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英國《Vogue》時尚總監自爆被開除秘辛!設計師成產業惡性循環犧牲品

Jul 18, 2017
瀏覽人次:14693

前任英國版《Vogue》時尚總監Lucinda Chambers日前接受獨立雜誌《Vestoj》訪談,大談她稍早被無預警辭退,以及過去她在義大利品牌Marni工作時的各種時尚黑幕。該專訪對產業界猶如一枚震撼彈,敏感程度大到甚至讓《Vestoj》在發布當天稍晚一度撤稿。

 

 

British Vogue(@britishvogue)分享的貼文 張貼

 

通篇文章以Lucinda Chambers第一人稱口吻撰寫,她表示自己是被新任總編Edward Enninful解聘。儘管受訪中提及,友人曾以「職涯污點」為由勸阻她公開真相,然而Lucinda Chambers認為,這沒有什麼好可恥的。

 

她為英國版《Vogue》工作了36年,其中有25年擔任的是時尚總監,她以她的工作為榮,不過事實就是「我不是自己想走的,我是被炒魷魚的。」Lucinda Chambers更進一步表示:「他們只花三分鐘就把我給炒了。整棟大樓裡,沒有人知道發生什麼事,跟我一起工作了25年的同事和管理高層都毫無頭緒,人資也不清楚,甚至是集團主席也跟我說,他不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沒有人知道,除了那位做出此決定的人—那位新來的編輯。」

 

 

British Vogue(@britishvogue)分享的貼文 張貼

 

沒有人知道真相,也沒有人表達意見,文章當事人之一的Edward Enniful也僅一句「不予置評」帶過。然而比起離職,Lucinda Chambers似乎對於時尚體系的扭曲有更多體悟,像是設計師被壓榨創意、雜誌內容的功能失衡,還有媒體與廣告主之間的角力拉扯,諸多想法不吐不快。

 

「時尚會把你生吞活剝。」她以過去在Marni與設計總監Paulo Melim Andersson共事的經驗為例,她認為,這位瑞典設計師很大膽,非常聰明,也十分脆弱,就跟許多創意人士一樣。當時品牌CEO執行長詢問她對於這名設計師的看法,她對執行長說,「Paulo很棒,但你必須清楚,他無法幫你在一兩季內,就讓品牌鹹魚翻身。你得給他時間,而且要幫他安排對的人手。」儘管執行長當下也非常同意她的觀點,但三季過後,在Marni工作了七年的Paulo Melim Andersson就被判出局,2006年10月,他到了法國時尚品牌Chloe擔任創意總監。

 

Lucinda Chambers繼續補充,「他們沒有給他時間,他也從來沒得到他要的人,我為Paulo感到相當難過。」快時尚崛起後,像LVMH這樣的大集團也逐漸受到影響,經營階層試著讓創意人士的行為舉止變得在商言商,從最早一年兩季成衣,到現在一個設計師平均至少要在一年內推出四個系列,更別提某些設計師同時要兼顧品牌男女裝的情況下,必須設計八個系列,若又兼顧多個品牌,某些設計師甚至一年要設計高達16個系列。

 

每個人都希望多還要更多,快還要更快。大公司對他們的設計師有太多要求,我們也看到了賠了夫人又折兵的結果。」Lucinda Chambers表示,在這樣高壓的環境下,許多設計師因此有酗酒、嗑藥等問題。然而,設計師想方設法終於完成了這大量的工作,但他們最後呈現的績效卻不佳,之後就只有出局的份。

 

原本該是產業中的靈魂人物,轉眼間卻被棄之如敝屣。「你在時尚界是不被允許失敗的,尤其是在這個社群媒體的年代,一切都是關於成功不凡的生活。」她表示,「現在的人不可以失敗,但這樣的觀點會形成焦慮和恐懼,可是我們為什麼不能慶祝失敗?它畢竟能幫助我們成長與發展。」

 

 
 

British Vogue(@britishvogue)分享的貼文 張貼

 

 

接著Lucinda Chambers話鋒一轉,把矛頭轉向時尚媒體。「我已經好些年沒看過《Vogue》了,可能是我在那裡工作太久,跟它關係太密切了,但我從來就沒有覺得自己生活得像《Vogue》的內容那樣。」Lucinda Chambers表示,很少時尚雜誌讓你覺得充滿力量,大部分都會讓你感到無比焦慮,「沒有舉辦對的晚宴派對,沒做好對的餐桌擺設、或是沒遇到對的人。」時尚界總是不斷鼓吹人們去消費那些他們根本不需要以及根本負擔不起的鞋、包、服裝,那些服裝對多數人來說毫無意義,因為實在貴得離譜,現在雜誌想要的就是最新和獨家,很可惜已經失去了他們曾經擁有的權威性,已經不再實用了。

 

 

British Vogue(@britishvogue)分享的貼文 張貼


這位資深的時尚總監也坦言,自己沒有她所期待的那樣清高,「並不是每一個我負責的拍攝工作都很出色,有些非常糟,Alexa Chung穿著一件愚蠢的Michael Kors T恤的六月號封面就很糟,但他是很大的廣告客戶,所以我知道我必須那麼做的原因。我也清楚我那麼做很俗氣,但不管怎樣我還是做了。」

 

 

British Vogue(@britishvogue)分享的貼文 張貼


 

現年57歲的Lucinda Chambers,在失去了《Vogue》雜誌光環後,坦言對於即將到來的時裝週,感到既期待又怕受傷害,「我還拿得到秀票嗎?我又會被安排在哪裡?我過去25年都不必去思考那些事,大部分離開《Vogue》的人,最後都會感到自己是次要的,但事實上,你永遠都不會比你的公司還來得重要。但我現在也有個新的想法,如果它奏效的話,或許我就不會感到那麼的受傷,我們只好等著看吧。」

 

這篇訪談文章撤下後,不到24小時又重新出現在《Vestoj》網站中,這個專注在時尚批判性思考的平台創辦人Anja Aronowsky Cronberg解釋,內容的敏感程度確實是他們暫時移除文章的原因。儘管身為獨立媒體,他們也有不能獨立於產業體系外的難處;然而他們還是希望能藉由該訪談引發討論,或許能讓時尚媒體省思找回深度與意義

 

只不過,礙於康泰納仕有限公司(Conde Nast Limited)和Edward Enniful律師的壓力,《Vestoj》後來還是刪除了Lucinda Chambers所說,除了新任總編輯Edward Enninful,那棟大樓裡沒有人知道她將要被炒魷魚的說法。

 

「有鑒於這是牧羊人大衛和巨人歌利亞之戰,我沒有財力資源介入其中,我依照要求做出了調整改變。」Anja Aronowsky Cronberg在接受《女裝日報》(WWD)訪問時表示,她無法透露Lucinda Chambers是否將為自己惹上官司,但也補充說,「我只知道以那些方式挑戰強權,是要付出代價的。」

 

Text、Photo / BeautiMode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