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台灣插畫家「低級失誤saitemiss」創作談!迎合別人的方式就是去「擄獲市場的跟隨」

Jul 19, 2019
瀏覽人次:2950

在初次接觸「低級失誤saitemiss」的作品時,總會讓我們產生許多聯想,例如這位創作者,可能是一位長期進行同人創作的腐女文化愛好者,畢竟在作品人物中,性別被刻意的不明顯,以至於不論當成耽美或百合,都有幾分讓人小鹿亂撞的臉紅心跳感。再者,saitemiss的ID,就算解讀成「Miss.最低」也毫無違和感,完全就像是同人文化的身份宣告。但在讀到圖畫所搭配的文字時,又會覺得這位作者是個心思細膩且敏感的創作人,雖然將自己貼上「低級失誤」的保護標籤,但其實只是為了怕別人尷尬,或是當自己表現與眾不同時,給那些無法接受的人一個台階下。


 

迎合別人的方式就是去「擄獲市場的跟隨」

「在個人創作上,我其實不太理會別人的意見,也不太在乎別人的看法,只想做些自己覺得有意思的事」。但「低級失誤」可不是一開始就這麼勇敢做自己,她也曾經不斷的想迎合市場來討好所有人,但卻失去自我,陷入創作低潮的撞牆期,並一度放下畫筆。

 

直到自己從日常的無意識塗鴉中,開始把真正的自己拼回來,才一次次形塑出色彩甜美粉嫩、線條輕盈柔軟、大量運用多視角分鏡的個人創作風格。常會有人將她的插畫歸類於「粉嫩夢幻的少女系」,但她也只是笑著說:「其實就連我自己也無法清楚說出,我的創作究竟屬於怎樣的風格,只能說,這是現在我所找到最適合自己的表現方式,至於未來會不會有什麼改變,這我可無法保證呢!(笑)」


 

在平面靜態中展現動態

「影響我最大的作品,應該是『幾原邦彥』的動畫《少女革命》吧!記得小時候第一次看到時,就深深被畫面的構圖、用色以及配樂所吸引;直到大學時再次重看,才理解動畫中許多隱晦與象徵的意涵,而這些思想精神和形式的呈現,也讓我看見創作更多元的可能性」。「低級失誤」從小就被動畫、漫畫影響得極深,學生時期也曾熱衷於同人創作,所以每次在構思插畫的圖像時,腦海中所浮現的並非單一畫面,而是如同漫畫般具有動態性的數格分鏡,又或是像動畫中被串接起的連續畫面。

 

她更把數位創作的應用玩得暢快盡興,例如用手繪板故意描出不工整的線條,或結合數位媒材來創作,「或許有些人會覺得數位創作,不如手繪創作珍貴,但對我來說,數位創作的作品可能性非常大」。她更擅長把數個不同視角的分鏡,融合於同一畫面的構圖中,甚至所創作的圖像也沒有固定的閱讀順序,而是以開放性的方式讓讀者各自解讀、感受。這些插畫中的每個神情、狀態與細微元素,其實都隱藏了創作者內心感受的小彩蛋,不直白說破,只為了留下讀者會心時的驚喜可能。


 

我要嫁給我的畫!!

在每年一次的個展中,除了固定發表最新作品,並製作一本專屬的小書外,「低級失誤」更會嘗試將作品轉印在各種有趣好玩的材質上,從第一次個展開始,已經測試過地毯、彩色壓克力、浴簾等素材,就是想看看插畫與不同媒材之間,會擦出怎樣的火花。而她的大型創作實驗也不僅只於此,她更以行動藝術的方式,穿著婚紗亂入自己的個展,告白著「我要嫁給我的畫」!


 

「低級失誤saitemiss」

專職插畫創作者,曾參與「2017 高雄設計節」平面主視覺創作;擅長以「數位技法」融合各種「異質素材」來創作,作品形式多元;每年定期舉辦個展,並長期參與各類市集活動。

 

文/方嘉鈴

圖/林辰鍵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