦,司機是抬頭挺胸的彬彬紳士。反觀台灣,計程車產業被視為藏污納垢,低階的工作場域,沒有人從小天生立志當計程車司機,只有搆不上成功的人,才去開車當司機。
 
目前台灣計程車司機約有九萬名,根據交通部統計處民國100年資料顯示,計程車司機月休3天,每天工作近10小時賺1598元,但其中有582元要付給燃料費,再扣掉付給車行的零零總總扣下來,平均一小時賺100元,比在麥當勞打工還少。
 
工時長、收入少,造成許多司機餓了,索性就在車上買個便當吃,吃飽也不敢多睡,趕快搶時間找客人。對城市裡的小黃司機而言,眼前的生存壓力就不小了,很難有餘裕變得不一樣。他們多數時間孤伶伶地關在鐵殼子裡奮戰,賺錢與否就在方向盤決定左轉、右轉那一剎那決定,有時是經驗,有時是機運,MBA講究的什麼策略、創新,在車比人多的街頭派不上用場。
 
在別緻的這一群司機,令我大開眼界。他們幾乎每天中午或晚上來這裡聚餐吃飯,分享當天跑車狀況,吃飽喝足稍事休息,又各自往街頭拼搏。他們努力跑車,也努力休息,別緻裡的司機就像是一個互助社群,他們交換跑車心得、幫彼此慶生,也會一起相約去財神廟求好運
 
研究司機,你很難跟著「坐」田野調查,有陣子我常去別緻跟司機們吃飯聊天。這才知道,一頓簡餐吃下來一、兩百元,但對別緻司機們不算太大負擔,因為他們平均收入是一般司機的兩、三倍,不管是善用科技工具、養客人或開拓新服務,這群司機都有一套獨門跑車心法。
 
改變這群司機的人就是康大哥

 

創新也創心的僕人司機

如果不是911,康大哥本來是志得意滿,交友滿天下的成功商人。
 
在他那個年代,南部的務農人家小孩罕有機會讀大學,康大哥是能讀書的料,他考上海洋大學,畢業後就到貿易公司當業務。29歲那年,岳父生意失敗,康大哥拿家裡田地去抵押,成功地重振事業。九〇年代,搭著台灣經濟成長的順風車,他青年得志,三十出頭光靠投資就累積不少財富,每天約不同朋友吃飯串門子,曾有整整四年沒上班。
 
911事件讓他的投資一夕之間化為烏有,朋友也一一遠離。年近五十之際,負債加上要維持一家六口生計,在台灣,唯一能快速賺到現金的選擇,就是開計程車。
 
康大哥清楚記得跑車第一天,帶著全身上下僅存的一張千元大鈔出門,付掉加油錢後,「口袋只剩500塊。」前半年,他每天開車亂無章法,繞來繞去,完全不知道該上哪找客人,開車時,他的眼神不敢多望,就怕碰到熟人。
 
心裡的隱憂果然成真。有次,康大哥曾在六條通內接到路招,沒想到這位客人是他過去事業上的朋友。康大哥一直猶豫該不該開車過去,人生際遇驟變,任誰都不想讓朋友看見低潮,更何況他還曾經那麼意氣風發。
 
康大哥決定先搖下車窗,和對方打招呼,也跟誠實以告近況。沒想到,這小小的舉動,竟然幫助他自己過了心裡的那一關,也開始正視過去的人生經驗,「其實是資產,而非負債。」
 
過往做生意的經驗,讓康大哥即便開車還是習慣西裝筆挺,主動向客人問候。這樣的舉動常引來乘客好奇和讚賞,日積月累的正面回應刺激康大哥思考,「我是否能做個不一樣的計程車司機?」偶然的機會下,康大哥讀到一本商管書籍「僕人」,更進一步啟發他把計程車司機,定位成英國上流社會才有的僕人(butler)

 

曾經享受過令人稱羡的物質生活,康大哥明白,有能力的家庭或商務人士,在搭計程車會需要更專業、精緻的計程車服務。於是,他花錢換成大車,鎖定來回機場的客人為開發重點。開車時他雙手載起白手套,口袋插有細扁梳隨時整理儀容。為此,他得每三天燙一次襯衫,吹一次頭髮,每個月即使多花2000元也不心疼。
 
他的車上擺放許多道具。例如,換檔器旁有疊白紙,上頭記錄著預約接機和送機的行程。過去曾有許多客人會對此產生好奇,一聊起來,就知道司機康大哥是跑機場的專業司機。他刻意保留這個能吸引乘客注意的媒介,藉由不斷摸索嘗試,康大哥從路招開始累積客人。他最高紀錄一個月可以機場來回跑60~70趟。
 
他借用過去跑業務的方法,每位乘客的地址、手機、搭車習慣,甚至是生日,他都仔仔細細地抄在隨身的筆記本裡,做為他管理客戶的知識庫
 
康大哥把乘客當主人,也為他們打點乘車以外的個人需求。例如,有位熟客的父親獨居在台北,需要有人常去探望。康大哥得知後,只要經過這位老先生的家,就會打個電話慰問,順道問問老先生想不想出門散心。康大哥帶老先生上陽明山吃山產,到金山一帶看海、喝咖啡,順帶介紹沿途風景。老先生開心有人能陪伴他,也給康大哥很豐厚的報酬。

 

志在做司機的傳道者

因為這個意外之財,他開發另一個商機,也就是包車加觀光服務

 

他主要服務客層有國外來台的商務客、退休人士和小家庭,從台北來回九份、金瓜石一帶,開車加導覽五、六個小時下來收費3千元,遠比在台北市區找路招、等派遣好賺,月入8~10萬不成問題,也因此常被媒體報導,現身說法分享跑車經驗,還因此有了「魔法運將」的封號。

 

個人經營模式確立後,康大哥積極參與所屬車隊的總部事務,一路從小隊長當到中隊長,雖是無給職,但他做得心甘情願,因為透過當幹部,讓他又回到往昔有朋友相伴的感覺。隨著常客增加而分身乏術,康大哥需要理念相同的隊員支援,別緻司機社群就在這個共創、共享的基礎下成型。而他也因為年紀較長,加上跑車的態度和理念受到成員敬重,成了社群裡不言而喻的「領導者」。

 

因為別緻社群的經驗,也讓康大哥覺得開計程車這份工作,到最後已不單單是個工作(job),而是一種召喚(calling)

 

最近再見康大哥,他依然神采奕奕,唯一變的是頭髮白了。養兒育女的生活壓力重擔已告一段落,他不用刻意再染髮維持專業跑車形象。康大哥功成身不退,現在反而花更多時間協助勝宗學長成立台灣首創「計程車學院協會」,也在積極上課考導遊證照。

 

像個傳道者一樣,康大哥始終認為,當司機把自己定位好,調整認知、創造認同,跑車的結果就會不一樣,「我很想提昇司機這個職業,幫助他們提升技能、提昇自信、提昇收入,建立他們應有的榮譽,讓他們覺得自己在做一份有意義的工作,而且收入也不錯。」

 

在康大哥的話裡,我終於明白,原來他不是司機,而是改變了自己,進而有能力改變別人的「人生運轉手」。

 

 

文/Career for Chang-吳昭怡

 

原文出處

本文獲原作者授權刊登,未經同意,禁止抄襲轉載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