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奧斯卡Met Gala根本《辣妹過招》翻版?時尚界人士:懷念不用看Anna Wintour臉色的日子

May 18, 2018
瀏覽人次:15912

有「時尚奧斯卡」之稱的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慈善晚宴(Met Gala),堪稱時尚界的年度盛事,對名流影星來說,不僅是極好的曝光機會,也是證明自己具有相當時尚品味的公關戰場,對個人品牌的形塑意義重大。

 

然而,出席光鮮亮麗的時尚盛會,似乎沒有表面上看來那麼容易,慈善晚宴主辦人Anna Wintour過度要求細節、吹毛求疵的行事風格,歷年來飽受賓客批評。奧斯卡影后葛妮絲派特洛(Gwyneth Paltrow)、知名編劇暨製作人蒂娜費(Tina Fey)與歌手黛咪洛瓦托(Demi Lovato)等人都曾表達對此活動的怨言,女星艾米舒默(Amy Schumer)在2016年甚至直言,參加Met Gala根本就是一種「處罰」。

 

一位好萊塢經紀人透露,Met Gala就像是慈善晚會版的《辣妹過招》(Mean Girls)一樣,主辦人Anna Wintour會禁止那些她不喜歡的人參加,而且對活動的每個細節都有各種規矩,更有報導指出,她連每個賓客抵達會場、走上紅毯的時間都有規定。

 

就是由於這些瑣碎的細節加上冗長的活動,這位好萊塢經紀人表示,2018年她已經有4位一線客戶推掉了Met Gala的邀請,「他們想先休息個一兩年,內容都是一成不變,冗長、拖延又無聊。」

 

「你知道,那是個非常沈悶的夜晚,」另一位有2位客戶參加Met Gala晚宴的名人公關表示,「那對他們來說是很重的工作,一切規劃得很嚴密,在建立人脈上會有很大的壓力,其實不是什麼多有樂趣的夜晚。」

 

 
 
 
 
 
 
 
 
 
 
 
 
 
 
 

badgalriri(@badgalriri)分享的貼文 張貼

 

Met Gala活動始於1946年,是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服飾典藏館(Costume Institute)的慈善募款晚會。1995年康泰納仕(Condé Nast)集團藝術總監暨美國版《Vogue》總編輯Anna Wintour接任晚宴主席後,逐漸將活動轉型為眾星雲集的時尚盛宴,目前Met Gala是紐約市最大的募款活動之一。

 

Met Gala光是參加的門票就要價3萬到5萬美元之間,包下一桌的價格從27.5萬美元到50萬美元不等,而且並非只要買得起票就可以參加,晚宴屬於邀請制,而且Anna Wintour會親自審核所有名單。2017年慈善晚會共募得超過1,200萬美元,2018的活動配合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的特展《神聖之軀:時尚與天主教想像》(Heavenly Bodies: Fashion and the Catholic Imagination),由Anna Wintour欽點歌手蕾哈娜(Rihanna)、Versace創意總監Donatella Versace及艾瑪克隆尼(Amal Clooney)擔任共同主席。

 

 
 
 
 
 
 
 
 
 
 
 
 
 
 
 

Salma Hayek Pinault(@salmahayek)分享的貼文 張貼

 

「我覺得名人們都很緊張,因為這就是一整個時尚與娛樂產業的名人錄。」曾為出席Met Gala的明星打造妝容的彩妝師Ashlee Glazer表示,「他們會被360度無死角的品頭論足。」

 

更令受邀名人頭痛的是,除了少數人之外,Met Gala不允許賓客自己的私人公關隨同出席,在場協助他們受訪、拍照、整理服裝、提點大小事宜。因此,除非賓客的另一半同樣也是地位相當的名人,或是受到設計師的邀請,否則多數人都必須獨自走過滿是相機的紅毯,踏上博物館的階梯進場,這對習慣總是有人在旁協助的名人而言,是相當令人緊張的。

 

大都會藝術博物館與《Vogue》限制紅毯人數是出於場地考量。只有少數受邀賓客、活動共同主席以及當晚的音樂表演者,有時候能有自己的團隊人員陪同參與。

 

「他們說現場有足夠的人可陪你的客戶走紅毯,因為他們為了這場派對雇用了KCD(編按:一間國際性的公關公司)。問題是KCD不認識這些客戶,而且客戶們花錢請公關是有理由的,因為那需要花5年、10年來建立舒適的關係。」好萊塢經紀人表示。

 

除此之外,有些參加過的人也表示,Met Gala並不是讓人感到自在的活動。「整體的氣氛沒有特別友善,」一位晚宴常客表示,「那不像是走進一個你認識所有人,而大家也都很高興看到你的派對。」

 

她還補充說,「如果你走進女性洗手間,所有的名人會聚在那裡,一起抽菸,而且不理會其他人。」

 

 
 
 
 
 
 
 
 
 
 
 
 
 
 
 

Kylie(@kyliejenner)分享的貼文 張貼

 

2016年歌手黛咪洛瓦托陪同Moschino創意總監Jeremy Scott出席Met Gala,她表示,現場有一位名人「完全就是個爛人,而且在他附近會很悲慘,非常排外。」黛咪洛瓦托是康復中的酒精成癮者,她說當時她壓力大到想喝酒,所以提早離開去參加匿名戒酒互助會。

 

「我對匿名戒酒互助會中和我一樣掙扎的無業遊民,比Met Gala這些虛假迎合的人更有認同感。」她表示。

 

而與黛咪洛瓦托有類似感覺的名人並不少。2015年名編劇暨製作人蒂娜費也說過,Met Gala根本就是「混蛋遊行」(jerk parade)。「如果你有一百萬隻手跟所有全世界你會想揍的人,那他們全都在那裡了,」蒂娜費表示,「很明顯地,我永遠都不會再去了。」

 

女星艾米舒默在參加過2016年的Met Gala後,也沒對這個活動留下多好的印象。在一次訪問中,她告訴廣播主持人Howard Stern,整個活動簡直是場鬧劇,就像是「人們在模仿交談對話」。

 

 
 
 
 
 
 
 
 
 
 
 
 
 
 
 

@amyschumer 分享的貼文 張貼

 

奧斯卡影后葛妮絲派特洛在2013年參加過以《龐克》(Punk)為主題的Met Gala後,發誓再也不要再參加。「那實在太不好玩,」她在訪問中表示,「熱得要命,太擁擠,我一點也不樂在其中。」

 
不過,這些公開抱怨過的名人,即使有人停了幾年沒參加,但也有人後來還是繼續出席Met Gala。這位好萊塢經紀人認為,那是因為他們不敢得罪主辦人Anna Wintour。「與Anna Wintour保持好關係至關重要,她可以捧紅你,也可以毀了你。老實說,我很驚訝她竟然會讓他們再回來。」

 

近年來,像H&M這種大眾平價品牌也開始在Met Gala「包桌」,同時也包辦了出席名人的穿著,有些人認為,這讓整個活動顯得更虛假做作。一些時尚業內人士表示,他們很懷念從前沒聽說過大眾品牌還能包桌的日子,富裕的贊助者甚至不用看Anna Wintour的臉色,就能買票參與。

 

 

 
 
 
 
 
 
 
 
 
 
 
 
 
 
 

The Met(@metmuseum)分享的貼文 張貼

 

「那曾經是非常好玩的活動,」一位為名人打理紅毯造型的時尚界消息來源表示,「紐約人可以和大衛鮑伊(David Bowie)互動,那很好玩、很棒。但人們說現在那就是集體壓力鍋。」

 

「這實在太幼稚了,」另一位業內人士指出,「有足夠財力能參加Met舞會的人多得是,但是……如果Anna不認為你配得上,你就不能來。就一個募款活動來說,這太菁英主義了。」

 

 
資料來源:Page Six、Glamour

本文版權為《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所有,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