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仰志專欄】不太乖的思想教育家!杜威100年前「明日學校」預言成真

Sep 6, 2018
瀏覽人次:7278

跟大家介紹一位超重量級的不太乖思想家與教育家- 杜威 (John Dewey, 1859-1952),他在一百年前提出了很多前瞻思維的教育理念與想像,深深的影響了全世界的教育,尤其是台灣。


提到杜威大家比較熟悉的應該是他提出「教育即生活,學校即社會」的概念強調個人的發展、對外界事物的理解以及通過實驗獲得經驗與知識 , 厲害的是它不只是學術的嘴炮而已,令人欽佩的是他的實踐動能,不僅在1896年自己創立了一所實驗中學作為他教育理論的實驗基地,更是到世界各國宣揚他的理念創造最大化的社會影響力!對後世有著巨大的影響當然也不在話下,只是到百年後的今天很多具理想主義色彩的理念也還是具有高度的爭議性,至今甚至有很多學者絲毫不留情面的批評這很難在學校中廣泛的應用,一是這樣的老師很難培訓,二是學校系統中沒有這樣的資源與情境基礎,尤其是社會當中所有利害關係人的不支持。然而,可以確信的是在民主教育理念蓬勃發展與公民社會開始成熟的當下,我有著更為樂觀正面的想法!正是因為他對我影響至深的兩個重要理論基礎:「尊重個體發展」的意圖以及「塑造社會性終身學習生態」的啟發。


「塑造社會性終身學習生態」體現在杜威提出的「教育即生長」的持續性,這是在一個社會生活繼續不斷演化的本質基礎上,教育是在社會集體生活中的差異產生與經驗的交流,正是這樣的多樣相互交流,使得人類生活的經驗可以不斷的更新和傳遞,從而推動了社會發展。然而杜威也前瞻性的指出,人類的生活是在不斷快速發展變化著,我們無法知道未來社會與生活是什麼樣子,所以在每個時代當下必須能與時俱進的相互連續作用,而學校最主要的功能是養成能使生長繼續進行的能力!所以學校作為一個雛形的社會要與社會緊密聯繫與生活連貫一氣,兩方面必須有適當的平台能自由地相互影響,最後每一個人都可以找到屬於自己的天賦與熱情,在社會裡找到適切的位置持續的自主學習!(這不就是雜學校嗎?)


前者在杜威1916年的「民主主義與教育」這本巨作中可具體的看見,他巧妙的將哲學,教育與社會改革融為一個思考體系。有關於他在教育上的「民主」慨念,是一種聯合生活的方式,是一種共同交流經驗與個人各種能力的自由發展。

 

也就是說社會要變好,就是要尊重每個個體的首創精神和適應能力,創造一個像「生物多樣性」生態一樣的理想標準。再者他認為必須用民主的思想來改造教育制度以培養民主社會的公民,民主社會是教育發展的沃土,只有高度的公民文化以及包容多元的社會才能往他心目中的教育理想邁進! (這不就是台灣嗎)


我深信,「如果杜威還在世,他一定會愛上台灣!」


我不是教育專業背景,認識杜威也是因為在做雜學校這個社會創新行動過程中的機會效應,然而令人興奮的是在此時此刻持續探索改變教育的同時能有這本書的中譯版出現,給了我更多的印證與啟發。我常說我們常常在談的教育時都太專注在「外在」與「效能」上,卻忘記應該回到「身為一個人」該有的樣貌,因為個人的差異才是社會真正的財富,民主社會容許個人的自由,使殊異的天賦與興趣才能各得發展,這也是台灣最重要的價值,不是嗎?真心地期盼我們在不久的將來,真的可以持續讓改變成真,讓杜威的「明日學校」理念就在台灣發生!

 

文/雜學校創辦人  蘇仰志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