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用創意插畫來場精彩講古 !台灣雙胞胎插畫家「吉文考古」巧手翻新吉祥圖案

Jul 19, 2019
瀏覽人次:7191

在似顏繪活動中,參加的民眾被「吉文考古」畫上一副繪有蝴蝶圖案的眼鏡,原以為只是想點綴些許斯文復古風格,細問後才知道是隱喻「蝴(福)在眼前」的巧思。而用牡丹花、貓咪、蝴蝶所構成的創作,在畫面生動之餘,原來也取用了牡丹「富貴花開」、貓蝶與「耄耋」諧音,象徵「富貴耄耋(長壽)」之意。

 

這些在過去歲月中,可能是在「年畫」上、可能是在建築的「屋飾」上,常可見到的「吉祥圖案」,在淺白直接的網路世代,似乎漸漸變得有些寂寥。但「吉文考古」以巧手翻新了「吉祥圖案」的呈現方式與概念,不只修復了文化、也修復了隱藏在生活中的古老創意。

 

「吉文考古」究竟「考」出什麼新東西?

一般提到「吉祥圖案」或「古蹟修復」,大家腦海裡浮出的形象,可能都是老先生、老工匠正在一刀一鑿的精雕細琢,只差沒有長袍馬褂、提筆揮毫。但「吉文考古」這對才30來歲的雙胞胎兄弟,竟靠著推滑鼠、拿繪圖板,硬生生把這些充滿古老庶民文化的創作題材,用嶄新的形式挖掘到我們眼前,不禁也讓人好奇他們的大腦,究竟是接受到什麼奇怪的電波?

 

其實是因為就讀「古蹟藝術修護學系」的緣故。畢竟這是一門講究傳統也講究技法的學問,如果不知道古蹟(廟宇、民居、官署)的樣式形制,就很難如實的「復舊」,就像萬一不了解「貔貅」的含意,弄出了一隻「皮卡丘」,也是十分讓人尷尬的事。而在學業進行的過程中,被「傳統吉祥圖案」的文化符碼所吸引,就成為「吉文考古」創作的起點。

 

但是要拿「吉祥圖案」當創作題材,可不能隨心所欲,畢竟這些象徵與符碼都流傳了百千年,因此創作時也必須要「有所本」,才不會淪為牽強附會的諧音冷笑話。而在課堂上學習的基礎,就成為「吉文考古」的創作養分,透過他們的創意與發想,穿越到我們身處的現代當中,獲得了新的生命。


 

從「玩古」到「知新」

要使用「傳統吉祥圖案」作為創作題材,眼前一座無可避免的高牆,就是「新時代」觀眾與讀者的接受度。所以「吉文考古」在一開始,面對許多傳統元素太強烈的主題,例如瓷器、花瓶等物件,都會產生創作上的陰影,深怕作品會太老氣,反而讓現代人產生距離感。

 

「直到有一天,我們看了插畫家陳狐狸所繪製的繪本《曹操掉下去了》,才發現這根本是不必要的畏懼,只要稍微改變色調和筆觸,其實也能讓傳統的元素產生新的味道」。再加上他們積極參與市集活動,也在攤位上獲得了消費者的回饋與分享,「吉文考古」才克服心魔,確定自己創作的方向。

 


 

說服自己,也向自己提案

雙胞胎兄弟一起創立設計品牌,在共事溝通時,應該會心有靈犀的特別順暢吧?其實分工是有,但特別順暢則未必。雖然「哥哥負責繪製昆蟲、植物與建築的上色;弟弟負責人物和動物形象」,但實際進行時,常常都會有:「你這人物畫得好奇怪」、「你上色上得很醜耶」、「咦?我畫的人物竟然被塗掉了!」之類的對話反覆發生。為此,他們也發展出獨特的合作模式,就是做出一份企劃向對方提案,不只溝通說明概念,也藉此說服對方。

 

就像「吉文考古」這個品牌,自成立迄今2年多的時間,兩個人不斷挖掘出新的想法、新的概念,也在辯證中走出自己的方向。2019年起,他們更將參與「台灣印花設計節」等活動,就期待他們在這個嶄新的時代一起大顯身手,從考古到復古,更用創意與設計來上一段精彩的講古。畢竟不論在哪個時代,我們都需要一些吉祥如意、富貴平安的好預兆!

 

文 方嘉伶 

圖 林辰鍵 吉文考古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MORE